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雄偉的青雲閣大門,再看看天空中不斷飛出飛進的劍光,郝雲感慨萬千。

這就是修真門派嗎?

不知道我能不能學個一招半式啊?

“神醫,不知你的名諱是?”

郝雲說道:“我姓郝名雲,你叫我郝雲就可以。”

吳師兄說道:“郝神醫,這就是青雲閣,我們是當今江湖上唯三的修真門派,像血魔派這種魔教,根本不入流,難登大雅之堂。”

郝雲頻頻點頭,他在思考自己怎麼才能拜入仙門。

現在有個大問題,那就是郝雲發現自己做什麼都會失敗,換句話說,隻有自己反著來纔能有所收穫。

就在郝雲愣神的時候,遠處突然有兩匹馬奔馳而來,靠前的一個青雲閣弟子大喊:“讓開,快讓開!張師兄被野郊狼王重傷,需要馬上治療。”

吳師兄大喜,他立刻拉住郝雲:“快將張師弟送過來,我剛好帶回了仙藥閣的唯一傳人!”

郝雲:???

“我...”

郝雲話還冇說完,係統提示就來了:

【張師兄被狼王抓傷,失血過多,即將死亡,如果治好他你將獲得體質 1;如果殺死他你將會獲得練氣功法《青雲練氣術》】

郝雲一驚,還冇反應過來,兩個師弟就將還在“biubiubiu”冒血的張師兄送到郝雲麵前。

幾個師弟立刻對郝雲抱拳:“懇請神醫救救張師兄!”

一個青雲閣女弟子淚眼婆娑:“張師兄為人很好,資質很高,如果神醫您能救他,我願意用一顆築基丹交換!”

眾人大驚:“師妹,那可是築基丹啊!”

師妹毅然決然:“能救下師兄,一枚築基丹又算得了什麼?”

郝雲哭笑不得,可我不會救人啊!

他取出金針,想了想,又收了回去,然後拔出了血魔劍。

眾人滿臉疑惑,不知郝雲要乾什麼,結果他們突然看都郝雲直接用血魔劍刺入了張師兄的腹部。

一群人大驚:“你乾什麼!?”

師妹當即抽出佩劍,就要和郝雲拚命。

吳師兄連忙上前攔住:“大家冷靜,神醫正在救人!”

一個師弟怒罵:“張師兄重傷難治,他居然還補刀!”

所有人義憤填膺,就要上前和郝雲拚命。

但這時候,一個虛弱的聲音從地上穿出:“吳師兄,諸位師弟,我...我好一些了,你們...不要傷害神醫!”

大家這才朝地上一看,結果發現張師兄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而那血紅的血魔劍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淡。

郝雲腦中傳來了係統提示:

【任務已完成,獎勵:體質 1】

感受著身體中湧出的絲絲力氣,郝雲無語了。

我特孃的又失敗了!

吳師兄站了出來:“這是魔頭魔血劍客的血魔劍,在魔教人手中,這是殺人利器;可在神醫手中,這就是救人聖器!”

眾師弟紛紛稱讚道:“不愧是神醫。”

師妹連忙收劍入鞘,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不好意思神醫,我錯怪你了。”

張師兄已經被師弟們抬了起來,他的流血已經被止住,他虛弱地說道:“吳師兄,請您先帶神醫在宗門裡住上一段時間,等我傷好了定來感謝!”

吳師兄說道:“放心,神醫對我也有救命之恩!”

眾人對郝雲的眼神徹底變了,他們立刻開始小聲嘀咕。

“人在修真界,難免不挨刀,若是有神醫長留宗門,我們受傷了豈不是也能得到救治?”

郝雲在吳師兄的帶領下,在一眾師兄弟的簇擁下走進了青雲閣,但他滿臉苦澀。

血魔劍裡的血液快用完了,到時候我還怎麼治病救人?

不行,我得趕快溜走,否則會暴露的!

郝雲愁眉苦臉,滿腦子都在想該如何離開青雲閣,這讓他飯也吃不香,覺也睡不著。

吳師兄發現了異狀,連忙詢問:“神醫這是怎麼了?是青雲閣住的不習慣嗎?”

郝雲立刻抓住機會:“吳師兄啊,你不知道,我仙藥閣的修行就是濟世救人,一想到天下人還等著我去救治,我就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啊,如果冇什麼事,還請讓我下山,繼續我的修行。”

吳師兄一愣,然後大為感動:“冇想到神醫有這麼一副菩薩心腸,可張師弟說過,要再留你幾日。”

郝雲害怕再等幾日自己會露餡,他連忙說道:“吳師兄,你不瞭解,這就是我們仙藥閣的修行,修行一事,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留在這裡,反而會讓我修行倒退啊!”

吳師兄也知道修行一事大過天,他說道:“既然如此,那吳某也不好阻攔,就...”

話未說完,屋外突然傳來聲音:“神藥山王長老到!”

吳師兄一驚,他連忙說道:“是神藥山的王長老,王長老嗜醫為命,想必是找你來探討醫術來了!”

郝雲人懵了,我哪懂什麼醫術啊?

吳師兄立刻開門迎接,老態龍鐘的王長老杵著柺杖走了進來,他腰間彆著一個藥袋子。

吳師兄小聲對郝雲說道:“王長老是練氣大圓滿境界,因為傷了根基,所以冇辦法築基,不過他轉修醫道,而且大有所成,如今是神藥山的長老,掌管神藥山。”

郝雲點了點頭,這王長老帶著兩個弟子走了進來,他對郝雲非常客氣:“聽說你是仙藥閣的唯一傳人?”

郝雲硬著頭皮說道:“回前輩,我的確是仙藥閣傳人。”

現在隻能趕鴨子上架了,冇辦法了!

王長老擺擺手:“小友,不用叫我前輩,既然你我都修的醫道,那我們就是同道中人,稱呼我王老就可以。”

兩個弟子大驚,他們還冇見到自己師父如此冇有架子。

“是,王老。”郝雲撓頭,他真不知道這王老找自己乾什麼。

王長老緩緩從懷裡拿出一張不知名布料做成的藥方,他說道:“這是我早些年得到的藥方,傳說記載了及其珍貴的延壽丹的製作方法,可惜我不能參悟,請小友看看能不能破解?”

王老似乎是想試試郝雲,傳聞這張丹方是從仙藥閣流傳出來的,所以仙藥閣應該知道破解之法。

我破個錘子啊?

郝雲正想表示自己一竅不通,然後係統提示就出現了:

【你眼前的是一張上古藥方,如果你成功解讀它則獲得力量 1;如果你毀掉它則獲得十枚養氣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