蹲在地上的兩人抬起頭,表情凝重的搖了搖:

“冇有找到晶體。”

身負異能的喪屍,按道理來說,絕對不可能冇有晶體的。

陸焱蹲下身,開始觀察地上被任宇解剖的四分五裂的喪屍大腦,朝任宇伸出了手。

任宇愣了一下,隨後便反應過來,連忙把手裡的匕首遞給他。

陸焱在那臭氣熏天的腦花裡翻找著,然後挑出一顆隻有孩童小拇指大小的黑色碎塊。

林彎彎連忙用異能把上麵粘著的腐肉清洗乾淨。

任宇有些難為情,臉上敷上一抹暗紅,不自在的撓了撓頭。

陸焱將晶體拿到眼前。

跟正常的晶體不一樣,不透光,冇有那種玻璃質感,更像是地上隨手撿的碎石,而且體積遠遠要比正常的喪屍晶體還要小。

陸焱把晶體收進空間,站起身道:

“儘快把其他的晶體一起挖出來,能挖多少是多少。”

現在可以肯定,這些喪屍全都是經過二次改造的,不管創造它們的人想要做什麼,總之冇安好心就對了。

任宇林彎彎兩人快速把喪屍的頭顱剖開,這些喪屍的頭顱顱骨異常脆薄,很容易就能剖開。

連續剖開幾個頭顱以後,任宇突然揚聲道:

“快看這個。”

陸焱走過去看,發現這幾個頭顱的骨頭都有相同的特點,上顎軟骨都被打了洞,後腦勺的骨頭也被打開過,很粗糙的敲了幾個骨釘上去隨意固定住。

剛開始的兩個因為頭早就被泥巴拍碎了,所以不明顯。

後麵幾個就很明顯了。

林彎彎猜測道:

“所以把它們的臉頰劃開不是因為什麼惡趣味,而是為了方便對頭顱裡的晶體動手腳嗎?”

可是喪屍的晶體一旦被挖出,立馬就會變成一具真正意義上的屍體。

他們是怎麼做到把晶體挖出來喪屍還能動的呢?

陸焱看了一眼就收回視線:

“加快速度,儘量全都挖出來。”

他不是科研人員,術業有專攻,在這裡無論看多久都不會看出個什麼所以然來,隻會浪費時間。

還不如把晶體全都挖出來帶走,以免那些人又回來回收這些晶體,進行二次利用。

晶體挖到百分之九十的時候,後麵突然駛來一輛軍車,齊陽回來了。

剛一下車,看見滿地的屍骸,他眼裡就閃過震驚的神色。

他離開最多也就一個小時,回來麻煩好像就已經全部被解決了。

齊陽很快壓下心裡的詫異,大步走向陸焱:

“辛苦了,事情都解決了嗎?”

已經猜出來的事就冇必要再去問,浪費彼此的時間。

陸焱搖了搖頭:

“隻是解決了表麵,不知道還有冇有麻煩。”

齊陽卻已經很滿足了,陸焱幫他解決了一個大麻煩,避免了很多人受傷。

“那也冇辦法了,我們要儘快趕路,隻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齊陽苦笑著搖頭,朝身後駕車的士兵打了一個手勢,示意他回去通知車隊開始前進。

環視了一圈,突然發現少了個人,不由的開口問道:

“你……”

齊陽猶豫了一下,突然不知道應該怎麼稱呼沐棠,最後還是直白道:

“你對象呢?”

雖然陸焱的表情看起來冇有發生什麼事,但作為占了便宜的一方,齊陽還是厚著臉皮問出了口。

陸焱轉頭叫了一聲:

“沐棠!”

“來了!!”沐棠應了一聲,鼓著腮幫從泥巴後麵蹦蹦跳跳的就出來了,屁顛屁顛的湊到陸焱麵前:

“怎麼啦?”

陸焱搖了搖頭,然後就聽見齊陽明顯鬆了一口氣的呼氣聲。

陸焱一行人本來就不屬於桐城基地,那兩個學生還是平民,再加上他一直對他們態度算不上多好。

要是因為幫他導致人出了意外,就算齊陽臉皮再厚,也冇臉見陸焱,見陸中將了。

陸焱一看這人的臉色,就知道他又在胡思亂想然後對自己進行道德打擊,不由的搖了搖頭。

看來這人跟秦鎮還是有差彆的。

換做是秦鎮這會子早已經攬著他的肩膀,嘿嘿嘿地大笑“兄弟牛啊,以後你先上,我墊後!”。

一想到秦鎮,陸焱心裡也難免開始陰鬱起來,低聲問道:

“後麵怎麼樣,霧散了嗎?”

齊陽搖了搖頭,眼角不經意掃到了沐棠袖子下麵露出的一小節繃帶,目光一凝。

抬頭看見沐棠麵色如常的拽著陸焱的胳膊撒嬌,看起來冇什麼異樣。

一番心理鬥爭以後,齊陽突然歎了口氣,決定當作冇看到。

“可能隻是很普通的擦傷吧。”齊陽自我安慰著。

期間陸焱一直暗暗觀察著他的表情,見此也收回視線。

沐棠的傷不可能馬上養好,藏著掖著反而引起懷疑,不如就這麼大大方方的展現出來,要安全的多。

齊陽是典型的正派軍人思想,腦子裡冇有那麼多陰謀論,也不是多疑的性子,就算看到繃帶隻要沐棠臉色正常,他也不會懷疑。

接下來就是要解決這座冰牆了,泥巴掏出來的洞就算因為陸焱的電離爆炸擴大了許多,離地麵也還有兩米高。

車過不去,必須要挖開。

陸焱本來想用異能直接把牆融了的,齊陽卻拒絕了,苦笑著道:

“彆浪費異能了,抓緊時間休養一下吧,還有一兩公裡就要進城了,到時候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我們有鑽頭。”

陸焱也就不再強求。

這時大部隊也來到了冰牆前麵,齊陽下令在冰牆召開以前原地休整。

不少倖存者下了車,湊到前麵看這堵數十米高的冰牆,眼裡全是震撼,然而更多的還是恐懼和絕望。

一些心理脆弱的人抱著頭在地上喃喃道:

“這是什麼怪物,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真的能活下去嗎?”

諸如此類的話語在隊伍裡傳開,每個人的心都開始動搖,不安和懷疑的情緒很快籠罩在隊伍上空。

齊陽知道再這麼下去不行,很容易會發生暴動,思慮了一番直接下令分發食物。

畢竟比起那些虛無縹緲的絕望,拿到手裡的東西更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