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隻有照妖鏡知道真相,它看到郝雲對這個世界的天道使用了毀滅之種。

結果郝雲不僅冇死,還收穫了身外化身,不僅冇把天道摧毀,反而讓修補了天道。

照妖鏡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不對,它就冇有腦子。

郝雲握了握拳頭,現在這感覺太好了。

天道獎勵落下,直接給了他一萬五千點天道功勳,隨後更是讓他直接邁入了金丹期境界,連天劫都省了。

郝雲內觀丹田,發現金丹上佈滿道紋,這似乎不是普通金丹,而是天道金丹。

郝雲咂咂嘴,這誰能想得到呢?

人到金丹,壽命增加,實力大漲。

郝雲一腳踢碎那第三個寶箱,隨後一張金色的符紙就掉了出來。

四層立刻傳來了照妖鏡的聲音:“那是破界符,等異界通道開啟,你可以憑藉那張符前往彆的異界,並且不受對方法則的壓製,但你隻有十天的時間,十天之後你就必須要回來。”

郝雲將破界符收入囊中,他來到四層,對照妖鏡說道:“你知道的東西似乎不少。”

照妖鏡得意起來:“那是當然,我已經在這世間存在了幾千年,我的眼睛能看透世間一切,當然懂很多。”

郝雲走了過來,將手放在照妖鏡上,然後一用力...

照妖鏡紋絲不動。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照妖鏡紋絲不動,它冷笑起來,“我可是化神期修士煉製的本命法寶啊,你想帶走我,怎麼可能?”

郝雲直接溝通天道商場,並直接用一萬點天道功勳兌換了一件本命法寶。

然而,似乎並冇有發生什麼。

郝雲繼續等待,那照妖鏡發生了一點變化,它的鏡麵上出現了一張人臉,人臉上的表情一開始是不屑,但慢慢的卻變成疑惑。

直到郝雲鬆手,它突然喊了起來:“等會兒,彆鬆手!”

郝雲問道:“你被摸上癮了是吧?”

照妖鏡覺得不對勁,它不說話,而是凝聚一道強光,直接穿透郝雲的身軀,照在了他的靈魂之上。

隨後,照妖鏡就發現郝雲靈魂裡有一道符咒,它大驚失色!

“什麼,竟然是主人留下的符咒,你為什麼會有這道符咒?”

郝雲不答,他說道:“既然帶不走,那我就先離開了,接下來等著我處理的事情堆積如山呢!”

白熊立刻滾了過來,然後對著郝雲露出一副憨態可掬的表情。

白熊的意思很明顯:大佬,帶我走吧。

郝雲大手一揮:“我們走!”

“等等!”照妖鏡突然自己跟了上來,他喊道,“小子,快告訴我,你身體內的符咒是怎麼回事?是誰給你留的?”

郝雲一攤手:“我怎麼知道呢?”

他是真不知道。

說完,郝雲就要離開,頭也不回。

照妖鏡卻急了,它大喊道:“等等,你等等,我這幾千年來看到了很多的生死離彆,其中有很多重要的情報,你一定用得上的!”

郝雲搖了搖頭:“不行,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帶著你這樣的本命法寶到處走是很危險滴,還是算了。”

眼看郝雲就要走出尖塔,照妖鏡急不可耐,它大喊:“等一下,小子,你滴血認主,讓我成為你的本命法寶,如此,憑藉你現在金丹期的修為,足以橫掃這片大陸一切高手!”

照妖鏡來到郝雲身邊,它苦苦哀求。

‘你就收下我吧!’

郝雲撓了撓頭:“好吧,身為本命法寶,你應該很強吧?”

郝雲刺破手指,將一滴富含靈氣的血液滴在了這麵鏡子上。

一萬天道功勳,就幫助郝雲牛(純愛)到了這件本命法寶。

照妖鏡渾身一震,它感受到了澎湃的靈氣和天道的認可,這小子,果然不簡單。

“你放心,既然是本命法寶,那威力自然不容小覷,而且我不會使用你的靈力,我自己可以修煉,可以存儲靈力,可以自己與敵人交戰。”

郝雲聽後看了白熊一眼,他想到:這不等於是養了一隻戰寵?

發現郝雲在看自己,白熊立刻露出一副討好的表情。

‘求大佬帶!’

“好,該拿的東西我已經拿到,我們就此返回吧,照妖鏡,帶路,我們先與岸邊的魏靈一行人彙合。”

‘又得了一個帶路神器,不錯,真不錯。’

郝雲直接對照妖鏡下令,但照妖鏡卻露出驚訝的表情:“什麼,你讓一件本命法寶給你帶路?”

照妖鏡嘴上這麼說,但身體卻很誠實,它還是乖乖去帶路了。

郝雲嘀咕了一句:“感覺,不如孫起導航。”

一路上,郝雲有很多問題,他一一提出。

“這尖塔是怎麼回事?”

照妖鏡回答:“這是我的主人留下的遺蹟,裡麵藏有元嬰期修士都需要的各種獎勵,等你實力更強些可以來探索。”

郝雲又問:“異界入侵又是什麼情況?”

照妖鏡回答:“你不懂,每隔百年,異界通道都會打開,相近的兩個世界就會被通道連通,雙方世界的修士便可以入侵鄰近的世界,從而獲得天道獎勵,直到其中一個世界消亡,則另一個世界晉級。”

“嘶~”

郝雲聽出了這其中的殘酷,這居然是淘汰製,輸掉的世界會徹底被消滅。

照妖鏡繼續說道:“不過你不必擔心,因為想要入侵其他世界,必須要有破界符,否則會被世界法則壓製,實力拿不出十分不之一。”

“破界符要從哪裡得到?”郝雲問道。

“等你元嬰期之後再回到遺蹟裡自然能得到。”

郝雲又問:“化神之後便能飛昇嗎?”

照妖鏡回答:“化神後期便能飛昇靈界,這個世界如何便與你無關了。”

這次,照妖鏡有了計劃,他打算輔助郝雲,然後隨他一同飛昇靈界,這次,它說什麼也不留下了。

在照妖鏡的帶路下,他們成功回到了岸邊。

看到那白熊踏水而來,二哈第一個不服,它立刻嚎叫了起來。

“嗷嗚!”

但發現對方是金丹期的妖獸後,二哈立馬慫了,它頓時趴在了地上。

白熊看到二哈,頓時如同發現了親兄弟一樣,它走了過來,抬起巨大的熊掌拍了拍二哈的肩膀。

‘兄弟好啊!’

一熊一狗組成了狗熊組合。

而杜淩菲和魏靈兩女則是驚呆了,她們驚奇地問道:“剛纔天道降下祥瑞,各地出現了異象,難不成,是郝長老你修補天道成功了嗎?”

照妖鏡已經隱匿了起來,它不打算在普通人麵前露出自己的麵目。

郝雲說道:“不錯,天道已經被我修補了,不僅如此,我還在遺蹟內得到了一個重要的情報,急需和三大掌門溝通。”

“哦,是什麼情報?”

郝雲話語剛落,一道紫光突然從天邊疾馳而來,並且射向了郝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