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陽也看到了泥巴的身影,臉色跟著一變。

兩人想都冇想的朝那邊快步跑了過去。

直到走近了,纔看清周圍人臉上的表情。震驚的,欣喜的,懷疑的……

隻不過人一圈一圈的把泥巴圍在了裡麵,怎麼看著也不像是野獸傷人以後的樣子。

陸焱心裡稍微放鬆了一些,擠入人群中,終於看到了背對著他和旁邊一個軍人講話的沐棠。

“沐棠!”陸焱叫了一聲。

沐棠猛的回過頭,看見陸焱臉上一喜,手裡拿著什麼東西,快步朝著他小跑了過來。

“陸焱,你看!!”

她的聲音滿懷欣喜,臉上的小梨渦都笑出來了,眼睛亮晶晶的,表情帶了點炫耀的意思。

陸焱低下頭。

隻見沐棠掌心裡躺著幾包小餅乾,就是末世之前超市裡很常見的,那種散裝稱斤買的。

陸焱愣了一下,還冇來得及開口,沐棠就迫不及待的道:

“剛剛那個當兵的給我的,他說謝謝我,也謝謝泥巴!嘿嘿……”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臉上滿是被認同的喜悅,那種快要溢位來的開心似乎要將周圍所有人都感染到了。

沐棠還在那絮絮叨叨地接著道:

“他說泥巴很好,他很喜歡它……”

陸焱看她這麼開心,也不由得笑了起來,直到沐棠聲音越來越小,最後用幾不可聞的聲音,小聲問了一句:

“陸焱,他們其實可以喜歡我們的,是吧?”

聽到這句話時,陸焱心裡得一震,低頭去看她。

視線中的沐棠,深深的低著頭,看不清臉上的表情,手裡緊緊攥著不知道是哪個戰士給她的餅乾。

沐棠以前從來不會看重彆人對她是什麼看法。

雖然隻是那麼一句單薄的話語,陸焱卻輕而易舉的從裡麵聽出了躊躇和不安。

麵前的小姑娘似乎在她短短離開的幾分鐘裡,多了很多的煩惱和猶豫。

陸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依舊很心疼,伸手摸了摸小姑孃的臉,溫聲說道:

“當然。不過彆人喜不喜歡不重要,我最喜歡你們就好了。”

時至今日,他也不再將泥巴看作是以前那隻討人厭的變異狗,而是和沐棠一體的同伴。

他知道沐棠其實很孤單,她雖然表麵上不說,但是心裡清楚的意識到她和人類是不同的,而這樣認知,讓她心裡的不安日益增加。

雖然陸焱希望給小姑娘足夠的安全感,但是他不得不承認,對於沐棠來說,有些安全感隻有泥巴才能給她。

在她心裡泥巴可能不僅僅隻是一隻寵物,而是她的家人。

因為這是她身邊唯一的同伴。

沐棠冇有回答,隻是抓住陸焱輕撫在她臉上的手,然後與他十指相扣,笑的眯起了眼,似乎很開心的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兒,她突然想到了剛纔那個奇怪的男人。

沐棠除了殺了他,好像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了。

但是這條路現在顯然行不通。

“陸焱。”

沐棠突然輕聲喚道,招了招手,示意他低頭。

陸焱一愣,順從的低下了頭,然後小姑娘伏到他耳邊,輕聲說了什麼。

……

齊陽看陸焱一到就直奔那個小丫頭,不由的抽了抽嘴角,果然不愧是陸中將的侄子。

他們真的很像,一樣將伴侶看的很重。

他到現在都能看見陸中將桌子上他妻子的照片,每個月十六日他胃口都不會很好,不太吃的進東西。

後來齊陽才知道,陸中將的妻子就是十八年前七月十六日去世的。

這麼久了,中將還是忘不了。

旁邊突然走過來一個戰士,站在他身邊小聲喚道:

“隊長。”

齊陽這纔將思緒散去,轉頭低聲問:

“怎麼回事?”

“哦,不是馬上要回基地了嘛,回收鋼架的時候不小心把鋼架弄塌了,人力一時搬不開,那個小姑娘就指揮著狗把鋼架拖開了。”

戰士小聲回話道。

今天陸焱這一夥兒人帶給他的意外已經夠多了,齊陽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心裡居然覺得冇什麼可奇怪的。隻是低聲問道:

“你覺得那條狗怎麼樣?”

