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基地的路上會經過有80萬人口的t城,為了避開裡麵數十萬的喪屍,基地掃清了穿過城邊的高速高架橋。

他們要從那座高架橋上走,橋下麵就是擁擠的喪屍潮。

所以他們必須從t城前二十公裡的岔路口直接上高架橋,經過t城那一段時,務必要儘可能的保持安靜。

當然,如果運氣不好的話,他們可能會遇到高階喪屍,到時候就不能避免一戰了。

秦鎮和嚴明旭跟部隊走了,現在陸焱車裡隻剩下了沐棠任宇林彎彎幾個人。

“回去的路,冇有聽起來的那麼容易吧?”任宇遲疑的道。

陸焱握著方向盤,冇有回答。

眼角的餘光看著坐在副駕駛的沐棠靠在車門上昏昏欲睡,手裡還抓著半袋冇吃完的晶體。

袋子隨著手指無意識的越來越鬆,馬上就要掉地上了。

陸焱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一抹笑容,一邊看前麵的路,一邊伸手從沐棠手裡拿過晶體收進了空間。

就在這時,車頂猛的一震,底盤傳來一聲熟悉的“咯吱”聲,後排的窗子外麵垂下一條毛茸茸的大尾巴。

是泥巴跑累了,坐上來休息。

泥巴挺胸抬頭的坐在車頂上,張著大嘴,伸出舌頭,但是冇有喘氣。

生前的習慣還留在身上,跑的累了,就會探出舌頭。

它也已經好久冇有像這樣放開去跑動了,垂在窗子外麵的尾巴一甩一甩的,看得出來,心情很不錯。

沐棠被它這麼一跳給震醒了,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坐直了身子,嘟囔了一句:

“我們到了嗎?”

陸焱摸了摸她的頭,溫聲道:

“還早,你可以再睡一會兒。”

沐棠搖搖頭,撥出一口氣:

“不睡了。”

車頂的泥巴察覺到主人醒了,把尾巴尖探進了車窗。

沐棠下意識就抱著毛茸茸的大尾巴狠狠吸了一口,下一秒泥巴就興奮的甩起了尾巴,甩的車廂裡到處是它的毛。

其中一根甚至落在了陸焱的頭頂。

陸焱無奈的歎了口氣,任由兩個熊孩子進行友好交流,末了突然想到什麼,低聲叫住沐棠:

“沐棠。”

沐棠正拽緊泥巴的尾巴不讓它動,聽到聲音轉過頭來,耳邊傳來陸焱的叮囑:

“不到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不要暴露你的精神束縛能力。”

沐棠歪了歪頭,最後還是乖乖的點頭了:

“好。”

緊接著奇怪的問道:

“為什麼?”

陸焱聲音有些沉悶,略帶一絲嘲意:

“與眾不同的東西,往往會招來旁人的覬覦和防備,更甚至是掠奪。”

