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丹期開始,修士突破就需要渡劫,這是天道對修士的考驗,如果成功渡過,就會有好處。

當然,像郝雲這種結出天道金丹的人就不需要渡劫。

“不愧是天命之子,在被各路大佬包圍的時候,他居然渡劫了。”郝雲嘖嘖稱奇,天命之子的命格果然不一般,連老天爺都在幫他,和自己的情況簡直是截然相反。

郝雲在穿越前就遇到過這種人,運氣好到出門撿錢,抽獎必中,賣飲料遇到再來一瓶都是小意思了,最牛的是,明明是自己疏忽大意忘帶錢包,那天卻有人請吃飯;明明是自己冇複習,老師卻突然宣佈開卷考;明明冇做好麵試的準備,結果其他麵試者出車禍冇來成。

天命之子,就算自己不努力,天上的餡餅也會砸中他們。

而像郝雲這樣的,就不一樣了,分明把一切都想到了,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可最後還是因為偶然的原因失敗了。

人算有儘,人不可能把一切都算明白,成功永遠都是一個概率問題,所以成功要看運氣。

郝雲繼續深入,熱浪不斷襲來,火幕一陣陣出現,火焰的顏色越來越深。

但郝雲卻覺得很舒服,整具身體都在發生蛻變,彷彿是一具正在被煉製的法寶。

所謂體修,便是將身體練成法寶。

因為郝雲被命運詛咒,化身天譴之子,做什麼都會失敗,但這卻也是反方向的成功。

‘身為天譴之子的好處大概就是不會遭人嫉妒吧,天命之子雖然厲害,但還是會被各種人迫害。’

郝雲很清楚,人們最恨的事情就是不公,貧富的懸殊、地位的高低都會引起人們的不滿,所以就會遭之打擊報複。

但,貧富和地位是可以改變的,而命運卻改變不了。

因此,人們對天命之子的態度大多都是得不到我就毀掉。

但郝雲不同,郝雲完全不嫉妒天命之子,他隻希望有個普通人的命格就行了。

‘要求不高,不必坐享其成,隻需要我努力一分,收穫能有一分就可以,不,有半分也行,實在不行有十分之一也可以。’

十倍努力,能獲得一分收穫,如此,郝雲便能滿足了。

但誰知道這也不行呢?

以前郝雲很絕望,現在他想明白了。

‘該死的命運女神!你等著,我絕對要乾翻你。’

現在郝雲有目標了,他發誓要解除詛咒,然後向命運女神複仇。

照妖鏡還在心裡感慨:‘魏獲啊,我覺得你纔是命運之子啊,不...不對,你這是命運之神,是命運女神的老相好吧,否則不應該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啊。’

如果知道照妖鏡這樣想,郝雲大概會說:照妖鏡,你,不懂。

奔走數百米,郝雲便已經來到半山腰上,這裡寸草不生,也冇有巨石,根本冇有躲避的地方,在山頂上,劫雲正在凝聚,似乎是天命之子的劫雲。

郝雲看向山頂,那裡黑雲凝聚,硫磺霧氣無比濃鬱,根本看不清誰在裡麵。

照妖鏡勸說道:“對方正在渡劫,我勸你還是不要靠近,否則被天劫波及的,對方正在渡金丹天劫,雷劫的威力很強,你若是踏入,雷劫的威力會繼續提升,到時候你們兩個都要遭殃。”

郝雲大喜:“還有這種好事?”

說罷,郝雲直奔那劫雲而去。

照妖鏡:???

郝雲又一次給他整不會了。

照妖鏡看不懂郝雲的行為,你說郝雲是去幫天命之子吧,可他卻總是去害那些天命之子,巴不得置之死地。

可你說郝雲是去害這些天命之子吧,他卻每次都幫助天命之子進階,而且順利逃出體修強者的圍追堵截。

摸不透,真的摸不透。

郝雲越往裡走,火焰的顏色越深。

等來到山頂,火焰的顏色已經變成了赤紅色。

恐怖的高溫襲來,一些巨石直接燒得裂開,郝雲的皮膚都要燒得裂開了,他立刻吞下了十香軟筋散、弱體丸、虛弱丹,甚至還點上了迷香。

各種丹藥的加持下,郝雲的皮膚恢複,體質更上一層樓,若非他想去雷劫裡看看,可能他就要坐在這裡好好修煉了。

“體修的計劃似乎被葉辰探聽到了啊,到時候火山和雷劫一起爆發,恐怕那些個體修強者的化身都得殞命在這裡。”

郝雲砸了砸嘴,發覺這葉辰在佈一個大局,他不是逃無可逃,而是要坑殺這些強者。

“比姓石那小屁孩強了不止一點半點。”

郝雲大步向前,直接邁入劫雲範圍內,隨後整個天劫的劫雲又濃密了幾分,一股恐怖的威壓散發而出,壓迫的人喘不過氣來。

照妖鏡立馬施展法術,它說道:“我不知道你要做什麼,但我可以為你遮蔽天機,再加上你有天道庇佑,天劫的雷應該暫時劈不到你頭上來。”

“轟!”

照妖鏡話語剛落,一道粗大的紫色雷霆突然從天而降。

紫色神雷貫穿天地,刹那間劈在郝雲頭上,把他劈得飛出去了十幾米。

郝雲:“...”

照妖鏡,你真的不懂。

照妖鏡目瞪口呆:“怎麼回事,我的法術怎麼失敗了?”

天劫本來還在準備階段,照妖鏡一施法,天劫就給郝雲來了一下。

正在渡劫的葉辰都懵了。

啥情況?

怎麼天劫不劈我?

這是誰的天劫?

但被雷劈過之後,郝雲卻感覺前所未有的好,雖然被劈了個外焦裡嫩,但體質卻大幅度增強。

照妖鏡很鬱悶:“我的法術出錯了,我立馬停下。”

“不,不要停!”

郝雲出聲阻止。

照妖鏡又懵了:‘怎麼,你有抖M傾向?’

但作為郝雲的本命法寶,它雖然不理解,但很聽話。

照妖鏡繼續施法,結果又一道紫色的雷霆從天而降,光芒熾盛,粗大而恐怖,直接劈得郝雲頭髮一根根豎起。

“爽!”郝雲吐出一口黑氣。

照妖鏡這會懂了,他驚訝出聲:“你這是...用彆人的雷劫來錘鍊自己的肉身?”

葉辰更懵了,他站了起來,然後朝被雷劈的方向走了過來,他今天就要看看,是誰牛(純愛)了他的天劫。

天劫你都要搶是吧?

而且還夫目前犯。

當著我麵牛我的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