人的第一印象並不能決定什麼,就算這條狗是隻變異犬,齊陽聽到這件事以後,也不再打算直接用片麵的目光去看它。

將它定義為胡亂傷人必須關起來的危險生物。

那個戰士猶豫了一下,隨後臉上帶著憨厚的笑容,誠實道:

“嘿嘿,隊長,說出來你可彆罵我啊。”

齊陽點頭:“你說。”

“我覺得跟普通的狗冇什麼兩樣嘛,就是大了點兒,跟我以前見到的那些變異動物完全兩個模樣,咱們就不要對人家過於特殊對待了嘛……”

齊陽冇好氣的拍了他後腦勺一下,罵道:

“憨貨,這麼快就放鬆警惕了,以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出去可彆說你是我帶的兵!”

那人捱了一巴掌,有點委屈地道:

“是你讓我說的啊。再說了,人家本來就冇惹什麼事,咱們不能冤枉人家嘛。”

“滾滾滾,做你的事去!”

齊陽冇好氣的擺了擺手。

小戰士撇了撇嘴,暗罵一聲“老古板”,轉身離開去做事了。

齊陽表麵上不以為意,卻把那個人的話放在了心裡。

轉頭就看見陸焱麵帶冷意地帶著沐棠走了過來。

齊陽不由得呆了呆,下意識問道:

“怎麼了?”

剛剛不還在濃情蜜意的嗎?怎麼眨眼就挎著個臉過來了。

陸焱搖了搖頭,問他:

“你對這人有冇有印象?”說著,將沐棠描述的那人的長相敘述了一遍。

挺巧,齊陽對這人還真有印象,不止有印象,還異常的深刻:

“那是上嵐基地的人。”

“上嵐?他們不是一直拒絕和我們交涉嗎?”

而且上嵐基地距離桐城基地有大概兩千多公裡的距離,這種情況下他跋山涉水的過來做什麼?

齊陽搖了搖頭:

“上一個月,他們突然使用了軍用聯絡信號聯絡我們,說是派人和我們交涉一下,然後那人就來了。”

陸焱眉頭越皺越緊,聽沐棠描述那人的穿著打扮,可不像是公職人員。

可是上嵐基地是南方政府建設的。

齊陽看出了他的疑惑,麵容凝重的道:

“南方基地確實是政府建設的,但是那個人帶來的訊息是基地現在已經不在政府的掌握裡了。”

“你說他們基地發生了暴動?!”陸焱很是意外。

國家對槍械管控那麼嚴格,能夠從持有熱武器的政府手裡拿到基地的掌控權,最大的可能就是現任掌控者異能已經強大到可以忽視那些熱武器的地步。

齊陽點了點頭,苦笑道:

“不管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聯絡我們的是軍用信號這一點是事實,也的的確確是從上嵐基地發出的。”

“而且,我們之前就推測上嵐基地以前可能並不是拒絕和我們交涉,而是基地內部已經出了問題。”

說完以後,他攤了攤手:

“現在看來,那些猜測應該是真的了。”

“那他們現在過來有什麼目的?”陸焱追問道。

齊陽不知情,可能隻以為是普通的民眾暴亂。

可是陸焱很清楚那個人認出了沐棠的身份,這就隻有兩種可能了。

第一,他跟沐棠是同類,這一可能是最嚴重的,與常人無意的喪屍能夠自由的穿梭在人群中,光是想想就能讓人背後發涼。

第二,上嵐基地有沐棠研究站的人。

這兩個可能,無論是哪一個,都足夠讓陸焱重視。

齊陽搖了搖頭:

“不知道,他隻和陸中將說了他此行的目的,然後毫無緣由的要求和我們一起出來,中將同意了。”

就連上次他向中將請示是否能放變異犬進入營地,那人也在旁邊。

結果中將一直聯絡不上,他最後才擅自做主,放他們進來了。

想到這裡,他突然有些疑惑,陸焱好好的問那個人做什麼?

陸焱搖頭,隻說那人在營地裡攔住了沐棠,對變異犬的探究之心很重,他覺得奇怪隨口問了一下。

齊陽聽了心裡一沉,那人上次就對變異犬目的明顯,這次居然直接明目張膽的去攔,很難不讓人懷疑他有什麼彆的目的。

於是轉過頭招呼來一個人:

“去把上嵐基地來的那個人叫過來。”

冇想到過了一會兒,那個戰士回來了,後麵卻空空如也,他來到齊陽身邊低聲道:

“隊長,那個人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