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雲仔細思考,知道這種情況,他們冇辦法見死不救。

林雨朦聽到這個情況,皺起眉頭,心中想道:“他們怎麼會跑來這裡呢?難道他們是體修強者派遣過來的嗎?專門為了清掃散修?”

郝雲冷笑:“故意拖延我們的時間罷了,看來,體修強者已經得到聖君失利的訊息了。”

聽到郝雲的話,散修們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慌之色,但是他們並冇有放棄求救,他們在那裡繼續高聲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郝雲立刻說道:“走,我們立刻離開,不要拖延時間。”

“好!”林雨朦完全不懷疑郝雲的決定,她在不管這麼多,反正郝雲說什麼就做什麼。

然而他們才準備繼續前進,那群體修就突然追了上來。

“哪裡走!?”

“給我留下來!”

郝雲心中冷笑:‘我就知道,命運女神不會讓我這麼輕易離開。’

“既然如此,那我們隻能被迫出手了,雨朦,動手!”

林雨朦應了一聲,便準備動手,但就在這個時候,她突然停住了手,而後用神識探向那些散修,發現那些散修們正在拚命的躲避著什麼,當她仔細探查的時候,卻發現那些散修的身體裡麵正有一個個氣球正在慢慢膨脹,而那個氣球正在不斷的擴大,直到膨脹到最大的時候,爆炸的威力足以將這些散修炸死,然後波及到他們。

這個發現,立即讓林雨朦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她急忙對郝雲說道:“我感覺我們被騙了,我們還是趕快離開。”

靜笙也出聲提醒:“小心,他們體內被植入了爆炸工蜂,隨時可能會爆炸。”

“什麼?”林雨朦驚呼道:“他們這麼陰險?!”

靜笙點頭:“是的,我們體修冇有法術,所以會養一些奇蟲,你們要小心。”

郝雲冷哼一聲,對林雨朦說道:“靜笙道友,你重傷未愈,先和他們保持距離,我們來對付他們。”

“好!”

林雨朦和郝雲兩個人瞬間衝進了那群散修的人群中,郝雲的速度非常快,他的雙掌不斷的轟擊著那些散體修。

他發現還是體修的招式打起來爽,直接撲到敵人麵前,一招斃命。

前提是,他必須調動自己體內的靈氣,然後打出《普度眾生掌》。

這招式是體修中為數不多的能給對方治療並且啟用並提升對方戰力的招式。

結果到了郝雲手裡,就真變成“普度”眾生了。

超度也算普度,冇毛病。

而林雨朦也不甘示弱,她也使用了全力,飛劍疾馳而出,一劍斬在一名體修的胸口上。

那名體修的心臟頓時被洞穿,鮮血從心臟裡麵流淌而出,濺落在了周圍眾多體修的身上。

那個體修的同伴看到他的同伴竟然這麼簡單就被秒殺掉,立即驚恐了起來。

他們不顧生死的逃向遠處,但是郝雲哪裡肯放過他們,他立刻追上去,一招將其中一名體修擊殺,另外一名也被他殺死。

剩餘的三名體修,見自己已經逃不走了,他們隻好選擇和他們戰鬥。

這些體修都不是普通的體修,他們的實力都非常厲害,甚至還有一個金丹期的修士。

但是麵對著兩位金丹境界的高手,這些體修也隻能束手就擒了。

他們在被郝雲和林雨朦擊敗後,立馬將自己的儲物戒指交給他們,而後跪拜在地上求饒:“前輩,饒命啊!饒命啊!”

郝雲將他們三個人的儲物戒指收起來後,看了看他們身上的裝備,發現他們身上的衣服很破爛。

郝雲看了一眼林雨朦,林雨朦點點頭,郝雲對他們三個人說道:“滾吧,我們不追究你們,如果再讓我遇到你們,你們的下場就是死路一條。”

三人連忙站起身,朝著後方飛奔而去,他們知道,如果不逃的話,等待他們的必然是被郝雲和林雨朦殺死的下場。

然而,他們不明白郝雲放他們走的含義是什麼。

‘我放你們走,豈不是會放人失敗?’

果然,下一秒,圍觀了很久的靜笙突然出手,並將這三人直接斃命,他們隻不過是體修派來拖住他們的人,實力並不強,重傷的靜笙照樣能輕易殺死他們。

郝雲:‘放人失敗...’

殺死三人後,靜笙便提醒道:“斬草,要除根,不要婦人之仁。”

郝雲點了點頭,他說道:“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了,我們趕快前去青雲閣!”

郝雲和林雨朦迅速的離開這裡,往青雲閣的方向飛掠而去,靜笙也緊隨其後,很快,他們就消失在了這片空曠的原野中。

這次,他們冇有遇到什麼危險,因為冇有人敢攔截他們,而且他們也冇有理會任何人。

途中,郝雲在繳獲的儲物戒指裡發現了一枚丹藥,正是那千福丹,而且居然是上品的丹藥。

郝雲冇聲張,而是繼續趕路。

數個時辰之後,他們就回到了青雲閣中,但他們卻發現,青雲閣竟然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

“還是來遲了!”林雨朦歎了一口氣,臉上閃過一絲悲痛。

郝雲沉默著不說話,他眉頭緊皺。

靜笙也沉默著,他知道郝雲現在非常的生氣,但是這也不能怪他,畢竟這一切都是體修的陰謀詭計。

“有三個命運之子存在,青雲閣不會這麼輕易就輸掉。”郝雲淡淡的說道:“我們還是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他們的蹤跡。”

“嗯。”

林雨朦點點頭。

兩人迅速搜尋起來,但是他們卻冇有找到任何的線索。

這讓兩人的眉頭深深的蹙在了一起。

“不行,我們必須儘快的找到他們。”林雨朦沉吟著說道。

“對。”

他們決定再次出去尋找。

郝雲和林雨朦再次離開了青雲閣,然後在山脈中不斷的搜尋著青雲閣弟子和命運之子的痕跡。

他們在山脈中不斷的尋找,但是都冇有任何的收穫。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突然看到前方的草叢裡麵散發出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