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水屍剛一探頭,泥巴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了過去,血盆大口直接撕咬而上。

水屍像一隻破布娃娃一樣,被泥巴叼在嘴裡左右甩動著,很快就變得破破爛爛,被吞入腹中。

這高開低走的場麵,一瞬間讓在場的眾人都有種吞了蒼蠅的感覺。

誰能想到一隻出場那麼酷炫的喪屍,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眨眼間就被吞進了肚子裡呢?

“不對勁。”陸焱低聲道。

這麼弱的喪屍,就算是在對它有優勢的冰牆裡,也不可能有那個能耐把泥巴咬的渾身是傷。

沐棠轉頭看向冰牆,突然覺得角落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沐棠眨巴眨巴眼,以為自己看錯了,結果緊接著,從牆的邊緣,又有一個爬行而過。

“?!”

下一秒,就像被撕扯而開的成熟蟑螂卵鞘,殘肢碎片後麵的冰層,密密麻麻的有黑影開始爬動,就像是四散而開的小蟑螂。

仔細看,這些黑影,竟隱隱約約看著像是人的軀體,它們四肢著地,呈與對麵平行的狀態在這堵十數米厚的冰牆裡迅速爬行著。

而它們爬行的目標方向,正是泥巴刨出來的那個隧洞!

“退後!!”陸焱朝著離洞口最近的任宇和林彎彎喊了一聲。

而後一直冷靜的看著那些同樣被劃開麵頰的詭異喪屍,一個又一個的突破隧洞上方,然後下餃子一般,接連的落在隧洞裡。

不能電,現在還不是時間。

直到第一隻水屍就要飛奔踏出隧洞口,陸焱才直接將手上那不知壓縮了多少萬伏特的電球,直接打進了碎洞裡!

霎時間,洞裡的水屍被電的渾身抽搐,動彈不得。

痛苦的嘶吼聲接連響起,一股膠臭味蔓延開來。

無數股高壓電流在那狹小的空間裡互相交流摩擦,碰撞相斥,在短暫的幾秒鐘以後,終於引發了高強度的電離爆炸!

一聲炸裂的巨響。

高燃的火焰像高射炮一樣,帶著毀天滅地的熱意,從洞口噴薄而出!

刺目的白光讓人控製不住的閉眼躲避,短暫的幾秒後,眾人才得以睜開眼睛。

原本的洞口已經被高溫融的擴大了一倍,最重要的是,這堵冰牆,終於被打通了!

從洞口乍一看,整座冰牆竟然有大概十二米的厚度!

然而眾人心情放鬆還不到十秒,冰牆的四周突然又出現了比剛纔還多一倍的黑影,迅速爬動著,朝著那個洞口湧去。

陸焱當然冇想過這一擊就能把這些奇怪的喪屍全部消滅,隻是在心裡突然有了個疑惑。

它們既然能暢通無阻的在冰牆裡穿梭,為什麼還要一個勁兒的往那個洞裡湧,它們不能自己隨便開個洞出來嗎?

還有,從泥巴打的洞來看,這座冰牆並不是中空的,它們是怎麼做到在裡麵宛如在平地上一般爬行的?

很快新的水屍出現在了隧洞裡,嘶吼著朝外麵的人撲了過來!

詭異的是,它們的腳一旦脫離了冰塊,踩在柏油路上,馬路立馬就會結起一層冰霜!

然後等下一隻喪屍的腳踩上去,冰霜就會變得更厚!

陸焱心中明悟,他可能知道這座冰牆是怎麼形成的了,可是,這麼多異能喪屍,還都是冰係?

現在喪屍都是以異能形成種族,然後群居了嗎?

喪屍成群結隊的從隧洞裡衝出來,分頭朝著眾人撲去!

沐棠熟練的抽出短刀,順手抹了最先靠近她的喪屍的脖子,一個光溜溜的頭顱飛向半空!

緊接著一個旋身飛踢將後麵兩隻踢翻在地,另一隻手抽出腰間的槍,在它們爬起來前補了兩槍。

林彎彎和任宇第一次麵對這樣的異能喪屍,雖然剛開始手忙腳亂,但也慢慢的掌握了自己的節奏。

林彎彎是水係異能,水一旦碰到這些喪屍的寒氣,立馬就會結成冰塊。

剛開始她覺得很吃力,很快她就學會用這些冰塊反製這些冰係喪屍。在合適的時機利用它們的寒氣將水凍成冰,然後把它們困在冰塊裡,趁它們來不及反應,直接洞穿大腦!

任宇是火係異能就更不用擔心,寒氣一一被全部驅散。

但是這些喪屍的配合度很高,就像是一直有交流一般,每次突破出一個缺口,就會立馬有喪屍撲過來堵上。

比起喪屍群,它們更像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

而且它們似乎根本不怕死,非常樂衷於直接用**撲上去,然後緊緊纏住對手,給同伴創造機會。

沐棠就被一隻喪屍死死拽住了一隻手的手腕,那隻喪屍眼裡閃著癲狂的神色,就算是被沐棠一槍打爆了頭,臨死前也死死拽著她的手腕不鬆開。

害得沐棠一時間掙脫不開,另一隻手被喪屍咬了一口。

無奈,沐棠隻能硬生生的用短刀砍斷它死死抓著自己手的手腕,然後任由那隻斷手掛在她手上,繼續戰鬥。

另一旁的泥巴也陷入了苦戰。

這些狡猾的喪屍充分利用的它龐大的身體劣勢,像螞蟻一樣,逮到機會就順著它的四肢朝它背上爬。

就算泥巴打個滾把它們壓成肉泥,也很快就會有又爬上去的。

另外一些不要命的朝它臉上撞,就算被血盆大口攔腰咬斷,也冇有絲毫的動搖。

還有喪屍源源不斷的從冰牆上的隧洞裡湧出,彷彿永遠冇有止境一般。

陸焱隨手將撲在自己身上的喪屍一把甩開,抬手打穿它的腦子,心裡的疑惑越來越多。

有異能的喪屍,至少也是三階。

可這些喪屍實在是太弱了,頂多不到兩階的實力。

而且,它們的異能也一樣隻是浮於表麵,彷彿隻是做做樣子,起不了絲毫作用。

一次性就產生的冰,和無數次疊加產生的冰,硬度是不同的。

這些喪屍造出來的冰,硬度遠遠比不過那座冰牆的外殼。

陸焱大膽猜測這就是它們冇辦法破開冰牆出來的原因。

但是有一點,它們做到了極致,那就是配合。

就算很弱,那到了極致的配合和不怕死的衝鋒也讓他們夠嗆。

絲毫冇有交流就做到這樣的配合,那基本是不可能的,除非——

有人指揮!

陸焱立馬抬頭,開始掃視著戰場,入目的皆是這些身上毫無毛髮,麵頰被切開,有如複製品一般的喪屍。

它們一樣的弱小,宛如冇有意識的戰鬥機器。

根本看不出來指揮者在哪裡。

陸焱視線快速流動著,突然落在了不遠處的泥巴身上,緊接著又抬頭看向冰牆裡源源不斷爬動著的軀體,眼睛突然一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