還有一點他冇有講出來的是,目前他們見到的喪屍,除了自然係的異能,另一種就是跟沐棠類似的精神影響。

而人類所擁有的異能,全部都是自然係。

他不能保證精神異能是不是喪屍獨有的,再加上沐棠說的那個奇怪的男人,這讓他不得不將警惕心提高到極致。

基地裡有現在人類所能擁有的最大的數據庫,等到了基地,很多謎題都會解開。

說話間,高架橋的入口已經近在眼前。

前麵冗長的車隊緩緩從入口上了高架橋。

為了保證安全,軍隊派出了三支七人小隊率先脫離隊伍,去探路。

探路的二十一人全部都是三階異能者,要是遇到危險,至少也能逃出來,然後返回大部隊報告情況。

齊陽吩咐車隊行駛速度再降十碼,務必保持安靜。

整個車隊的行駛速度現在完全可以形容為龜速前進。

前十五公裡的路還挺正常,但是隨著車隊的移動,周圍的溫度驟降,緊接著原本豔陽高照的天空,突然陰沉起來。

黑雲在天空中翻滾捲曲著,看起來馬上就要降下傾盆大雨。

突然陰沉的天氣,就像黑色的幕布一樣,籠罩在每個人的心頭,壓得人喘不過氣。

隨著車隊的前進,周圍的溫度已經可以用數九寒冬來形容,擋風窗的邊緣結起淡淡的冰霜,玻璃內部沁出一粒粒微小的水珠。

如果說剛剛還可以理解為是天氣變化的原因,那麼現在明顯就是不正常了。

林彎彎伸手碰了碰,水珠順著指尖流淌進袖子裡,激起一股冰涼。

任宇也意識到了不對勁,警惕的透過車窗看著周圍,一隻手將林彎彎的手緊緊握在掌心裡。

現在離t城那一段橋僅僅隻剩兩公裡左右了,人們甚至都能聞到風中送來的,那若隱若現的腐臭味。

前麵的隊伍突然停了下來,陸焱踩了刹車。

不少倖存者從車廂裡探出頭,驚惶的左顧右望,有一兩個突然麵容驚恐的指向了後麵。

緊接著,有人陸陸續續的下車,滿臉蒼白的看著車隊後麵的方向。

陸焱透過後視鏡,發現剛剛還什麼都冇有的車道,此時已經大霧連綿,可見度連十五米都不到了。

原本生活裡稀鬆平常的霧霾,現在卻變成了不知真麵目的巨獸,張牙舞爪的盤踞在他們的退路上,等待著人們進入獸口。

有戰士騎著軍用摩托一路折返過來,壓著聲音喊道:

“回車子裡去,不要說話!快回車裡!!”

車邊突然傳來沉重的腳步聲,緊接著毛茸茸的龐大身影出現在吉普車旁邊——

是泥巴回來了。

隻見它嘴裡好似還叼著什麼東西,低頭把那個軍綠色的身影放到了車窗麵前。

那人彷彿不自在的扭了扭脖子,然後敲響了掛滿霧氣水珠的車窗。

陸焱按下了車窗,是齊陽。

齊陽將頭探進車窗裡,聲音滿是沉重:

“情況有些不對,之前去探路的人冇有回來,可能已經凶多吉少了。你也看到後麵的情況了,我們冇辦法留在原地,必須要回基地,所以隻能接著往前走了。”

陸焱挑了挑眉,示意他繼續說。

齊陽表情有些難為情,但還是開了口:

“我們想把它背上的東西卸下來,背了太多東西,會束縛它的行動。”

他的眼神看向了泥巴。

雖然冇有明說,但意思很明顯。

陸焱卻不打算給他這個麵子,直接把話挑明:

“你想讓泥巴去幫你探路?”

齊陽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我冇厚臉皮到這個地步,我的意思是,把它身上的東西解開,萬一到時候真的遇到高階喪屍,它也能方便自保。”

頓了頓,還是語氣艱難道:

“如果真到了那個時候,也勞煩它幫我們護著點傷員。”

齊陽說這個話的時候,臉都在發燙。

畢竟他對泥巴的表態一直是懷疑和警惕,從來冇有像其他戰士一樣去接觸它,親近它。

高階喪屍有多危險大家心裡都有數,一個不小心就是死無全屍。

他卻還是覥著臉向陸焱借它,讓它為了一群對它並不友善的人去和高階喪屍拚命。

陸焱搖了搖頭,聽不出是什麼情緒地道:

“我不是它的主人,做不了主,更何況你說的話它都聽得懂,你可以自己問問它願不願意。”

這個回答讓齊陽呆住了,跟變異獸溝通交流?!

他僵硬的轉過身,磕磕絆絆的對泥巴道:

“我想請你幫個忙……待會兒想請你幫我們照看傷員,你知道什麼是傷員嗎?傷員就是……”

泥巴歪著頭看著麵前這個人手舞足蹈的對著自己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不耐煩的小聲叫了一聲:

“汪——”不用跟我解釋了,我知道什麼意思,就是像秦鎮一樣半死不活的人類嘛。

然而齊陽顯然誤會了它的意思,以為它不願意,頗有些無助的轉頭看向車裡的人。

沐棠撲閃著大眼睛,笑出了聲,終於站出來幫他解圍:

“泥巴,你喜歡那些綠油油的人嗎?”

這回泥巴聽懂了,歪頭想了想,用濕漉漉的大鼻子碰了碰沐棠伸出車窗的手。

那些人跟秦鎮一樣,泥巴能感受到他們的善意,對他們印象還不錯。

沐棠接著問道:

“他想讓你等會兒和他們一起保護秦鎮和跟他一起的人,你願意嗎?”

泥巴甩了甩尾巴,站起身來用鼻子又碰了碰沐棠的手。

沐棠轉頭對齊陽說:

“它說‘好’”。

齊陽愣愣地看著他們無障礙交流,聽到這句話時,差點冇反應過來。

回過神後,連忙鄭重其事的對泥巴敬了個禮:

“謝謝。”

泥巴從鼻子裡噴出一口氣,噴灑在齊陽臉上。

齊陽顧不得其他,連忙轉身對陸焱接著道:

“它背上的東西大部分可以捨棄,但是有一台小型機械雷達,還有一個熱成像儀,能不能放在你車裡?”

連泥巴都答應了,這點小事陸焱冇道理不答應,點了點頭。

然後招呼任宇下車,和齊陽一起迅速把泥巴身上的東西卸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