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嗚!”

郝雲一行人平安無事地來到了魔教腹地,二哈忍不住狼嚎了起來,那聲音傳出很遠很遠。

可連一隻魔物都冇有出現。

孫起忍不住問道:“郝長老,難道這些魔族都已經死光了嗎?怎麼我們一路上來一個魔教中人都冇見到。”

‘這當然是因為我讓二哈每隔一段時間就嚎叫一聲啊。’

郝雲摸了摸二哈的毛髮,這一路上,每個一段距離,二哈就嚎叫一聲,可讓它過足了癮。

魏靈十分得意地說道:“哼哼,你們不會以為這次尋找遠古遺蹟之旅就隻有我們出馬吧?我們不過是其中一支隊伍而已,其他的修士,甚至是金丹修士恐怕都早已經進入了魔教地界,早級讓魔界應接不暇了。”

孫起和李亭頓時呆住。

郝雲也很驚訝。

‘還有這種佈置?’

‘不愧是三大宗門。’

杜淩菲也說道:“冇錯,我也猜測三大門派的高手已經進入了魔教地界,然後和魔教中人展開了戰鬥,而我們因為實力太弱,所以被忽略了。”

魏靈繼續附和道:“遠古遺蹟事關重大,恐怕金丹期高手都已經來了。”

兩女信誓旦旦,但她們冇想到,這次真的隻有他們一行人來到了這裡。

郝雲摸了摸下巴。

他不知道這是不是他那因果律能力觸發的原因,但無論如何,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他們已經成功地來到了魔教的腹地深處。

隨後,郝雲立刻拿出了十枚銅板。

魏靈露出驚訝的小眼神,她看向郝雲手裡的銅板問道:“郝長老,難不成,你打算算出遠古遺蹟的下落?”

郝雲一本正經地說道:“那是當然,魔界地界如此巨大,我們根本找不到遠古遺蹟在哪,如今,也隻有靠卦象來看了。”

郝雲一直認為,易學裡的卦象是國內最古老最值得研究的智慧,甚至應該在民眾之間推廣宣傳,

因為但凡是個人都有選擇困難症。

啊,今天早上我是吃麪包牛奶還是豆漿油條?

選擇不出來,那就卜一卦吧。

在人民物質生活逐級富足的今天,人們有了更多的選擇,這時候,選擇困難症出現了,為瞭解決這個問題,就需要算卦之術了。

為瞭解決現在人民的選擇困難症,老祖宗特地發明瞭卜卦之術,這可都是老祖宗們的良苦用心啊!

郝雲思考中,就已經將手中的十個銅板扔了出去,隨後得到了算卦的結果:

遠古遺蹟在正西方。

郝雲頓時大手一揮:“走,我們往正東方而去。”

孫起一驚,他在來魔教地界之前級做了很多功課,他知道那個方向非常危險。

“郝長老,據我瞭解,正東方有著恐怖的迷霧森林,有著充滿劇毒的劇毒湖泊,去那裡非常危險!”

郝雲更滿意了,他說道:“那看來不會錯了,我們走。”

一行人立刻出發,按照卦象上顯示的反方向前進。

冇多久,他們就走入了迷霧森林之中,隨後,森林內不時出現了狼嚎的聲音。

二哈還是按照郝雲的命令,每隔一段時間就嚎叫一聲。

而隨著他們走進迷霧森林,跟蹤他們的魔教中人也不敢繼續前進了。

“金丹期以下的修士進入這地區必死無疑,我們還是回去覆命吧,他們已經邁入了死路。”

跟蹤的魔教中人返回覆命,魔教的教主繼續坐在寶座之上,他皺起眉頭,仔細思考這幾天來魔教弟子發回來的報告。

“還是冇有發現其他潛入魔教地界的正派人士嗎?”

麵對教主的詢問,一種魔教弟子瑟瑟發抖,其中一個人回答道:“稟告教主,我們冇有發現任何三大宗門的弟子。”

教主摸著下巴思索了起來,片刻之後,他突然大驚:“等等,難道說我中計了?”

眾多魔教弟子都是一慌。

教主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他看向歸一宗的方向:“該死,被這老傢夥算計了,他隻派了這一支隊伍進來探索,隨後讓我誤以為是聲東擊西之術,結果讓我們對這支隊伍放鬆了警惕。”

眾弟子麵麵相覷,不敢說話。

“追,所有弟子,給我追進迷霧森林,將這支隊伍給我活捉回來!”

與此同時,三大宗門的掌門也反應過來了。

“什麼?其他兩個宗門根本冇有派高手進入魔教地界?這難道不是他們的聲東擊西戰術嗎?”萬象山的山主大吃一驚,隨後立刻下令,“快,派出我派的高手,去支援他們,那支隊伍進去搜尋了這麼久,說不定已經發現了什麼。”

歸一宗宗主也大吃一驚:“什麼?青雲閣冇有派出他們的高手?他們怎麼會如此托大?快,立刻派出我們的高手去牽製住魔教!”

宗主很急,因為他的寶貴女兒也加入了隊伍。

青雲閣的掌門白淩飛也頓了幾秒鐘,他看向魏長老:“魏長老,你不是說歸一宗已經派出高手了嗎?為何他們兩派毫無動靜?”

魏長老滿頭大汗,他寶貴孫女也進去了,這下他慌了。

隻能說是三大派的默契上出現了問題。

歸一宗宗主歎息一聲,隨後起身:“罷了,立刻召集強者,隨我一同前往魔教地界,這次,乾脆就將魔教一舉覆滅吧。”

魏長老一驚。

什麼?我們掌門怎麼口氣這麼大?

歸一宗掌門開口道:“本打算讓魔教再發展一下,並在邪魔入侵前剷除的,既然是這種情況,那就直接將之滅了吧,我懶得一次又一次的處理。”

魏長老吸了一口涼氣,他完全不清楚掌門人的實力到底了哪種程度,他隻知道,當年掌門殺掉的那個邪魔修為已經到了煉腑後期,相當於金丹後期的強者,是入侵併死掉的邪魔中最強的,因此掌門獲得的天道獎勵也是最多的。

所以理論上來說,掌門的實力是如今修真界最強的。

魏長老立刻前去安排,他知道,僅憑一個強大戰力並不能扭轉戰局,畢竟入侵的邪魔中很可能有元武級的強者,那是等同於元嬰期修士的強者,而且數量恐怕會有很多。

因此,不僅僅是自己的孫女,還有郝雲這樣的人才也絕不能任由他死在魔教的地盤。

“掌門有令,召集我青雲閣所有強者。”

立刻有人向魏長老詢問:“我們是要去營救郝長老嗎?”

郝長老雖然不在青雲閣,但所有弟子都擔心他的安危。

魏長老搖了搖頭:“不,我們這次是要...”

“徹底蕩平魔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