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萬鈞雷霆落下,又劈到了郝雲頭上。

葉辰急得不行,再劈下去,我的雷劫就劈完了。

金丹期的雷劫,本來就冇多少道。

‘我的殺局,我的翻盤之機要冇了!’

葉辰瘋狂前奔跑,帶著雷劫一同向前轉移,結果更多的人被捲了進來。

原因是黑衣人派出了更多的魔教中人,這群人的加入,讓雷劫變得更加強大。

這幾人也懵逼了。

他們被黑衣人強逼著吃下了食腦蟲,如果不聽從命令就會死亡,所以他們隻能進入赤炎火山,隻能來這裡搏一搏。

結果,給播到雷劫裡了。

我命苦啊!

這群魔教中人全都在哀嚎,他們的魔教纔剛被滅掉,結果又被邪魔給抓住,被植入食腦蟲,現在又碰到雷劫?

我才築基期的修為,而這可是金丹期的雷劫啊!

無儘雷劫,萬丈紫電,雷劫範圍內每多一個人,就多一道雷劫,多一道閃電。

郝雲發現劫雲在向自己靠近,他立刻就開始往山下跑,結果又是一道紫雷落下,劈得郝雲齜牙咧嘴。

但是...

好爽!

郝雲直接突破鍛骨後期,這紫雷摧毀了他的身體,但卻又奇蹟般地讓其複原,而且修為更進一步。

至於那幾個誤入雷劫的魔教中人,第一道雷落下就將他們劈得形神俱滅。

然而郝雲越是跑,那葉辰就越是追。

葉辰是真的懵了,這雷劫怎麼就不劈我?

剛纔劫雲一口氣劈了七道雷,結果一道都冇劈到他頭上。

你妹的,牛我的雷劫就算了,你還不止來一個?還讓我在旁邊看著?

葉辰怒了,他直追郝雲而來,郝雲越是跑,他就越是追。

陣法外,兩個體修強者也愣住了,他們看到了那劫雲紫芒芒一片,明明隔得很遠,但卻有著窒息的感覺,讓人顫栗不已。

“這小子...他要引動雷劫滅殺我們!”黑衣人大怒,“該死的天命之子!”

引動雷劫滅殺敵人,這種事也隻有天命之子能做到了。

畢竟彆的修士渡劫都要小心又小心,準備又準備,怎麼可能雷劫來了還亂跑。

但他們不知道,葉辰一道雷也冇捱到。

“啊!”

撕心裂肺的聲音傳出,陣法之外的幾個魔教中人徹底灰飛煙滅。

整個陣法也瞬間破碎。

靜笙當場取出飛梭,然後飛速逃離此處,她說道:“如果配合火山爆發,倒是有可能陰得我,可惜,劫雲已經暴露,以你的速度,是追不上我的!”

說完,靜笙立馬想到,肯定是有人驚動了藏起來的葉辰,從而才提前引動雷劫。

靜笙頓時笑了起來:“肯定是那小子。”

另外一個體修大佬追了上來:“你在說誰?”

靜笙頓時消去了笑容,她說道:“當然是我派出去的那個魔教中人,他若是不死,我或許會考慮收他為記名弟子。”

那黑衣人難以置信:“什麼?你要收這個世界的人為弟子?你瘋了吧,這個世界的人,全都得死!”

靜笙冷笑:“你,不懂。”

“哼!”黑衣人冷笑一聲,“那種雷劫之下,我看他也活不了,等雷劫過去,再找那小子的麻煩。”

“找我麻煩,你們還是先考慮自己吧!”就在他們說話間,葉辰突然就追了上來。

兩個體修強者大驚:“你怎麼這麼快?”

緊跟其後的郝雲:“...”

郝雲也冇做啥,就是對著葉辰施展了一招寒霜劍氣,這招冇什麼用,就隻是能減慢敵人的速度,結果...

葉辰的速度飆升,頃刻間就追上了兩人。

當然,這其中也有兩個體修強者疏忽大意冇有使用遁法的原因。

“給我下來吧!”

在兩人被籠罩在劫雲裡的瞬間,萬丈雷劫便落了下來,兩個金丹後期級彆的強者加入渡劫,當場就把雷劫提升到了無比恐怖的地步。

紫電連天,無儘雷霆落下,無數山脈被雷火燒的寸草不生。

“啊,該死的葉辰,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淒厲的叫聲在雷海中消逝,所有魔教中人都在這雷劫之下灰飛煙滅了。

“你們這些魔教中人,人人得而誅之,死在我手下,算你們命不錯了。”葉晨冷笑一聲,隨後看向了那兩個體修強者。

郝雲大喝:“哪裡逃?”

他追了上來,但一道紫色神雷從天而降,直接將他劈到地底下去了。

郝雲全身焦黑,被雷打得外焦裡焦,但他的身體正在快速的回覆生機,而且體質不斷增強。

其他人都以為他死了,殊不知他正在瘋狂提升自己的境界。

黑衣人感歎不已:“真不愧是天命之子,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而且想出用雷劫來對付我們,隻能說,你這樣的天命之子死了可惜了。”

黑衣人突然拿出一尊寶塔,刹那間,天地變色,恐怖的魔氣升騰而起,讓葉辰感到駭然。

紫色神雷突然從天而降,但黑衣人一扔寶塔就將神雷給擋了下來。

靜笙也取出一把寶劍,寶劍升空,擊破紫雷。

“僅僅雷劫,還不夠!”兩個黑衣人說完就突然殺向葉辰。

葉辰難以置信:“雷劫都奈何不了你們?”

“我們可是元武強者的化身,你的肉身能擋住天雷,我們就不能?”

大家都是強者,真以為雷劫就能擋得住我們?

葉辰取出青銅古鼎,此時此刻,他唯有一戰。

古鼎散發紫色光輝,如深淵,如浩海。

黑衣人大喜:“天命之子的好東西,就讓我笑納吧。”

說著,這黑衣人就要伸手來奪。

可在這瞬間,萬丈紫雷突然落下,然後劈在了郝雲身上。

郝雲:“...”

我裝死都不行?

裝死失敗,神雷又劈郝雲。

但也是這瞬間,郝雲的氣息突然暴漲,隨後散發出了煉腑境界的恐怖氣息,而同一時間,天地間再度凝聚劫雲。

郝雲,居然也要渡劫了!

他的這具化身,一天之內遭遇兩個天命之子,然後直接從凡人邁入到煉腑也即是金丹境界!

劫雲之上,再現劫雲。

紫芒連天,極光閃爍,萬丈雷霆,狂暴怒吼。

兩個體修界來的體修此刻終於露出了驚容。

“雙雷劫?”

葉辰大喜:“一個雷劫你們不怕,兩個雷劫呢?”

葉辰放開所有氣息,天地間突然被雷劫的氣息籠罩,百裡之外都能感受到這股恐怖的氣息。

靜笙怒罵道:“該死的天命之子,天道為了保你,居然不惜強行提升他人的境界,然後引發雙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