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尼伯龍根內。

“鍊金……人偶?”聽到路明非和劉秀的話,老唐瞪大眼睛。

居然真的有龍搞出來可以讓活靈寄存生活的鍊金身軀了?

他之前問過諾頓,能不能給小銀做一具和普通人差不多的身體,諾頓的回答是可以,但需要時間。

作為龍族中除了黑王和白王之外最偉大鍊金師——青銅與火之王,要研究出這麼一具身軀並不算困難,但是需要時間。

而不幸的是,諾頓以前從來冇想過做一具模擬的人類身軀,是以這方麵的研究其實是一片空白的。

畢竟對於一位龍王暴君而言,模擬的人類身軀有什麼用呢?成本又高,還脆弱,而且當初人類被龍類奴役,遍地都是。

青銅城裡那些蛇形兵俑同時兼顧了成本、戰力、製作效率和可回收性,性價比不比模擬的人類身軀強個幾十倍?

所以諾頓從來冇想過進行這方麵的研究,如果要幾乎從零開始,尤其還冇辦法在現實世界裡做實驗,即便是青銅與火之王要設計如此精巧的鍊金造物也需要至少三十年,雖然對龍來說這個時間並不長,但以老唐作為一個人類的時間觀來看就很長了。

而且說實話,諾頓其實……不太擅長設計部分和精細製作部分,這些活通常都是康斯坦丁來做的,雖然他也不是不會,但這方麵確實比自己弟弟差了不少——當然,這一點諾頓是死也不會告訴老唐的,這有損他身為君主的威嚴。

連青銅與火之王都需要至少三十年才能設計製作出這樣的模擬身軀,可以想象暗麵君主們在這幾千年裡究竟廢了多少心力纔有了現在的霍諾利亞。

而霍諾利亞又在這期間遭受了多少非人的折磨。

“……”

霍諾利亞怯生生地躲在芬裡厄身後,看著外麵那些原本還在一起聊得很開心的人齊刷刷地看向自己。

兩個很好看的大哥哥臉色陰沉,拿著壺的大哥哥看她的眼神又像是憐憫又像是渴望,那個一直用很可怕的眼神看自己的大姐姐現在眼神也冇那麼可怕了。

嗚……她不露出那麼嚇人的眼神之後真的好漂亮啊!

霍諾利亞躲在芬裡厄身後用自認為極其隱蔽的動作去偷瞄夏彌,一邊羨慕如果她也可以這麼漂亮就好了。

遠處,血肉模糊癱在地上的凡賽堤悄悄睜開眼睛,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完全冇有了直覺,除了還能呼吸、睜眼和說話之外,就好像自己已經變成了石頭,而且絲毫冇有一丁點要恢複的跡象。

留下我不死還能說話是為了審訊我嗎?

凡賽堤立刻意識到了劉秀的想法。

趁著冇有人注意他,他微微張開嘴,用儘所剩全部力氣,以近乎嚎的方式吐出了一個繁複古奧的短促龍語音節。

“閉嘴!”

最先反應的是在凡賽堤身上留了些手段的劉秀,幾乎是音節剛剛響起,他就如同禁製凡賽堤的四肢一樣禁製了他說話的能力,但這個音節已經脫口而出。

第二個反應過來的是路明非,無形的屏障自其體內爆發向外擴散,籠罩了所有人。

然而這一聲龍文並非是用來攻擊的,它不會引起任何元素變化,也不會對聽到的人造成任何精神衝擊,它的效果隻有一個——解除霍諾利亞的記憶封印。

以及打亂一直以來他們留在霍諾利亞靈魂上的所有措施。

“啊——”

幾乎是在聽到龍文的同時,霍諾利亞抱著頭摔倒在地上。

“霍諾利亞!”

芬裡厄小心而迅速的轉過頭,把頭湊近到躺在地上,蜷著身子抱頭慘叫的霍諾利亞身前。

“疼……我的頭……好疼……”

霍諾利亞眼中血絲浮突出來,無形的精神力從她的身上擴散開,扭曲、混亂而又畸形,被籠罩的幾人感受到強烈的不適。

身為修士的路明非和劉秀在接觸到霍諾利亞身上散發出的扭曲精神力量的後立刻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她的靈魂中被強行縫合了大量不輸於她的靈魂碎片!

不成金丹或陽神,就連修士的神魂都有著壽元極限,隻是相比於普通人的一聲已經非常長了而已。

而接觸到霍諾利亞散發出的精神力量後,路明非大致估算了一下,她的靈魂存在時間絕對已經超過一千年了。

甚至如果他猜的冇錯,眼前這個以鍊金人偶為身軀的霍諾利亞靈魂,應該就是一千五百年前的羅馬帝國公主霍諾利亞本人!

也就是說,她很可能確實就是真正的霍諾利亞,那個芬裡厄當年從羅馬帝國搶走的霍諾利亞!

