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一次門派大比所在的地點是歸一宗附近的一個城市,所以他們要走大概三天的路。

不過禦劍飛行的話隻需要數個小時。

但練氣弟子太多了,青雲閣又冇有什麼大型法寶。

再加上練氣弟子還不能辟穀。

因此耽擱的時間就更長了,不過這對郝雲是好事,因為他可以從魏長老這裡瞭解到更多關於這個世界的情報。

“當年我們下界一共有七個修真門派,當時大家還是處於誰也不服誰,並且相互較勁的時期,某些門派甚至是死敵,他們經常開戰,打得非常激烈,而歸一宗、萬象山這類門派,則冇多大名氣。”魏長老介紹起了往事。

他們行駛在一條大馬路之上,地麵還算平坦,沿路的行商看到他們都紛紛讓到一邊。

郝雲問道:“邪魔入侵改變了一切?”

魏長老點了點頭:“不錯,邪魔入侵,整個世界的格局發生了變化,無數強大的邪魔殺了進來,他們數量眾多,就算幾個大派有著頂尖高手,但邪魔隻要拖住那些高手,就能輕易毀滅他們的門派,隨後再合圍那些高手,這種情況下,實力強弱差距太大的門派都被滅了,隻有歸一宗和萬像山這樣綜合發展的門派存活了下來。”

郝雲完全理解,因為青雲閣也算是一定程度的綜合發展,因為他們至少還有神兵山和神藥山。

魏靈也瞭解過一些古籍,她說道:“那些被滅的門派和我們的結構是不一樣的,他們冇有什麼神兵、神藥的分類,境界高的就是前輩,境界低的就是晚輩,所有人都在競爭,即存在外部競爭,也存在內部競爭,所以在他們的宗門裡,往往是一家獨大,頂尖戰力很強,但弱者非常多,因為弱者的資源都被剝削了。”

郝雲心說:懂,這我太懂了!

因為我之前所生活的那個時代就是這樣一個弱肉強食的時代,窮得越來越窮,富得越來越富。

“後來發生了什麼,難不成歸一宗和萬象山將邪魔打回去了?”郝雲十分疑惑地問道。

魏長老搖了搖頭:“並非如此,而是邪魔自己退卻了,他們非常殘忍,幾乎無物不殺,修士、武者、妖獸、動物全都在他們的獵殺範圍之內,但他們似乎不能在我們的世界久待,每一個邪魔大概隻能待十個時辰,而入侵的異界傳送門也隻能持續百日,百日一到,他們就全回去了。”

郝雲點了點頭:“原來如此,那我明白了,邪魔入侵併不持久,隻有用烏龜戰法才能活到最後,歸一宗和萬像山是撐到了最後,所以活下來了,我們青雲閣...”

青雲閣算運氣好,宗主突破,再加上邪魔入侵時限已到。

魏靈握緊了粉拳:“所以我才如此加倍努力,我相信,邪魔一定會捲土而來,而且會更加強大!”

在不斷的閒聊中,郝雲惡補了很多關於這個世界的知識,最後的最後,郝雲問道:“你們覺得,邪魔什麼時候會捲土而來?”

魏長老說道:“我們有確定的訊息,是從某個邪魔口中得知的,他們的異界通道似乎每隔百年就會開啟一次。”

郝雲又問道:“那距離上次入侵已經過去了多久了?”

魏長老臉色凝重,他說道:“已經過去八十年了,還有二十年,我們還有二十年的時間。”

郝雲又提出疑問:“我一直以為那些魔教中人和邪修就是邪魔的手下,但既然邪魔入侵隻持續百日,那應該冇空去發展邪修和魔教吧?”

談起邪修和魔教,魏長老露出不屑的神色:“他們不過是一群投機分子罷了,他們妄圖走邪魔之路,等邪魔入侵,他們便投身邪魔大軍,拋棄這個世界,前往邪魔的世界。”

郝雲又問道:“是邪魔給了他們什麼承諾嗎?”

魏長老冷笑不已:“根本冇有,邪修是在邪魔入侵十年之後纔出現的,他們所修煉的邪道也和邪魔毫無關係,我就想看看邪魔入侵的時候,這群人會怎麼死?”

郝雲咂舌:世界上竟有如此愚蠢之徒?

你要投靠邪魔也至少跟邪魔打聲招呼吧?

邪魔恐怕都不知道自己突然多了一群小弟。

虛空投靠是吧?

修行者出行,一路上自然冇遇到什麼事情,所以他們平安無事地來到了歸一宗保護範圍內的落霞鎮。

落霞鎮身處一個山穀之內,而山穀背後的群山便是歸一宗,郝雲透過車窗看向群山,但隻能看到無數雲霧。

大山翠綠,高聳入雲,散發出玄妙的氣息。

魏靈說道:“傳說歸一宗一共有十座山頭,其中體修四座,法修六座,門內練氣弟子總數三千以上,築基修士三十多人,金丹強者總共有三人,實力強大!”

郝雲疑惑地問道:“冇記錯的話,我們青雲閣的築基長老都有四十多人吧?”

但青雲閣的練氣弟子不足三百。

魏靈說道:“我們門派的資源向築基長老傾斜的很厲害,所以大家都拚了命修煉,可歸一宗和萬象山不一樣,他們的資源比較平均,而且無論什麼弟子都收,很多資質低的弟子一生都停留在練氣一二層。”

魏靈話語剛落,郝雲就聽到落霞鎮某間客棧裡傳出了歇斯底裡的聲音:

“你了不起,你清高,你練氣五層,你邀請我上山,讓我拜入師門,可你有冇有想過我的資質有多差啊?你知不知道我在這歸一宗受到什麼樣的欺負,就因為我冇有天賦,他們都嘲笑我,我怕啊,怕新入門的弟子幾天就超過我,怕有一天我同期的師兄弟築基成功!這什麼破地方,破地方,我就是要另辟蹊徑,要一步一步一步超越你們!”

這歇斯底裡的聲音並冇有在這繁華的落霞鎮中傳開,很多練氣弟子都冇有聽到,但築基修士卻是聽了個清清楚楚。

郝雲說道:“此人恐怕已經入魔。”

魏長老歎氣道:“這是常有的事,歸一宗的弟子入魔概率要大很多,這和他們的製度有關。”

魏長老話音一落,天空就落下一道霞光,是築基修士!

郝雲一驚:“歸一宗的動作好快,他們要將入魔弟子消滅在萌芽之中嗎?”

魏長老搖了搖頭:“不,歸一宗從不管這類事,因為...”

魏長老想賣個關子,但實際上不需要,因為郝雲又聽到那間客棧裡傳出了新的聲音:

“黃振,走,去碼頭整點極樂散。”

黃振,也就是剛剛那個歇斯底裡的弟子,他立刻精神一振:“好嘞!我們走!”

郝雲無語了,我說你入魔,你就偏不入魔是吧?

這時候,那道霞光落下,原來是一個女性築基修士,她向著眾人拱手道:“歸一宗法修分部第三支峰第五穀坡第二高級洞府第三修煉室室長杜淩菲恭迎青雲閣,諸位,請隨我來。”

郝雲:“...”

好長...

的頭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