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渾身浴血的體修是一個金丹中期的法修。

他落了下來,隕落在了老者身邊。

因為這片戰場之上不僅僅隻有郝雲在戰鬥,此刻,天上地上都是戰場。

天上,無數修士正在拚鬥,那些都是築基修士,也有金丹修士。

而地上,則是練氣修士。

他們都在和體修強者戰鬥,有的獲勝了,殺死了敵人,然後立刻禦另一個敵人纏鬥在一起。

有的失敗了,被殺死,屍骨從天空落下,砸在大地之上,死狀慘烈。

這就是戰爭,無比恐怖,無比慘烈。

那群體修,一個個嚇的臉色慘白。

他們感受到了郝雲那滔天的怒氣!

“體修者!你們入侵法修界,犯下累累暴行,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一個法修怒吼,隨後拉著三個體修自爆,鮮血噴灑,染紅了白雲。

郝雲一言不發,但恐怖的氣息已經散發而出。

“我......我投降了!我願意歸順您。”周圍的體修肝膽俱裂。

“投降?遲了!”郝雲冷哼一聲,手臂揮舞,手中鈞天寶尺直接飛出。

“嗡!”

鈞天寶尺釋放出一團刺眼奪目的紫色光芒,一下子將四周的體修籠罩在內。

“轟!”

這道紫色的光芒瞬間就將這些體修全部吞噬。

片刻後,光芒散去,那具這些體修也就消失了。

他們憑空消失,肉身都被蒸發了,一點渣都冇剩下。

這是將鈞天寶尺催動到極限的結果,原本是治病救人的神器,結果卻被郝雲用出了瞬殺敵人的效果。

看到這一幕,郝雲冷冷一笑,旋即他的目光落在了遠處的那些體修身上。

這些體修看到郝雲看向了他們,一個個臉色大變,眼底儘是恐懼之色,他們不知道郝雲要乾什麼,不過,他們都清楚,郝雲一定不會放過他們,一旦郝雲要對付他們的話,他們肯定死路一條。

“你們都給我去死吧!”

郝雲冷喝一聲,鈞天寶尺一下子揮舞出去,朝著那群體修狠狠的砸落而去。

看到那鋒利的鈞天寶尺落在了他們的頭頂上麵,所有的修士都感覺到了一陣窒息感,他們知道,這鈞天寶尺落下來之後,肯定是要了他們的性命。

“唰!”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色的光芒驟然從一旁的密室當中衝出,瞬間就來到了那群體修的前麵,將這把幾乎催動到極限的鈞天寶尺給擋住了。

看到突然出現的一道黑色光芒,郝雲的眼中也露出了驚訝之色,隨後,郝雲轉移目標,看到了那個出現在這些體修前麵的體修首領。

“你是誰?”郝雲冷聲問道。

“小輩,你竟然想要殺我的弟子,真是不知死活!”首領冷聲說道,眼中閃過了一抹殺意。

他是代理聖君,實力是所有星君中最強的!

他的話音剛落,就看到他的雙腿猛地往下一踩,整個人直接騰空而起,然後,他的雙手結印,瞬間,在他的身前出現了一把漆黑如墨的長劍。

“給我破!”

那首領怒喝一聲,手握漆黑如墨的長劍猛地朝著郝雲斬落而去。

看到對方的攻擊,郝雲不由得眯起了雙眼,這首領的修為赫然達到了煉腑巔峰,隻差一步就能邁入元武期,是一個極其難纏的對手。

“嗡!”

郝雲的身形一晃,直接朝著遠處逃竄。

“哪裡走!”那首領見狀,臉色陰沉的喝道,緊接著,他手持漆黑的長劍瘋狂的追趕郝雲,他一心想要將郝雲給誅殺,這樣的敵人,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絕對是災難。

郝雲不斷的躲避著那首領,那首領的實力比那老者還要強大許多。

不過,他可是體法雙修,而且體法的境界都達到了金丹後期的境界。

郝雲的身法非常的詭異,一個閃身就是幾丈開外,讓那首領想要追趕上他都十分的困難,更彆提要將他給留下了。

“小畜生,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你不可能逃脫得了我的追捕,識趣的話就乖乖的束手就擒!”那首領怒喝一聲,聲音響徹整個山洞。

他的聲音滾滾傳來,震得山洞當中的石塊紛紛掉落下來,那些石塊落在地上,就像是豆腐一樣,被那首領的聲音給碾壓成粉末。

聽到那首領的辱罵聲,郝雲的臉色變得越加的陰沉。

“哼!真以為我怕你不成?想要殺我,你可以試試。”郝雲冷笑道,他手中的鈞天寶尺再次飛出,直接朝著首領劈砍而去。

郝雲很清楚,和這體修首領的一戰定不會輕鬆。

“唰!”

郝雲揮舞著鈞天寶尺,朝著體修首領劈砍而去。

那體修首領見狀,冷哼一聲,直接朝著郝雲衝撞而去,一劍朝著郝雲的腦袋砍殺而去。

郝雲不敢遲疑,手中鈞天寶尺揮動,一個巨大的鈞天寶尺幻化而出,朝著那首領狠狠的劈砍而去,那鈞天寶尺的威力太恐怖了,一尺下去,紫光大盛,能將空間都拉扯的褶皺。

“砰!”

“啊!”

一聲巨響,那首領發出淒慘的慘叫聲,他的身體倒飛而出,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噗嗤!”

那首領忍不住的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煞白一片。

“你怎麼可能會擁有如此強大的法器?難道你的身份不簡單?”那首領驚呼道,他的傷勢不算嚴重,短時間之內即可恢複。

煉腑巔峰的肉身,其恢複力可是很強的!

郝雲冷哼一聲,根本不想回答,他手握鈞天寶尺,又一次朝著那首領狠狠的劈砍而去,這一次,是要取走這首領的性命。

“你休想!”

見到郝雲朝著他斬殺而來,那首領冷哼一聲。

“砰!“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兩道人影朝著郝雲衝了過來,赫然是那首領的另外兩名屬下。

他們竟然都是金丹後期的修為。

那兩名屬下直接朝著郝雲轟殺而來。

看到這兩個修士,郝雲的眼睛頓時眯起,臉色陰沉無比,他冇有絲毫的猶豫,一個閃爍就退出了那兩個修士的攻擊範圍。

“小畜生,納命來吧!”那首領大吼一聲,一掌拍了過去。

“大天造化掌!“

“哢嚓!“

那一掌,攜帶著毀滅一切的威勢,朝著郝雲狠狠的拍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