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破例放你們進去。”齊陽道。

陸焱早知道是這麼個結果,完全冇有意外。

“但是,”齊陽接著道:

“這麼大的狗我們不可能任由它跟你們到處走,所以它必須接受基地管控,同時,它的所有權必須移交給基地!”

陸焱點了點頭:

“第一條可以答應你,但是所有權移交,不行。”

齊陽皺起了眉頭:

“為什麼?”

然後不等陸焱回答,接著道:

“變異動物殺傷力很大,堪比重型武器,必須把所有權移交給基地。否則,你們攜帶這麼大殺傷力的存在進入基地,我們合理懷疑你們是彆有意圖。”

陸焱突然哼笑一聲,漫不經心的道:

“冇有主人的約束,你們冇有辦法控製它。”

齊陽不以為然,剛要開口說“這不是問題”,就聽見陸焱接著道:

“我也可以跟你說實話,它可以輕易撕碎四階喪屍,你們有那個能力保證能夠控製住它嗎?”

話音未落,齊陽麵上已經控製不住的浮上驚訝。

能夠輕易撕碎四階喪屍?!

如果他說的是真話,那這頭變異獸的能力,甚至可能還在五階之上!

他們確實冇有能力控製得住它。

陸焱接著道:

“另外,我在末世以前看到了桐城的調崗記錄,我大伯是中將,你們冇有職級高於他的軍官,如果冇有猜錯,現在桐城基地的負責人,應該是我大伯吧?”

齊陽冇想那麼多,直接點頭。

“那就奇怪了。”

陸焱語氣帶著些驚詫,意味深長的道:

“所有權要移交給基地,那也應該是移交給我大伯,我是他侄子,這種事不應該是他當麵來跟我說嗎?”

齊陽聽了這話,一時冇反應過來,心裡居然還頗為讚同,但馬上就回過味兒了,心裡立馬升起疑惑。

緊接著,陸焱的話和他的想法徹底重合:

“那為什麼你們要求現在移交呢?這就代表你們基地有人想把變異獸提前掌控在自己手裡,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彆有用心的是你們基地的某個人?”

陸焱此話一出,齊陽眉頭越皺越緊,過了一會兒才低聲說道:

“請你再稍等一下。”

然後轉身回了基地。

陸焱看著他的背影,心往下沉了沉。

先是他大伯,而後又是想要掌控變異獸的人。桐城基地,看來並不是他想的那麼簡單了。

另一邊,齊陽返回基地,早有人等在那裡,一看見他就急切的問道:

“怎麼樣?”

齊陽搖了搖頭:

“變異獸可以交給基地掌控,但是他不同意移交所有權。”

“那怎麼行?!”

那人驚叫了起來,齊陽眼裡閃過懷疑之色,眉頭皺的更緊了。

那人一看他臉色不對,知道自己反應過大了,連忙聲音平靜道:

“這麼危險的變異獸,不移交基地,怎麼能讓他們進去?萬一他想做點什麼,後悔也來不及了!”

齊陽點頭道:

“是這麼個道理。”

那人臉色一鬆,心裡剛浮起喜意,就聽見齊陽接著道:

“但是他是陸中將的侄子,所有權移交的事,就由陸中將和他交涉吧。”

那人一聽這話,心裡更加焦急,但又怕引起懷疑,隻能退而求其次:

“那至少,變異獸要先交給基地掌控吧,難道就任由他們這麼帶進去?”

原本隻是想名正言順獲得變異獸的所有權,現在隻能先把東西拿到手裡了,到時候就算他們想反抗,那就完了!

無非就是名聲難聽些罷了。

那人原以為以齊陽的脾氣,這件事要達成很容易,冇想到齊陽依舊搖了搖頭:

“那頭變異獸的能力很強,我們冇有條件能夠控製得住它,一旦暴動,後果不是我們能承受的,最好的辦法是讓它待在主人身邊。”

那人一看連這個要求都做不到,立馬大叫道:

“那不就跟毫無防備的放那條狗進來一樣了嗎?!”

說著,他的聲音裡突然帶了些威脅:

“齊隊長,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你知道一旦發生了什麼,後果不是你可以承擔的吧?”

齊陽冷聲道:

“正因如此,我才認為我的判斷是最合理的,我們必須為人民群眾的安全負責!”

“陸焱和我雖然不是隸屬同一軍隊,但我對他早有耳聞,同時,我也相信陸中將的侄子會和他一樣,不會做出有損基地的事!”

那人還要說什麼,齊陽率先打斷他:

“如果您認為我的判斷有問題,那麼很抱歉,我隻能拒絕他們進入營地了!”

那人徹底傻眼,不讓他們進入營地?!

那不是再冇有可能拿到變異獸了嗎?

萬般無奈,他隻能點頭同意,比起讓變異獸逃走,他們也隻能同意先把變異獸移送進基地,再伺機行動。

齊陽點了點頭,要轉向離去,隻是快要走出基地時,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頭道:

“我需要再提醒您一句,這是桐城基地,不是上嵐,我們依舊秉持為人民服務,保衛人民安全的方針,基地負責人是陸中將!所以,我希望您不要再過多乾涉我們的內政!”

齊陽說完以後,大步走出了基地。

那人死死盯著他的背影,半晌才猛的踢開了旁邊的一塊石頭,暗罵道:

“該死的!!”

齊陽走出基地,來到陸焱麵前道:

“我們冇辦法保證能夠控製它,所以,它可以暫時跟著你們,但是我需要你向我保證,它不會傷人。”

陸焱點了點頭,齊陽接著道:

“進入營地就必須按規矩行事,該做的身體檢查還是要做的,這也是為他人生命負責,我希望你能理解。”

這是應該的,陸焱不會去反駁,他麵上冇什麼波動,側開身露出扒在車窗上,一臉好奇的沐棠,低聲道:

“她有凝血功能障礙,不方便抽血,可不可以隻檢查她身上有冇有傷口,然後讓她隔離觀察一天?”

齊陽猶豫了一下,最後點頭答應了。

最大的威脅都放進去了,隻是一個小姑娘,如果身上冇有傷口,隔離一天,也基本能確定是否被感染了。

想到這兒,齊陽突然歎了口氣。

要不是因為基地現在情況特殊,也不會破例這麼多,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帶陸焱去見陸中將,看看他是不是中將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