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弟子說什麼,郝雲都可以不搭理,但魏長老詢問了,他當然還是要好好回答的。

畢竟魏長老是築基後期第二重的修士。

“不錯,我的確學習了黛雪回春,因為翻遍了藏經閣,也隻發現了這一個治癒類的法術。”郝雲認真回答,心裡卻很不滿。

你青雲閣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怎麼全都是攻擊性法術?你們就不培養輔助的嗎?

彆看我是個輔助,可我的技能是有傷害的啊,你們應該培育一個真正的輔助!

眾弟子驚歎。

“冇想到郝長老竟真打定主意要走輔助路線了,這種情況下,他單獨行動的話肯定會很危險。”

“郝長老他太團隊了!”

“這就是醫者之道,郝長老有自己的理解。”

魏長老歎息一聲,隨後說道:“說起來,我青雲閣留下這唯一的治癒法術黛雪回春也算頗有淵源,想起當初的事情來,我也是陣陣後怕啊!”

魏長老說到這裡,所有人都等著他往下說,但他突然不說了。

“好,既然人到齊了,那我們就出發!”

眾人:???

你倒是說完啊,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最恨你這種說話說半截的!

勾起彆人的好奇心,你又不說了。

一眾弟子心裡跟貓爪似的。

青雲閣十一個築基修士,三十個練氣修士,一隻狗正式出發。

魏長老貴為帶隊大長老,當然是坐在郝雲重新煉製的犬車內,魏靈作為魏長老孫女,自然也不用徒步,可以坐車,孫起作為導航,則是在前麵帶路去了。

這時候,魏長老纔開口道:“說起這黛雪回春,真是頗有淵源。”

犬車被郝雲改造的挺大,裡麵還能擺一些茶具之類的。

反正這個世界冇有專門管車的,所以郝雲就把這車改造的很大很舒適,完全不用考慮占道的問題。

在修真界,隻怪人不行,不怪路不平。

郝雲仔細聆聽,魏靈問道:“爺爺,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

魏長老說道:“當初修真界有七個門派,後來邪魔入侵,我們七個門派奮起反抗,可還是因為實力懸殊導致我們節節敗退,其中有四個門派都被邪魔滅了,我們青雲閣也差點被滅,但就在當時,一個人站了出來,力挽狂瀾!”

郝雲和魏靈耐心聽著,魏長老喝了一口茶,然後才繼續說道:“當時,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練氣弟子,人微言輕,我們的掌門也不過築基後期,當時,掌門已經被邪魔重傷,性命垂危,眼看就要被邪魔殺死,可就在那時!”

魏長老又喝了一口茶。

魏靈頓時露出幽怨的神色。

郝雲也很無語。

魏長老,你說話能彆一截一截的嗎?彆學那些網文作者,整天斷章。

魏長老徐徐道來:“可就在那時,掌門的道侶突然出現,然後耗儘所有的靈力和修為施展了這黛雪回春,結果奇蹟出現了,掌門不僅頃刻間恢複到全盛時期,甚至還突破了境界,如此,才擊退邪魔,保住了青雲閣,可是,掌門的道侶卻...”

“哎!”魏長老說完搖了搖頭,不願意再說了。

難怪剛纔當著這麼多弟子的麵魏長老冇有明說,這樣的事情的確不適合宣傳。

“這件事我聽說了,”魏靈開口道,“我聽說掌門夫人是一個不會修行的普通人,不到六十歲便逝去了,一開始我還覺得奇怪,為什麼掌門不教他夫人修行,原來原因是掌門夫人獻祭了自己所有的修為,讓自己變回了普通人。”

說完魏靈深深地歎了口氣,然後又接著說道:“我出身已經很好了,起點已經很高了,但隻要我有所鬆懈就還是有可能被人追上,所以我要更加努力,藉此達到更高的層次去,纔不枉我出身自仙三代家庭。”

郝雲咂咂嘴,心說你們這些二代三代覺悟都這麼高,讓那些山野小子怎麼辦?

魏長老看向郝雲,然後對郝雲說道:“這就是黛雪回春能留在宗門裡的原因,其實一開始,這法術不叫黛雪回春,它有個很普通的名字叫做獻祭術,獻祭自己,強化彆人,後來,被掌門改了名字,因為他的夫人就叫黛雪。”

魏靈聽完這個故事特彆激動,她說道:“我一定要更加努力的修行,絕不讓這種事情再次發生,隻要我實力夠強,就不會發生悲劇!”

魏長老搖了搖頭,然後看向車窗外,他回憶往昔,眼神苦澀。

郝雲咂咂嘴,他心說:除非你是天命之子,否則不可能心想事成,至於我,恐怕是命運之禍,乾什麼都隻能得到相反的結果。

魏長老回憶結束,隨後又對郝雲說道:“閒來無事,我先給你分析一下另外兩個宗門的實力吧?”

郝雲困惑了。

跟我分析乾啥?我隻是個輔助啊!我隻是來走個過場,隻是來打醬油的啊!

“現在修真界隻有三大宗門,分彆是我們青雲閣、歸一宗和萬象山,在這三大門派中,青雲閣的底蘊是要弱一些的,歸一宗的底蘊最強,萬象山弱一些,但依舊比我們強,所以之前幾次門派大比,我們都輸得不好看。”

魏靈突然插嘴:“是被吊打,而且是連續被吊打,每一次被吊打後,我們的弟子都憋著一口氣,打算來年再戰,然後來年又被吊打。”

郝雲:“...”

高情商:輸得不好看。

低情商:被吊打。

魏長老說道:“我們的個人戰還行,但團體戰真的是被亂殺,因為我們弟子的配合能力太差了,歸一宗乃是體法雙修,體修配合法修,團隊作戰非常強,萬象山則各種不同的修行者更多,有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的法修,有弓劍槍騎殺五種種類的體修,可用戰術太多,每次都能將我們玩弄於股掌之中。”

郝雲疑惑不已,他問道:“修真之路漫漫,任何一個修行者修行到最後都將會獨自修行,獨自應劫。”

“親朋好友、師兄師弟都會因為壽儘、應劫、被殺而逝去,境界越高就越孤獨,所要會的就要越多,彆人幫不了自己,隻有自己能幫助自己。”

“如果一個人隻走一條道路,隻修一種術,那遇到自己處理不了的情況的時候,又該怎麼辦呢?”

魏長老和魏靈麵麵相覷,因為在他們看來郝長老就是那種非常有團隊意識,並捨己爲人的人,可他的觀點卻又是非常的個體意識,完全看不出來會捨己爲人。

魏長老回答道:“之所以歸一宗和萬象山兩大門派會變成這個樣子,當然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