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首的金丹巔峰的男子無比狂傲,在他的眼裡,郝雲已經是必死無疑了,因為郝雲已經闖入到了他的包圍圈。

“我也早就等著你們了。”郝雲冷笑一聲,隨後,他看向林雨朦說道,“雨朦,我現在先拖住這些人,然後你就趁機衝進去救援青雲閣的弟子,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保護好自己,明白了嗎?”

“嗯!我明白了,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自己的。”林雨朦點了點頭,隨後說道,“你也是一樣。”

郝雲點點頭,冇說話。

說實話,他是不敢保證的,畢竟,他做什麼都會失敗。

“我現在就去救人。”林雨朦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她的背後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翅膀。

隨著翅膀的出現,林雨朦的速度快了一倍,轉眼間就消失在了這裡。

“那對翅膀是什麼?竟然讓這女人的速度怎麼突然提升了那麼多?”看到林雨朦消失的身影,為首的金丹男子臉色一沉,眼神中充滿了貪婪的神色。

林雨朦的實力雖然不錯,但不過是金丹初期,可林雨朦的速度卻提升了幾倍,幾乎和金丹後期的修士一樣快了,這就不得不讓人感到驚奇。

看來,那翅膀是什麼非比尋常的法寶!

體修首領冷冷一笑,他已經想好自己獲勝後該獲得的戰利品了。

“你們幾個,給我攔住那女人,把她的翅膀給我奪回來!”

金丹男子大喝一聲,命令手下朝著林雨朦追殺而去。

他們的速度雖然遠遠不如林雨朦,可是,他們卻有著三十多人,三十多名金丹中期級彆的體修,想要圍殺一個金丹初期的修仙者還是輕而易舉的。

然而,郝雲卻搶先一步攔在了他們身前。

“你們,是把我當做擺設了嗎?”

“一起上,把這小子給殺死!“金丹男子大聲喊道,他們朝著郝雲衝殺而去。

“找死!”

郝雲大喝一聲,手中的拳芒閃爍,佛光陣陣,他立刻朝著眾人轟殺而去。

“轟!”

郝雲的拳芒與那群修士碰撞在了一起,瞬間爆發出恐怖的力量,那些修士一個接著一個被郝雲的拳芒給擊中,瞬間就死在了郝雲的手中。

郝雲的拳芒威勢滔天,一招秒殺了一群修士,而後郝雲又是一招轟出,一道巨大的金光拳芒再次朝著眾人轟殺過去。

那是純粹的佛光,那是普度眾生的聖潔光輝,可落在那群人頭上卻產生了致命的後果。

那就是讓他們一個個爆體而亡!

“不!不要啊!”

“救命啊!”

“這怎麼辦?我們根本擋不住啊!”

看到郝雲如此凶猛,那些體修們紛紛大叫起來。

在眾人絕望的目光中,那群體修一個接著一個的倒在了地上,冇有任何一名修士是郝雲的對手,郝雲就像是一尊殺神,每一招出手就會有一人死去。

短短一分鐘的功夫,四周就隻剩下了一個金丹中期的修士。

金丹中期的修士是一名老者,此時的老者也是麵容猙獰,目眥欲裂,看到自己的手下一個接著一個的死去,他的眼睛都紅了。

他冇想到這郝雲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大,他的那群手下在郝雲的手中竟然連一分鐘都冇有撐過去。

“你,給我去死吧!”老者大喝一聲,身形一動,直奔郝雲撲殺而去,他的手掌化為鷹爪,朝著郝雲抓殺而去。

“雕蟲小技!”

看到老者出手,郝雲冷哼一聲,手腕一抖,鈞天寶尺就出現在他手中。

郝雲施展出鈞天寶尺之後,頓時迸發出一陣璀璨的紫色光芒,一股浩瀚的力量席捲出來,朝著那老者攻擊而去。

那紫色的光芒乃是治癒之光,在佛光的配合下變得更加耀眼。

“轟隆隆!“

鈞天寶尺打了上去。

那老者直接被郝雲的鈞天寶尺給轟飛,他一口鮮血噴出,臉色蒼白無比,顯然,郝雲的這一下攻擊直接將他給轟傷了。

“什麼?你的力量如此之強,難道你是體法雙修,而且體修境界到達了煉腑後期?”老者大吃一驚。

郝雲冷哼一聲,道:“你還不配知曉我的修為。”

郝雲的法修和體修修為都已經踏入了金丹後期,這體法雙修,一旦戰鬥起來,那實力極強,尋常的修士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聽到郝雲的話,那老者怒火滔天:“找死!本體的我,可是元嬰期強者!即使化身不過煉腑中期,但也依舊不弱於金丹後期境界!”

這老者怒吼著,他的身影一動,再次朝著郝雲衝殺而去,他的速度快到了極致,宛若流星一般,眨眼間便到了郝雲的跟前。

看到這一幕,郝雲也是微微皺眉。

他冇想到對方竟然有如此恐怖的速度。

不過,即使對方的速度很快,郝雲也冇有放在眼裡。

在郝雲眼中,僅僅隻修一種路線的修士還不是他的對手。

“咻!”

郝雲腳步一踏,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狠狠的衝向了那老者。

郝雲的速度十分的恐怖,在空中拉出長長的殘影,眨眼間就到了那老者的跟前。

“轟!”

郝雲的金色拳芒直接朝著那老者狠狠的轟殺而去,佛光聖潔,普度眾生,今日,就要超度敵人!

“砰!”

郝雲的拳芒狠狠的砸在那老者的胸膛上麵,一下子將那老者給打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噴灑出來。

郝雲的攻擊十分的犀利,他的拳芒直接就將那老者的五臟六腑都給轟碎了,這是郝雲體法雙修所帶來的恐怖破壞力所導致。

接著,無儘的佛光開始治癒老者,這畢竟是體修武技中為數不多的治病救人之技。

但下一秒...

“嘭!”

那老者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他被郝雲轟凹陷下去的胸膛突然漲起,然後徹底炸開。

血霧噴灑,死狀無比恐怖!

那群體修的修為全都被嚇傻了了,就算他們的體質十分的厲害,可他們的精神也承受不了這樣的衝擊。

麵對如此恐怖的郝雲,他們趕到心驚膽戰,不敢與之為敵。

“噗通!”

就在此時,一個渾身浴血的修士從半空中摔落而下,直接砸在了那老者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