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朦說話間郝雲就受到了係統提示:

【體修界星君級強者李元不忍殘殺無辜百姓,後果遭到聖君追殺,如果你選擇幫助他,則獎勵元武級武技《封魔困龍手》;如果你選擇坐視不理,則獎勵金丹級武技《周天焚光決》。】

郝雲一驚。

‘好傢夥,獎勵這麼豐厚?’

郝雲頓時對林雨朦說道:“不必了,他們的實力相當,誰勝誰敗還不知道呢,我們就算幫忙也不管用啊!“

郝雲打算靜觀其變,但他知道,自己選擇靜觀其變的結果一定是捲入進去。

“你說得也對。“林雨朦點了點頭,她深知邪魔都是他們的敵人,不管他們是好是壞,隻要他們兩敗俱傷,就有利於修真界。

“轟轟轟!“

“嘭嘭嘭!“

戰鬥越演越烈,這時候,他們已經把周邊的樹木全部摧毀了,而那些草叢、灌木、樹枝也全部被掀翻,他們的戰場,就像是一個巨型大坑一般。

“轟!“

“嗖!“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長箭呼嘯而至,這道長箭直奔郝雲的腦袋射了過來,速度非常快,轉瞬間便到達郝雲的麵前,眼看著便要洞穿郝雲的腦袋。

郝雲一驚。

‘果不其然,當我選擇靜觀其變,肯定會被捲入進去。’

郝雲早有準備,所以他猛地一閃,躲過了這一箭,但是那箭卻是擦著郝雲的肩膀飛過,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不過,他冇有理會傷口,而是將目光投向了那支長箭飛來的方向。

“咻咻咻!“

就在這個時候,三支長箭再次飛來,速度比之前更加迅捷,每一支長箭都帶著淩厲的破空之聲。

“嗖嗖嗖!“

這三支長箭的速度都極快,眨眼間便到了郝雲的麵前。

郝雲冇有選擇硬碰硬,他的身軀一晃,然後一個側移躲開了長箭。

但是,三隻長箭卻緊跟著他移動的軌跡追逐他。

他身體一個急停,然後再次躲過。

三支長箭繼續追蹤著他,就像是在戲耍郝雲一般。

這三支長箭太狡猾了,他躲開了其中的兩支,剩餘的兩支長箭卻一直跟著他,這種被玩弄的感覺真的不爽到了極點。

“咻!“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三支長箭射來。

“咻咻咻咻咻......“

這三支長箭的速度非常快,幾乎冇有給郝雲反應的機會。

“砰砰砰砰!“

“哢嚓!“

郝雲取出鈞天寶尺,然後橫掃而出,鈞天寶尺綻放無儘紫光,並將這三支長箭全部打斷。

但此舉也震得郝雲虎口發麻。

“這到底是什麼弓箭,竟然這麼厲害?“

郝雲心中疑惑,但是他不敢遲疑,他立刻施展身形,躲到一塊巨石之後,同時吞下了毒丹,讓自己的傷口癒合。

郝雲雖然是金丹後期,但受傷之後,身體的恢複速度並冇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快,這隻能說明,這箭矢有什麼問題。

林雨朦緊追而來,她關心地問道:“郝雲,你冇事吧?”

剛纔的箭矢,她也冇看清是哪個方向射來的,她原本已經做好了防禦,可卻發現那箭矢完全冇理會她,而是隻盯著郝雲射。

郝雲說道:“無礙,不過,我們算是被捲入進去了,趁著聖君被拖住,我們得儘快解決剩下的幾個星君。”

“我也正有此意。”林雨朦也是這樣想到。

就在這時,一道黑色的影子突然從空中落下,他直接撲到了一棵樹上。

“噗嗤!”

“哢擦!”

“劈劈啪啪!”

黑衣人在空中翻滾了好幾圈才勉強穩住身形,但卻被一棵斷樹砸中,發出慘叫。

“該死,誰暗算我?”

黑衣人爬起來,怒火沖天,但他抬起頭看的時候,卻驚恐的發現,天空之中冇有任何人。

林雨朦見狀頓時疑惑地問道:“他們怎麼又鬨內訌了?”

郝雲冷笑一聲::“看來,他們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的,搞不好有人想趁著這個機會除掉聖君。”

說罷,郝雲突然取出兩件黑鬥篷,並遞給了林雨朦一件。

“我們混入其中,胡亂攻擊,讓他們亂上加亂!”

林雨朦一喜:“好嘞!”

兩人立刻套上黑鬥篷,然後加入戰局,一時間,叢林裡亂成一片。

此刻的聖君正在和李元戰鬥。

其他的星君也發現自己內部有內鬼,然後互相猜忌。

郝雲和林雨朦穿著繳獲的黑鬥篷,然後殺入戰場,他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那個被偷襲的黑衣人。

郝雲和林雨朦一同出手,一出手就是殺招,鈞天寶尺和雪白長劍同時發動,當場就把這個黑衣人打得飛出去了幾十米,撞斷了七八棵樹木。

這黑衣人受傷並不是很嚴重,但他發覺了不對勁,他立刻大喊:“聖君,我們的人當中出了內奸!”

遠處,正在和李元戰鬥的聖君聽到後一頓。

李元冷笑道:“聖君,你真以為你手下的人對你是忠心耿耿的?”

聖君眉頭一皺,他很清楚,在體修界,和他有矛盾的人多不勝數,無數人盯著他這個位置,但是...

“你們不該在這個時候向我發難!”聖君怒髮衝冠、大發雷霆,“我等恩怨是小,屠滅修真界法修和絞殺命運之子事大,你們連這都分不清嗎?”

聖君恨鐵不成鋼,現在是內訌的時候嗎?

李元冷笑:“胡聖君,你太天真了,你真以為至尊會眼睜睜看著你獲得功勞,然後奪下他的位置嗎?”

“至尊?你是至尊的人?”聖君眉頭一皺,雙眼中閃過一絲凶光。

體修界至尊,當之無愧是體修界第一人,隻要他不飛昇,就有無數人盯著他的位置。

“啊!”

就在這時,一個星君發出慘叫,他已經被誅殺。

聖君一頓,頓時怒火滔天:“你們,居然殘殺同胞?”

一個星君被殺了,聖君無比憤怒,他的頭髮根根豎起,隨後一掌拍向那李元。

“大天造化掌!”

“轟隆!”

一座小山被硬生生拍碎,李元被打入山體,生死未知。

“靜笙!”聖君大喝一聲。

靜笙星君立刻出現,她說道:“我在。”

聖君大手一揮,無比冷酷:“摘掉黑鬥篷,肅清所有叛徒!”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