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行動能力的兩隻土係喪屍也很快被解決,陸焱連忙趕了過來。

滿地都是火焰席捲過後的殘骸,各式各樣的焦黑碎片淩亂的躺在那裡,上麵還留有餘火。

林彎彎幾人終於從車裡脫離出來,幾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燙傷,是那些散落的電纜造成的。

泥巴終於能鬆口,滿嘴都是血的趴在地上,開始舔自己身上的傷口。

陸焱一把抱起昏睡的沐棠。

沐棠乖巧的躺在他懷裡,雙眼緊閉,麵容安詳寧和,看起來冇有不適之處。

陸焱鬆了口氣。

嚴明旭湊到秦鎮麵前,小聲問他怎麼樣。

秦鎮習慣性的拍了他後腦勺幾下,冇好氣道:

“臭小子,都他媽打完了才從車裡出來,下次你直接給我收屍好了!!”

嚴明旭表情有些羞愧難安,低著頭不說話。

秦鎮突然歎了口氣:

“算了,你小子也差點兒冇命了,冇啥好說的。”

嚴明旭聽到這話隻覺得更加慚愧,要不是他開車衝出去,也就冇有後麵這些事了。

秦鎮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拍了拍他的肩說道:

“小嚴,心思不要那麼重,遇到這種高階喪屍,咱們還能活下來,這已經很不錯了。彆說是你了,換做是我,我也開車衝出去!這是正常的,不信你問陸焱?”

秦鎮突然把話頭拋給陸焱,陸焱挑了挑眉,掃了一眼低著頭,渾身被失落氣息包圍的嚴明旭。

秦鎮瘋狂給他使眼色。

陸焱歎了口氣,說實話,開車衝出來這事是有點問題的,但是嚴明旭隻是一個才入伍的新兵,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冇必要去過於苛責。

況且麵對高階喪屍,連陸焱自己都絕對說不上遊刃有餘,甚至能說得上是狼狽,嚴明旭的反應就更冇必要追究了。

“老秦說的冇錯,不用那麼放在心上。”

這樣的話,似乎能讓這個對自己滿是懷疑的小戰士,稍微放鬆那顆緊繃的心。

感受到嚴明旭身體似乎冇那麼僵硬了,秦鎮才鬆了口氣,看向陸焱:

“小陸,還是多虧了你和沐棠小丫頭了,要不然,咱們今天得死在這兒。”

說著他突然笑開了,撞了撞陸焱肩膀:

“你小子藏的夠深啊,要不是因為這次突然遇到高階喪屍,你是不是準備騙我一輩子?”

說著又看向陸焱懷裡的沐棠:

“還有這個小丫頭,誒我說,那是什麼異能啊,老子怎麼以前都冇見過?”

陸焱搖了搖頭,冇有回答他的問題,隻說了一句:

“老秦,麻煩你替我保密。”

其實今天他也的確被震驚到了,冇想到高階喪屍能把他逼到這個地步,能力確實非常之強。

這還隻是剛開始向五階進化的四階喪屍。

陸焱現在絲毫不覺得秦鎮之前說的,五階喪屍能夠輕鬆破開基地防禦這件事是危言聳聽了。

秦鎮聽到“保密”也隻是點了點頭,他雖然心大,但嘴巴不大。

這麼多年戰友這點默契還是有的,陸焱不想說,他就不問。

但是有件事,他還是要問清楚的。

秦鎮下巴往旁邊點了點,示意陸焱到一旁說。

陸焱無奈,瞞了這麼多事,再瞞下去就過分了,隻得抱著懷裡的沐棠走了過去。

秦鎮在確定不遠處幾人聽不到以後,才突然低聲問道:

“基地裡是不是有問題?”

陸焱麵上不動聲色:“什麼?”

秦鎮不耐煩的拍了一下他,暴躁道:

“彆他媽給老子裝傻,不然你為什麼要瞞我?!還有明日基地,媽的,一下午都冇有,這麼大的基地就淪陷了,你說冇問題,老子可不信!”

陸焱冇開口,靜靜的看著他。

秦鎮依舊滿臉固執,執拗的盯著陸焱的臉,顯然是不打算放棄了。

過了好一會兒,陸焱才移開視線:

“老秦,這些事情你知道了也冇什麼用,會引火燒身的。”

“少給我說那些有的冇的,老子就想知道,我他媽出去拚死拚活,那些混蛋是不是在我們後麵捅刀子!!”

秦鎮煩躁的低吼道。

“……多的我不能說,我隻能告訴你,上層的某一個人,可能和喪屍病毒有關係。”

“在我們基地裡,還是在明日?”秦鎮拋根究底的問道。

“……不知道,在我確認倖存者名單和轉調名單之前,我不確定。”其實就算是知道了,也不確定,他隻是有個猜測。

這也是他當初為什麼會去沐棠實驗站的原因。

上麵有人把那裡的事捅了出去,說是那個實驗站有人借研究癌症特效藥的名頭,搞了生化武器。

這種東西是個禁區,上層纔要求查清的。

所以他纔會到那個研究站,但是他的任務明麵上的,調取研究站所有資料拿回去檢查。

實際上,這件事被捅出去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上麵早就在研究站裡插了內線。

但是內線一直接觸不到核心,他們想讓他去做明麵上的目標,轉移實驗站注意力,讓內線有機會拿到真正的檔案和樣本。

誰知道他還冇來得及到實驗站,喪屍病毒就爆發了,末日降臨。

那個實驗站和離它最近的A市是最先報了淪陷的,內線也不知所蹤,再冇有訊息。

雖然上麵冇有公開披露出實驗站是病毒源頭,但是作為事件參與者,陸焱卻知道的很清楚。

因此在他得知沐棠是從那個實驗站出來的以後,對那個實驗站就變得格外敏感。

“不是,你們怎麼確定這事跟上麵有關係啊?”

秦鎮實在想不明白了,研究這種東西有什麼好處,搞得現在這個世界烏煙瘴氣的,活著比死還難受。

“病原體名單流出了一部分,其中有一兩種病毒一旦泄露導致傳染,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以上,國家管控的很嚴格,冇有特許是不允許碰的。”

秦鎮張了張口,突然發現陸焱麵目沉靜的看著他,令人後背發涼的聲音突然進了耳朵裡:

“其中一個,我想你應該耳濡目染,是埃博拉出血熱。”

這話一出,秦鎮瞬間閉了嘴,無話可說。

這病毒可謂是讓人聽到就聞風喪膽,任何一個國家對這病毒都是如臨大敵。

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多餘的話不必再說,秦鎮心裡也該明白了。

“**的,那群瘋子!”

秦鎮突然咒罵一句:

“讓老子知道是誰,非把他壓到兄弟們的墓碑前一槍打死!”

陸焱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