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半分鐘以後,陸焱終於確定下來。

這些猶如複製品一般的水屍,連動作都是同步的。

比如泥巴身上的其中一隻抬起了右手,那麼其他人附近至少也會有五隻以上在同一時間抬起右手。

操控它們的人很聰明的把同一批喪屍,分佈在不同的人周圍,這樣在混亂的環境裡,很難有人會注意到這一點。

同時,冰牆裡高速移動的喪屍也具有同一特性。

它們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舉起相同的肢體,然後移動一模一樣的距離!

操控的人打亂了它們的爬行軌道,同時又因為高速移動,給人造成了視覺欺騙。

很難看得出來冰牆裡麵的喪屍是在同步移動。

不得不說,這個人真的很聰明。

他用這樣巧妙的視覺欺騙,掩飾了這群水屍最大的弱點。

陸焱不知道這座牆裡到底有多少冰係喪屍,但是再這麼任由它們打車輪戰,自己這一方會陷入不利。

除非,一次性將它們解決。

如果陸焱冇有猜錯,這群水屍之所以能在冰牆裡如履平地,完全得益於它們的冰係異能。

在十分短暫的時間內讓內部的冰融化形成一個通道,然後冰係喪屍迅速爬過去,緊接著跟在它後麵的冰係喪屍會把不需要的通道重新冰凍起來。

換而言之。

眼前這座龐大的冰牆,更像是螞蟻的蟲穴。

數不勝數的冰係喪屍像螞蟻一樣在其中穿行著。

除了外麵這層堅硬的冰殼以外,裡邊的冰並冇有那麼堅實,能夠輕而易舉的融化,甚至會有少數的空洞。

這也是為什麼泥巴被困在冰牆裡,卻輕而易舉的就能破冰而出的原因。

冰是冇辦法導電的,但是水可以。

這些喪屍的同步移動代表著在它們移動中融化冰牆的某一瞬間,它們全部都會被融化後的水浸泡其中,並且互相連接。

如果能抓住這一契機,那麼陸焱就可以一瞬間將牆裡的水屍全部電殺!

陸焱打定主意,開始不動聲色的朝著牆邊移動。

與此同時,處於混戰中的人誰都冇注意到,在這數十米高的冰牆之上,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

銀質的月亮耳墜輕輕搖晃著,寒風捲起他的髮梢。

他看著下麵張嘴就能一次性直接撕碎兩隻水屍的泥巴,自言自語著:

“嘖,這條狗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實力,冰牆根本困不住它,這要怎麼帶回去?這是吃了什麼激素吧。”

就在這時,銀製耳墜突然想起了微弱的光芒,那人眉頭一皺,煩躁得道:

“我冇辦法把這條狗帶回去,你這麼厲害,你就親自過來抓!對了,這群人裡可不止有條狗,還有……”

話冇說完,他突然停住了,愣愣地看著牆下麵,喃喃道:

“這是要做什麼……”

牆下麵,陸焱已經來到了牆邊,猛的一拍牆麵,兩股電流互相糾纏摩擦,產生的高熱將冰牆融了一個小孔,並且連接了其中一個空洞。

牆上的人察覺到自己的冰牆被打了個孔,眨巴眨巴眼睛還冇反應過來:

“他打孔做什麼?”

隨後臉色一變,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陸焱憑藉著多年狙擊的敏銳觀察力,找準了冰係喪屍的移動時間,直接將兩股上萬伏的高壓電打進了冰牆!

高聳的冰牆一瞬間化作了巨型冰燈,紫色的強光在裡麵瘋狂閃爍著!

牆裡的喪屍在裡麵翻滾慘叫著,不過幾秒鐘就被兩股電流摩擦產生的高熱燒成了灰燼!!

冇有了冰係喪屍重新將融化的冰牆重新封凍起來,陸焱的電流在裡麵簡直如過無人之境。

電流互動摩擦著,不斷產生高溫融化冰牆,然後找出那些漏網之魚一一電殺。

冰牆上的人看到這一幕,簡直睚眥欲裂,錯愕道:

“靠,這他媽也能發現,什麼怪物?!”

他明明都已經打亂那些冰係喪屍的行動軌跡了,這麼混亂的情況下,這人居然還能找出破綻來!!

更令他驚訝的是,人類的基地居然會有異能等級這麼高的人?!

但凡他異能等級低一點,都不至於能一次性把這些冇腦子的傀儡全部電死!

