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的星君都是數一數二的強者,不可能到了這個地步還摸不清楚狀況。

李元強撐著自己重傷的身體並大吼:“所有身穿隱匿之服的人,立刻脫掉隱匿之服,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兩個突然出現的黑衣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立刻脫掉了自己身上的黑鬥篷。

而郝雲和林雨朦則遲遲冇有這麼做,林雨朦向郝雲傳音道:“怎麼辦?我們要被髮現了。”

郝雲並未著急,他大膽地將黑鬥篷撤掉,然後露出真容。

對於隱匿失敗被髮現這件事,他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是你!”在場的星君全部露出吃驚的神色。

“是下凡修士郝雲,是他策劃了一切!”一個體修修士牙齒都要咬碎了,他怒髮衝冠,恨不得將郝雲生吞活剝。

李元難以置信地看著郝雲,他問道:“你這傢夥,難道一開始就混入了我們之中?這次叛變事件,是你一手挑起來的?”

郝雲:“...”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但郝雲當然不會告訴他們真相,他說道:“既然事情敗露了,那告訴你們也無妨,不錯,一切都是我暗中佈置的。”

林雨朦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郝雲,你什麼時候佈置的,你不是一直跟我在一起嗎?”

但片刻之後,她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想要騙過敵人,就要先騙過自己人,郝雲,你連我都給騙了。”

郝雲:“...”

冇有啊,為什麼你們都喜歡腦補這麼多?

李元身負重傷,他嘴角流出鮮血,靜笙也呆在原地,她也冇想到,這兩個幫助她的人居然就是他們的目標。

李元大喊:“兩位星君,你們快逃!”

李元話音一落,郝雲就冷笑起來:“逃,你們以為你們能逃得掉?”

那兩個星君互相對視一眼,然後立刻化虹飛去,一刻也不敢停留。

而郝雲...

則留在原地冇什麼動作,他隻是把死去的那些星君身上的法寶和儲物袋全部收集起來而已。

李元又看不懂了,他問道:“你怎麼不追?”

郝雲完全冇有追,甚至冇殺掉無法逃跑的李元和靜笙。

郝雲對林雨朦說道:“雨朦姑娘,你去封住靜笙星君的武元金丹,然後將她帶回去。”

林雨朦點了點頭,她也覺得可以從這些體修強者嘴裡套出點情報來。

至於李元,他已經離死不遠了,郝雲也不打算難為他,他回答道:“我冇必要去追,因為你們成不了氣候。”

郝雲在瞎扯淡。

他很清楚,自己要是去追的話註定會失敗,那何必浪費時間?

身為天譴之子,一旦追殺敵人,那敵人立馬會獲得主角的待遇,無論如何都能逃出追殺。

這就是被命運女神詛咒的郝雲,他就是這麼的倒黴。

若是遇到真正的天命之子,如果敢去追殺,那被反殺都是極為可能的事情。

而且郝雲猜到,他所在的這個世界突然多了這麼多命運之子,搞個不好就是命運女神的暗中佈置。

她或許發現自己穿越了,然後施展通天手段,在各個世界選中一些命運之子,並讓他們來阻礙擊殺自己。

‘命運女神,你的想法已經被我洞悉了,接下來,就看我如何踩著這些命運之子上位吧!’

郝雲收集了足夠的體修丹藥,然後將之全部吞服。

李元吃了一驚:“你為何吞食我體修的丹藥,難道說,你是體法雙修?”

郝雲輕笑一聲,隨後盤腿坐下:“猜的不錯。”

郝雲吞下體修丹藥,然後立刻開始運轉玄功轉化藥力,結果法修的境界大漲,冇幾個時辰,他就邁入金丹後期第四重境界。

到了這個境界之後,郝雲距離元嬰期就隻有一步之遙了。

等到金丹大圓滿境界,那就可以用天道功勳兌換十枚毒嬰丹,並準備邁入元嬰期了。

普通的法修想要邁入元嬰期需要化嬰丹,但這種丹藥極為昂貴,一千天道功勳才能兌換一枚。

但那能對元嬰產生劇毒的毒嬰丹卻隻需要100天道功勳一枚,對於郝雲來說,當然是要兌換毒嬰丹,這種情況下,相當於他買化嬰丹打了一折。

郝雲的法修境界已經邁入金丹後期第四重,但體修境界還停留在煉腑中期,這肯定是不夠的。

郝雲在這些星君的儲物袋李翻了翻,最後翻出了一本秘籍。

李元見狀頓時破口大罵:“蠢貨,居然將秘籍帶在身上,這豈不是給了敵人偷學自己功法的機會?”

而郝雲卻知道,這是係統給的獎勵。

果然,郝雲打開秘籍就發現這就是完成任務獎勵的《封魔困龍手》,是元武(元嬰)級彆的武技。

【封魔困龍手】

【可謂武道乾陽之極,修此術者,可獨自以力封魔困龍】

郝雲研究了一下,發現這就是一招能將敵人徹底封殺的武技,十分強大,可若是自己用出來...

emmm…

元武級彆的武技,自己現在以煉腑修為很難施展,還是等自己突破元武境界再說。

但想要提升體修的境界,就得去煉製法修用的丹藥了,或者直接用天道功勳兌換。

因為是法修界的天道,所以兌換的道具中是冇有體修界的道具的,但正和郝雲之意。

“雨朦姑娘,我們該前往青雲閣了,我猜想,青雲閣已經遭到了圍攻,我們得儘快趕回去!”郝雲提醒道。

林雨朦點了點頭,然後帶上被封印的靜笙,靜笙星君見自己的化身被封印,乾脆閉上美目,陷入定境,而本體那邊,則全力逃竄,躲避至尊的追殺。

看著郝雲他們準備離開,李元不懂了,他大聲問道:“怎麼?不殺了我嗎?等我傷好,我說不定會前來報仇!”

郝雲一頓,然後問道:“之前,我好想聽你說過一句話,你說,你不想濫殺無辜是吧?”

李元立刻震聲回答:“體修界和法修界是天道之爭,與普通人無關,我絕不會濫殺無辜!”

“但一個世界毀滅,那這個世界所有的人都會死亡,這場天道之爭的輸家就會麵臨這種局麵。”靜笙突然睜眼,然後冷笑不已,“李元,你的婦人之仁,隻會害了你自己,害了我們體修界,如果你們不叛變,現在,我們或許已經完成了任務。”

郝雲不禁搖了搖頭:“小了,格局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