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普車馱著巨大的狗一路呼嘯,直接衝到了臨時營地門口。

“停下,停下!!”

看守臨時營地大門的兵士當然不可能直接把他們放進去,更何況還帶著那麼大的狗。

一時間,四五十個黑洞洞的槍口齊齊對準了吉普車頂的泥巴,其中一個身穿作戰服的中年男人走了出來,大吼道:

“停下來,否則我們要開槍了!!”

陸焱一腳踩了刹車,猛打方向盤,吉普車一個漂移,車輪揚起厚重的灰塵,穩穩停在了營地門口!

泥巴被槍口刺激的炸毛,又迫於沐棠的要求,老老實實坐在車頂,冇有下來。

中年男人正要上前檢視,車門猛的打開,嚴明旭從裡麵鑽了出來,焦急的懇求道:

“齊隊長,快放我們進去,隊長重傷快不行了!!”

齊隊長看到下來的人錯愕道:

“小嚴?!”

隨後聽見他的話,連忙疾步上前,看到車裡麵的秦鎮臉色瞬間凝重下來,向後招手道:

“叫醫療班過來,快點!!讓他們帶擔架!!”

身後有人立馬朝營地內跑去,不多時,一隊帶著紅十字繡章的軍人快步跑了出來。

齊隊長和嚴明旭連忙讓開身子。

嚴明旭在旁邊焦急的跟醫療班戰士說明秦鎮的情況,醫療班戰士鑽進吉普車內,查探了秦鎮的情況後,回頭叫道:

“情況很嚴重,讓他們準備搶救。”

然後訓練有素的組織人將秦鎮從車裡抬了出來,抬上擔架,然後迅速抬進了營地。

嚴明旭著急忙慌的站在那裡,想要跟上去,又擔心留在這裡的人,猶豫的看向齊隊長:

“齊隊長,他們……”

齊隊長自然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但是仍舊搖頭拒絕了:

“小嚴,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但是不行,我們必須按照軍隊條令行事,任何人都不允許有特殊!”

“可是……”

“即使是普通人,也必須經過嚴密的檢查,才能進入營地,更何況是這麼大的變異生物,就更不可能放進去了!”

齊隊長眼神清明,滿臉寫著嚴肅:

“我們必須要對每一位倖存者負責,更要對犧牲戰友負責,所以抱歉。”

嚴明旭當然知道是這麼個道理,可是陸焱他們並不會對營地造成威脅,他張了張嘴,還要再解釋,身後卻傳來陸焱清冷的聲音:

“小嚴,去找秦鎮吧,剩下的事我來解決。”

嚴明旭回頭,發現陸焱不知道什麼時候下了車,雙手插在風衣口袋裡,倚在車頭看著他們。

“陸長官,可是……”

陸焱搖了搖頭:

“我會解決的,冇事,你不是很擔心秦鎮嗎,快去吧。”

陸焱都這麼說了,嚴明旭也就不再堅持,立正朝著兩人各自敬了個禮,然後看向陸焱,低聲道:

“您多保重。”

然後轉身跑進了營地。

齊隊長上下打量著麵前的人,他當然冇有錯過這人腰間彆著的槍,以及身後明顯屬於軍隊的軍用吉普。

聽嚴明旭的說辭,這人似乎也是軍隊裡的。

陸焱緩步上前,從口袋裡掏出軍官證,遞給了齊隊長:

“你好,我是陸焱,這是我的證件。”

齊隊長聽見陸焱的名字,眼裡閃過一絲訝異,隨後很快消失不見,伸手接過了證件,仔細查驗起來。

確認證件屬實後,將證件還給了陸焱,立正敬了個禮:

“桐城基地,齊陽。”

陸焱同樣回了個禮:

“明日基地,陸焱。”

“明日基地?!”齊陽這次終於忍不住問出聲,隨後便一臉瞭然:

“怪不得。”

陸焱挑了挑眉,看來桐城基地裡有人認識他,隨後就聽齊陽說道:

“你是陸中將的侄子吧,他一直在找你。”

陸焱聽到這話時,心裡浮上一抹訝異,他大伯在找他?!

緊接著立馬有了一絲懷疑,他大伯並不是一個假公濟私的人,從來不會利用自己的權職去做私事。

齊陽並不知道陸焱在想什麼,隻是接著道:

“但是很抱歉,我們冇辦法放變異動物進入營地。”

車頂上的泥巴一聽就不得了了,不讓它進去,是不是要丟掉它?!

泥巴看齊陽的眼神立馬凶狠起來,齜了齜牙,尾巴不安地垂下車頂,在地上甩來甩去,揚起濃重的灰塵。

“泥巴。”陸焱警告的叫了一聲,搖了搖頭。

泥巴動作猛的一頓,最後不甘心的“嗚”了一聲,老老實實的垂下頭,不動了。

齊陽看到這一幕,隻覺得驚異萬分。

變異動物很多,他不是冇見過,大多都和普通喪屍一樣,嗜血,吃人。

偶爾一兩隻不那麼狂躁的,見到也隻是遠遠的躲著,對人類很防備,敵意滿滿。

剛開始看見這狗坐在車上,他也隻以為是他們用什麼特殊方法固定住了。

冇想到,它居然是因為聽從命令,老老實實坐在上麵的!!

但是,即使是這樣,他也不可能擅作主張,把這條狗放進去。

陸焱也隻是低聲道:

“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就麻煩你跟上麵交涉一下,我可以擔保它不會傷人。而且……”

陸焱突然笑了起來,胸有成竹的道:

“這應該是第一隻,可以和人類正常溝通的變異動物。”

齊陽聽到這句話後,神色不由一凜。

是的,到目前為止,他們冇有和任何一隻變異動物成功溝通過。

如果說末世前,人類是世界的主宰,動物隻是被支配的存在。

那麼末世以後,世界將主動權移交給了動物。

變異動物擁有極高的戰鬥力,比起高階喪屍,它們的殺傷力更加可怕,任何一隻都可以造成大麵積的屠殺。

他們不是冇有想過重新馴服這些動物,但無一例外,都失敗了,甚至付出了十分慘痛的代價。

而麵前的這一隻,是他見過的,唯一一隻冇有主動傷人的。

想到這裡,齊陽立馬立正敬了個禮:

“請稍等一下。”

然後轉身進了基地。

沐棠從車窗裡探出頭來,忐忑的小聲問:

“陸焱,怎麼樣啦,我們可以帶泥巴嗎,我不想和它分開。”

陸焱走過去,安撫性的摸了摸她的頭:

“彆擔心,我會解決的。”

比起泥巴,他現在更擔心的是沐棠,她的血液比起常人濃稠數倍,甚至不需要化驗,隻要看到就會看出不同。

沐棠勾了勾唇,主動蹭了蹭他的掌心,聲音裡充滿了信任:

“好。”

過了一會兒,齊陽的身影重新出現,朝著他們大步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