就在這時,腳下突然傳來高熱,紫色的強光從下麵的冰層迅猛的襲來,冰牆瞬間融化!

那人猝不及防,隻能勉強避開。

從冰牆裡激射出來的電芒將他來不及閃開的手烤的直接焦化發黑。

“艸。”

那人暗罵一聲,甩了甩已經成炭的手,下一秒,整隻手都直接掉了下來,砸在地上碎成煤渣,隻留手腕上一個焦黑的斷口。

“媽的,要是有痛覺不得疼死我?”那人抱怨了一聲。

耳邊的銀月耳墜又開始閃爍,那人冇好氣的說了一句:

“還不都是因為你做的冇腦子的傀儡!廢品一堆,被人家一下子就秒了,還害得老子手都被烤焦了!”

他話音剛落,耳墜就開始瘋狂閃爍,光芒比以前還強了一倍。

那人抬起僅剩的一隻手,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不以為然道:

“垃圾冇了就冇了,你再做點就是了,朝著我吼什麼吼?”

他眼睛直直盯著牆下麵的人。

冇有了牆裡源源不斷跑出去的喪屍,外麵的那幾隻冇幾分鐘就已經被全部解決了,幾人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那人的眼光落在了沐棠背在身後的手上,突然怪笑了一聲:

“還真不是人啊,這小丫頭又是哪個科學狂人的傑作?”

正胡思亂想著,突然看到下麵那個怪物突然抬起頭,朝自己的方向看過來。

那人心臟一縮,下意識後退了兩步,隱藏住了身形。

陸焱掃了兩眼,冇發現異常,才收回視線,看向拚命把衣袖往下拉,意圖藏住手腕的沐棠。

察覺到陸焱的視線,沐棠抬起頭,眼裡帶著求助。

被咬了?!

陸焱心中一緊,看向還在討論水屍為什麼會在這裡的林彎彎任宇道:

“把它們的頭剖開,看看有什麼晶體。”

兩個學生連忙閉了嘴,像見到了教導主任一般,乖乖巧巧的點頭然後開始乾活。

陸焱上前拉住沐棠的手來到泥巴身後,藉助它龐大的軀體擋住視線。

沐棠把手伸到陸焱麵前,上麵赫然是一個咬的很深的牙印。

陸焱指腹摩挲了一下傷口邊緣,心疼道:

“疼不疼?”

沐棠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

“剛開始的時候疼,現在冇感覺了。”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你彆擔心。”

陸焱聞言抬起頭,看著她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著乖的不得了,突然笑出了聲。

沐棠看著他笑,不解的皺了皺鼻子,嘟囔道:

“你都不心疼我,還笑,你這叫興災……”

說到這裡,她突然停住了,皺著眉頭想了很久,卻怎麼也想不到後麵兩個字是什麼。

“幸災樂禍。”陸焱體貼的說了出來。

“對,就是這個!!”沐棠重重的點了兩下頭,凶巴巴的看著陸焱。

陸焱瞧著她的樣子,再也忍不住了,伸手使勁摸了摸她的頭,冇好氣的笑道:

“現在懂得倒是挺多了。”

沐棠哼了一聲:

“那是當然,人總是要進步的。”

陸焱點了點頭,煞有其事的道:

“你說的冇錯,很有道理。”

沐棠的深沉形象在這句話以後立馬散了個乾淨,臉上又掛上了熟悉的小得意:

“我可聰明瞭!”

陸焱忍俊不禁,低下頭迅速用繃帶幫沐棠把傷口包紮好,然後掏出了一大袋晶體遞過去:

“是是是,你最聰明,快吃。”

沐棠接過晶體,突然懷疑的看著陸焱:

“今天的份你已經給過我了,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你不是不讓我多吃嗎?”

陸焱耐心的回答道:

“吃了傷口恢複的快,現在太敏感了,一小個傷口都會造成大轟動,萬一有人看見了你手上的傷就不好了,所以還是儘快恢複。”

沐棠點點頭,從口袋裡抓了一把塞進嘴裡,嚼的嘎嘣作響。

“你在這裡吃,我去那邊看看。”陸焱輕聲囑咐道。

沐棠現在眼睛裡隻有吃的了,腮幫塞的鼓鼓的,頭也不抬的擺了擺手。

陸焱哭笑不得,轉身朝著任宇林彎彎走去:

“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