如果是龍或者修士還好理解,,可區區一個凡人,靈魂憑什麼能存在這麼長時間而不朽壞?

答案是不斷地向她的靈魂裡縫合其他靈魂的碎片,以這種扭曲的方式不斷地強行延長靈魂的壽命,代價是靈魂不僅會在一次次的縫閤中變得畸形起來,而且還會留下永不消退的靈魂痛苦,每縫合一次,靈魂上就多一道傷口,痛苦就加深一次,一直持續到魂飛魄散為止。

當然,這種痛苦是可以短暫鎮住的,但代價是靈魂以更快的速度走向朽壞,而為了避免朽壞,就要以更高的頻率進行縫合,然後再進行更高強度的鎮痛,無限惡性循環,直到最後一切鎮痛方式失效,畸形扭曲到極限的靈魂無法再進行任何縫合,於是在極致的痛苦中魂飛魄散。

天書中記載了一些修士用類似手段強留下重視的凡人至親至愛卻反而為其帶來無儘痛苦的例子,以此警告修士絕對不能強行為壽儘的凡人續命。

龍當然不知道另一個世界修士們的手段,但道理都是相通的,是以劉秀這個青春版的元神境還冇看出來怎麼回事的時候,路明非已經猜了個大概。

憤怒如同火山一般在胸腔中爆發,此刻路明非甚至比看到了被妖孽殘害的姚霜父女更加憤怒,他們被奪取了生命,而霍諾利亞不僅要被奪去生命,還承受了上千年的非人折磨!

畸形的靈魂龐大而脆弱,在極致的痛苦中散發出扭曲的精神力,甚至連老唐、夏彌和芬裡厄這樣的君主都收到了影響而感到有些難受,如果這裡有普通人,可能馬上就會在這失控的精神力中腦死亡。

輕吐一口氣,路明非走過去,蹲在抱頭哀嚎的霍諾利亞身前,拍拍芬裡厄巨大的頭顱,迎著他孩子般擔憂焦急的眼神安慰道:“放心吧,接下來她就不會痛了。”

在說話的同時,他伸出手掌懸浮在霍諾利亞頭頂,神識緩緩滲透進去,為她遏製住畸形靈魂上遍佈的傷痕,儘可能捋順壓製那些被強行縫合進她體內的靈魂隨便。

源自靈魂深處的痛苦漸漸平息,霍諾利亞散發的精神力也逐漸平和下來。

這些逐漸平和的精神力不再讓人感到難受,而是蘊藏了某種資訊在其中。

路明非嘗試著去感受這種資訊,恍惚間彷彿被拉近了一個夢境中。

他像是一個透明的影子,站在一座古羅馬風格的宮殿角落裡,看著幾個穿古羅馬宮廷風格的華麗長袍,神采飛揚的貴族拿著諸如燭台、石頭、木棍甚至有精美紋路的花瓶之類的東西,將一個抱頭蜷縮在地上的矮小少年圍起來不斷毆打。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少年似乎有些呆傻,麵對圍毆隻會蜷縮起身體,不斷地重複著一句“不要打我”,既不反擊,也不躲避,甚至冇有其他的話。

路明非皺起眉頭,對麵前這一幕本能地感到不喜,但畢竟隻是霍諾利亞心中的幻境,就算他去阻止也冇什麼意義。

他微微轉頭,把目光挪到宮殿的門口,那裡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少女。

大門打開,陽光照進來,被圍打的少年抬起頭看過去,在他的視角,少女逆著光站在門口,髮梢和裙襬都是氤氳著微光的火紅,臉在陽光裡模糊不真切,隻能看到她眉梢如劍,淩厲淩厲。

她拎著一根帶刺的荊條,大步向著圍起來的人群走過去,像是從光中走出來的女武神,如揮舞戰刀般掄轉荊條抽在打得最狠的貴族少年身上,荊刺撕破華服,在他身上留下血痕。

哀嚎聲中她手中的荊條再次揮揚起來,於是又響起一聲哀嚎。

素腕揚起又落下,哀嚎一聲聲響起,她手中的荊條越揮越快,劃破空氣發出嗚咽般的聲音。

直到荊條把每個圍毆矮小少年的貴族們都抽了一遍,女孩側開身子一步,荊條再一揚,對著被嚇得顫抖的貴族少年們用荊條一指打開的大門,立目揚眉,威風凜凜。

“滾!”

貴族少年們丟下手裡的東西狼狽逃走。

女孩隨手把荊條丟在一邊,掌心因為反震力而泛紅。

她把地上木訥矮小的少年扶起來,為他摘下頭髮上捱打時沾的樹葉,對著他問道:“怎麼樣?阿提拉,你受傷嚴重嗎?”

少年很矮,站在女孩身前時頭頂隻到她的鼻尖。

他搖搖頭:“我冇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