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打開寶箱,郝雲就被寶箱內綻放出的金色光芒閃花了眼。

但等光芒消退,郝雲看到的卻是一張薄薄的金箔。

“咦?怎麼是一張金紙?”

郝雲把這張金箔拿了起來,隨後發現上麵記載著五種丹藥的煉製方法,仔細一看郝雲才發現,這些居然都是上品丹藥的煉製方法,而且都是金丹期才能服用的丹藥。

丹藥界,也分為上中下三個品級,這是人力能煉製而出的丹藥,而仙品丹藥則是隻會出現在天道獎勵之中。

郝雲吃驚了,五種上品丹藥的煉製,這...

對我冇用啊。

五種丹藥都是增益型的丹藥,有吃下去能獲得大量修為的龍靈丹,有能增加邁入元嬰期機率的結嬰丹,有增強體質的鍛體丹,等等,總而言之,對郝雲用處不斷。

可就在檢視一種名為雷鳴丹的時候,郝雲意外的發現,這雷鳴丹所需要的主藥居然就是雷鳴獸的內丹,而這內丹郝雲已經得到了,就是那不斷散發出雷電之力的丹藥。

郝雲仔細檢視,發現丹方上寫著:

“雷鳴丹,能提升大量修為,而且大幅度增強體質,需要用雷鳴丹作為主藥來煉製,但注意,雷鳴丹千萬不可直接吞服,必須使用秘法抽出其雷霆之力,若是直接吞服,就算是金丹期也會直接斃命!”

其他郝雲都冇在意,他關注的是“直接斃命”這四個字。

“換句話說,雷鳴丹就算非常恐怖的毒藥嘍?”

郝雲發現自己發現了華點。

他立刻取出了那雷鳴獸內丹,那內丹呈現紫色,內部蘊含著強大的雷霆之力,郝雲一摸就被那雷霆之力給電了個正著。

“劈裡啪啦!”

僅僅是逸散而出的雷霆之力就把郝雲電得頭髮根根豎起。

可郝雲非但冇有感覺痛苦,反而還露出一副很舒服的表情:

“爽啊!”

“這就是觸電的感jio?”

郝雲突然覺得好爽,在這雷霆之力的電擊之下,他非但冇有受傷,而且體質還略有增加。

“看來,我非但不能把這內的裡的雷霆之力抽出來,還要趁著內的內含強大雷霆之力的時候直接吞服。”

郝雲直接拿起這雷鳴內丹,雷霆之力不斷傳出,電得郝雲雙手酥麻不已。

“我必須得快速提升境界,否則就冇實力去探索更上層的遠古遺蹟之塔了,更高層的地方肯定有更好的東西。”

單單是看著這顆不斷散發雷霆的內丹,郝雲就知道,就算是一個金丹期修士來了也不敢直接吞服。

但郝雲隻是猶豫了一秒鐘,就將這枚內鬥吞服了下去。

下一秒,無匹的雷霆之力就瞬間在郝雲身體內炸開了。

那狂暴的雷霆之力差點讓郝雲直接見到自己的老祖宗了,到時候就又要托關係給他重生了。

但好在是,命運女神的詛咒比這雷鳴獸的內丹更勝一籌,或者說,命運女神的詛咒是真的穩。

無儘的雷霆之力爆發,並且幾乎要殺死郝雲,燒儘他的靈魂。

可詛咒還是觸發了。

被電死失敗,雷霆之力護佑我身。

無數雷霆之力開始圍著郝雲的經脈奔走,本來是能摧毀一切的雷霆之力,可卻拚了命地強化郝雲的身軀和經脈,這讓他的體質變得更加強大,幾乎等同於體修修煉到了築基後期。

更恐怖的是,海量的靈氣湧入郝雲體內,幾乎要撐爆他的丹田。

郝雲立刻取出所有的仙品散功丹,然後立刻吞服了下去,這剩下的所有仙品散功丹立刻發揮出了它強大的作用。

那無儘的海量的靈氣被瞬間吸收,郝雲的境界瞬間變成了凡人。

可在下一秒,那被無限壓縮的靈氣又化作了靈丹被吐了出來。

郝雲,竟然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內突破築基後期,而且連破三重,直接邁入築基後期三重境界。

他體內的靈液已經全部被壓縮成靈丹,隻差一步就能突破到金丹期。

這速度,說出去能嚇死人,但郝雲毫不意外。

命運女神的詛咒非常恐怖,郝雲修煉散功**,本來是散功的卻變成增強修為,他吞下仙品的散功丹,本來一顆就足以將一個築基期一生的苦修化為烏有,可郝雲卻反而將靈液凝固為靈丹。

這命運女神的詛咒太霸道了。

如果郝雲不來到這個世界,那恐怕真有可能會讓他們郝家斷絕血脈,就此絕種,甚至連祖祖輩輩積累下來的基業都會毀之一旦。

但,我還活著!

郝雲站了起來,全身雷電纏繞,頭髮根根豎起。

隻要我還活著,那我就要想儘一切方法變強,然後站在命運女神麵前,親手打破這個詛咒!

郝雲再次邁入遠古遺蹟尖塔的第三層,隨後,他就看到那白色妖熊已經徹底將石像傀儡摧毀,但它自己也受傷不輕。

隨後,這白熊就發現自己的寶箱被摸了,這頓時讓它怒不可遏,在郝雲來到第三層的瞬間,它就大吼一聲,打算與這個小偷拚命。

但看到那雷電纏繞的郝雲,它頓時焉了。

郝雲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威壓太強了,主要是那雷電纏身的樣子也很唬人。

郝雲則很清楚自己這個狀態持續不了多久,所以他不做停留,而是直奔第四層而去。

第四層的陣法非常牢固,上麵有流光散發而出。

郝雲直接出手,他一拳轟出,這第三層都在震動。

白熊立馬縮了縮脖子,它才和石像傀儡大戰過,身上有傷不敢再動武。

那陣法非常穩固,治癒力很強。

郝雲又是一拳轟出,但這一拳並不強,而是軟綿綿的,觸碰到陣法的瞬間就立刻輸送進去了大量靈力。

下一刻,獲得大量能力的陣法變得更加強大,但這種增幅隻持續了一瞬,下一瞬,整個陣法直接被撐得爆炸。

白熊目瞪熊呆。

還能這樣?

陣法爆炸,整個第三層地動山搖,但卻冇有動搖郝雲半分。

郝雲大步流星,直奔第四層而去。

白熊很好奇,它立馬跟了上來,隨後就看到了耀眼的白光。

在那耀眼的白光中央似乎有什麼東西,白熊仔細看過去,發現是一麵鏡子。

那麵鏡子射出白光,照在了郝雲和白熊身上,隨後就如同最強的X射線般將郝雲和白熊的五臟六腑照了個清清楚楚。

把他們身上所攜帶的任何武器,任何法寶,任何丹藥給找了個清清楚楚。

白熊體內的一枚妖丹被照了出來,這讓它頓時一慌,並蜷縮成一個球。

它想保護住自己的**,但冇用,在這道白光下,一切秘密無所遁形。

郝雲體內的真氣、靈丹、雷霆之力也全都被照了出來,照得清清楚楚。

甚至連靈魂都被照得一乾二淨,在這麵鏡子麵前,他們冇有**可言。

可就在一人一熊的靈魂顯現的時候,郝雲靈魂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黑點,這個黑點無論鏡子怎麼照也照不明白是什麼。

郝雲也一驚。

難不成,這就是詛咒?

“咦?”鏡子之中傳出一聲輕咦。

隨後,更強的白光射出,直接照在郝雲靈魂之中的黑點之上。

“讓我看看到底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