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處前來襲擊他們的人中有金丹期的體修強者,看到郝雲的實力如此恐怖,他吸了一口冷氣。

“這個郝雲竟然這麼強!”

“我們不是他的對手,我們趕緊撤退吧!”

金丹期強者看到郝雲的實力之後,立即選擇了撤退。

其他的體修看到這裡,也知道繼續呆在這裡隻有死路一條。

隨後,這些體修紛紛朝著外麵衝去。

郝雲冷哼一聲,右拳再次揮舞而出,一個呼吸之間就擊斃了五六名修者。

“想走?冇有那麼容易,今天誰都彆想走!”郝雲冷喝一聲,身形瞬間移動,朝著前方追了出去,速度之快,讓其他的那些體修根本來不及逃跑。

他給自己貼了自己煉製的減速符咒,但結果卻是讓他的速度飆升。

再加上他本就是體法雙修,而且兩種路線都走到了金丹後期的地步。

要知道,現在的法修界,最強的境界就是金丹後期,而郝雲體法丟達到了最強,其實力肯定是遠遠的超過了這些普通的體修。

此刻郝雲的身體如同鬼魅一般,快速的穿梭在了那些體修強者之中,將這些人全部給殺死了。

那唯一的一個金丹境界體修也冇捱過郝雲一拳,被郝雲充滿了佛光的一拳給擊斃了。

接著,郝雲突然向前方殺去。

“我們也跟上去吧!”林雨朦見狀,立刻對著靜笙說道,隨後她們兩人一起跟在了後麵。

郝雲的身形快若閃電,眨眼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他的速度比起這些體修要快上許多倍,所以,很快就來到了前麵的戰場之中。

“殺。”

一聲怒吼,郝雲猛地撲入到了人群之中,拳頭狠狠的轟出,他每一拳下去都是一具屍體。

那都是一圈圈佛光,看上去聖潔無比,讓人感覺到心靈空靜,甚至連傷勢都有所好轉,靈氣的運行都通暢了起來。

可一旦這招出自郝雲之手,那它就變成了最恐怖的殺招。

普度眾生拳!

普度失敗,把敵人轟殺成醬!

“嘭嘭嘭!”

郝雲的拳頭宛如炮彈一樣,每一拳都是帶著恐怖的勁風,每一拳都閃耀著金色的佛光。

林雨朦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戰鬥,看著那些體修強者一個個慘死,她感覺自己的胃裡有一股嘔吐之意湧現出來。

她急忙閉上了嘴巴,強行忍住。

林雨朦和靜笙很快就來到了戰場之中,這個時候,那些體修強者紛紛朝著郝雲衝了過來,手中拿著兵器,朝著他劈砍而下。

“砰砰砰......”

拳影閃爍,郝雲的雙拳如同鐵錘一般狠狠的砸在了對方的胸口上,那些修士一個個被擊中了,紛紛噴灑鮮血。

接著,佛光普照,又將那修士的傷口治癒,但下一秒,他的身體就炸裂開來了。

“嘶~”

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盯著郝雲,眼神中充斥著驚訝和恐懼之色。

他們冇有想到郝雲的實力竟然這麼的強悍,更冇有想到他的武技這麼恐怖。

“轟隆隆!”

郝雲一拳將數十名修士擊殺,隨後朝著前麵衝殺而去。

“噗嗤!”

郝雲衝入人群之中,他手中的拳芒閃爍,瞬間擊中了一名修士,隨後一拳將對方轟飛出去,接著,佛光出現,又將這名修士給炸成了一團肉泥。

“這人太強了,一拳轟殺一名體修強者!”

“這招式太駭人了,居然有著爆炸效果!”

眾人看到郝雲展現出這種恐怖的實力,頓時感受到郝雲的強大,他們心生退意,不敢與郝雲為敵。

而就在此時,西北方突然升起了一枚信號彈。

郝雲一看立刻認出那是青雲閣的信號。

郝雲大喜:“果然,我青雲閣弟子還活著,雨朦,我們先去救援青雲閣的弟子。”

“好!”

郝雲帶著林雨朦迅速的朝著青雲閣弟子所在之地掠去,靜笙緊隨其後,她隱匿了自己的身形,似乎不想參與到這場戰鬥之中。

這也難怪,一方是體修,是她的同修,一方卻是命運之子所在的一方,她的確不好出手。

郝雲他們一路上遇到的體修全部都被郝雲給殺死了,這個時候的郝雲簡直就像是一個殺人魔王,所過之處,那些體修全都死於非命。

可偏偏他揮出的拳頭卻聖潔無比,充滿佛光,讓人感到正義凜然。

這種反差,讓人很是奇怪。

很快,林雨朦和郝雲就來到了青雲閣弟子的所在之地。

此時的青雲閣已經被包圍住了,四周全部是體修,密密麻麻,將整片區域都給圍住了,讓人難以穿行,而且還有一隊隊的修士從四麵八方圍攏過來。

在距離青雲閣百米遠的地方站立著一群黑衣蒙麪人,這些黑衣蒙麪人的實力都是金丹期,而為首的那名男子更是達到了金丹巔峰的境界。

靜笙小聲提醒:“那位就是暫時的代理聖君,也是指揮體修的首領!”

郝雲一眼看過去,發現這些體修的數量足足有著三百多人。

“看來,這裡就是所有的體修了。”郝雲深吸了一口氣。

他知道,接下來的一戰應該就是法修和體修的最終決戰了。

法修休養生息了八十多年。

體修埋藏潛伏了八十多年。

如今,終於展開了決戰。

法修如果輸了,那就一切都完了。

而體修如果輸了,那他們還有機會。

簡單來說就是,法修必須要不斷的獲勝才能夠翻盤。

體修可以輸很多次,而法修一次都不能輸!

這一戰,究竟哪一邊會獲勝,就要看雙方的修士如何展現自己強大的力量了。

郝雲來到了戰場,看到了無數正派修士,也看到了無數的體修。

他還看到了魏靈和杜淩菲,她們也在戰場中拚命殺敵。

除此之外,命運之子似乎也在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但在如此龐大的戰場之中,他們的力量雖然很關鍵,但卻不是真正的翻盤之機。

“所以,我來了!”

郝雲趕到戰場。

他體法雙修都是後期,如此實力,在這個世界最高修為就是金丹後期的情況下,他當之無愧是最強的!

“哈哈哈!郝雲,你終於來了,我早就等著你了!”

郝雲邁入戰場,隨後就被體修的首領給看到了,他猖狂地大笑,覺得自己天下無敵。

而郝雲很清楚,和首領這一戰。

‘我,避無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