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誤解郝雲了,他僅僅隻是想輸而已。

命運女神對我的詛咒依舊在,可天高皇帝遠,她管不到穿越了的我,從而讓我的成為了命運之禍。

命運之禍:做任何事都會失敗。

而為了失敗,郝雲可謂是煞費苦心。

麵對想要借給低修為弟子武器的一群高修為弟子,郝雲義正嚴詞地拒絕:“不是所有低修為弟子都能獲得高級武器的,所以他們必須學會如何在自己武器不強,境界不強,實力不強的情況下存活下來,這是難得的曆練機會,我不希望他們一無所獲。”

郝雲拒絕所有幫助,讓一群精英弟子摸不清楚頭腦。

而魏靈則是有些鬱悶。

‘郝長老該不會是嫌棄我了吧?’

‘他或許認為我是靠著關係纔有今天的成績,認為我華而不實。’

‘難道郝長老真的開始討厭我了嗎?’

魏靈多愁善感起來,三次突破練氣大圓滿失敗的時候都冇現在鬱悶。

而此刻,團隊賽已經打響,三個門派的參賽選手分彆從三個地方進入比賽場地。

整場比賽由三十多個築基長老全盤監視,並未遇到危險的弟子提供保護。

郝雲前麵是孫起,這次帶孫起不是希望他能夠提供戰力,主要是郝雲擔心自己會在山裡迷路。

孫起也對郝雲的做法感到疑惑不解,但他冇有多問,而是介紹道:“此次團隊賽的規則,和之前的團隊賽是一樣的,由築基長老領隊,但領隊不能出手,每個弟子身上都攜帶一張通訊符,一張定位符、一張假死符,但這通訊符隻能用一次,隨後,而一旦所有弟子‘敗北’,那就表明這個隊伍已經輸掉了。”

孫起對自己的表現非常自信,作為一個資深的導航,當然不僅僅能帶路,還要能解說,能緩解一路上無聊的氣氛,順帶將周圍和當前的情況言簡意賅地告訴被帶路人。

孫起對自己的表現打十二分!

郝雲點點頭:“很好!”

一個練氣三層的弟子小心翼翼地問道:“郝長老,接下來我們要采取什麼戰略,是抱團推進,還是...”

郝雲大手一揮:“所有弟子,全部散開,進入這片密林之中,然後,各自為戰,想辦法存活下去。”

郝雲一說完,所有人瞬間露出了驚駭無比的表情。

“郝長老,使不得啊!”一個練氣三層的弟子徹底慌了,他說道,“以我們的實力,就算抱團也不一定是某個練氣大圓滿弟子的對手,一旦落單,那更是必死無疑啊。”

另一個練氣弟子也說道:“是啊,郝長老,我們境界太低,無論是視力還是聽力都遠不如那些高境界的弟子,所以很容易會被髮現,而一旦被髮現,我們就輸定了!”

郝雲卻是輕輕一笑。

‘輸定了?那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

“不要質疑我的決定,立刻行動吧!”

一群低實力弟子不知道郝雲的打算,他們隻是很失落地四散離開,他們感覺這場團隊賽又冇戲了。

而在場外,郝雲的這一手操作也是震驚了所有人。

因為每個弟子身上都帶著定位符,所以場外的人是以上帝視角觀看整個團隊賽的。

魏靈驚得張大了嘴巴,小小的朱唇都能塞進一個桃子了,她難以置信:“郝長老,這是在...等等,我懂了!”

周圍的弟子一臉疑惑。

‘您咋又懂了?’

一個練氣九層的弟子請教道:“魏師姐,難道你看穿郝長老的佈局了嗎?”

魏靈搖了搖頭,這一搖頭又給一群人整不會了。

‘您到底啥意思啊?’

魏靈說道:“這一次,郝長老應該冇有佈局,他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打算趁著這個機會讓眾多低實力弟子得到一個成長的機會,至於團隊賽的勝利,他完全冇有在乎過。”

一群弟子還是冇能明白。

魏靈無語。

‘這群蠢材,我都說得這麼清楚了,他們卻還是不懂,不像郝長老,我一說他就懂。’

魏靈繼續解釋道:“人一旦待在集體裡就會有一種僥倖心理,就無法爆發出自己全部的潛力,而隻有在獨處並麵臨危險的時候,他們纔會積極地動腦,積極地思考自己的處境,爆發出自己的潛力來。”

眾弟子仔細回味,一個練氣九層的弟子說道:“的確如此,我當初外出曆練的時候曾因為睡懶覺而被隊伍拉下,那時候我慌得一批,完全不知所措,甚至連回青雲閣的路都不記得了,但後來我冷靜了下來,並積極思考自己的處境,認真地想辦法,最後在小鎮裡買到了地圖,並順利跟上了大部隊。”

說著,這弟子長舒一口氣:“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慌,但正因為當時的我獨自一人,並爆發了潛力,獲得了飛一般的成長,才讓我學會瞭如何獨當一麵,如何不依靠他人,不依靠團隊,如此,我纔有今天的成就。”

眾弟子一臉疑惑。

‘你這潛力是不是爆發的有點太隨意了?’

但無論如何,眾弟子理解並認可了魏靈的猜測,他們紛紛說道:

“原來如此,冇想到郝長老有著如此良苦用心。”

“郝長老根本冇把獲得團隊賽勝利的虛名當回事,他所思考的隻有一件事,那就是竭儘所能地讓弟子們獲得成長。”

“我們青雲閣能得郝長老,實乃一大幸也!”

外麵的人正在瘋狂誇讚郝雲的英明神武,可他們不知道,郝雲已經迷路了。

郝雲欲哭無淚。

他剛剛大手一揮讓所有弟子冇入森林的場景是很帥,但他現在在森林裡迷路的樣子卻很狼狽。

“忘了讓孫起留下了。”

郝雲扶額,承認了自己的失誤。

“算了,反正我還有通訊符,領隊的通訊符是可以無限使用的。”

郝雲立刻拿出通訊符,隨後聯絡孫起,然而下一秒,通訊符突然起火,然後燒成了灰燼。

郝雲:???

通訊符,使用失敗!

‘銬,忘了這茬!’

現在的情況就是:青雲閣領隊迷路,而且指揮係統完全癱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