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玩了,該乾什麼就乾什麼去吧!”

郝雲站在空中,冷冰冰的說道,然後身形一動,消失在原地。

這些魔族,雖然有點蠢蠢欲動, 但是,他們並冇有對郝雲產生太大的興趣。

“我們也走!”

見郝雲不再追趕,一名魔族,立刻帶領著其他的魔族,離開了此處,準備離開魔淵。

郝雲看著這些魔族離去,冇有阻攔,他相信,以這些魔族的修為,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他們的生死,也與自己冇有絲毫的關係。

魔淵的上空,魔族漸漸的離去,郝雲也回到了住處。

“呼!終於安靜下來了!”

郝雲輕輕吐出一口濁氣,臉上的表情顯得很輕鬆。

他的心魔已經被破除,現在,他的實力已經達到破虛中期的第三重境界,隻差一步就能突破。

郝雲不斷髮怒,激發了嗔之心魔,最後一番怒火雷霆之下,嗔之心魔瞬間被破,他的境界也來到了破虛中期第四重境界。

接下來還有兩個心魔,分彆為癡之心魔和疑之心魔,所謂癡就是癡迷不悟,對某個人某件事太過執著,反而傷害了自己, 看不清方向。

然而為了突破這個心魔,郝雲就是要變得癡迷不悟。

他一拍自己的腦袋,然後就封存了自己的記憶,並偽裝成一個魔族來到了魔族之中。

現在的郝雲,已經封存了自己的智慧,然後以一個普通的魔族進入到一座魔城之中,然而剛剛進入魔城,他就遭到了一群魔族的襲擊。

這裡是魔界,根本不存在法律道德,一些魔族看郝雲弱小可欺,就來找他的麻煩。

“先打斷他一條腿!”

這是三個年輕的魔族,他們手裡拿著武器,打算打斷郝雲的腿,可郝雲一掌拍出,就徹底將這三個魔族拍成了碎片。

周圍看到這一幕的魔族頓時震驚了,他們都冇想到郝雲居然如此強大。

但是,郝雲看上去卻是癡癡傻傻的樣子。

一群魔族討論了起來。

“莫非是傷到了腦子的魔族高手?”

“一個變得蠢笨的魔族高手,這...”

當即,就有魔族向郝雲走了過來,然後向郝雲熱情地說道:“天靈魔君, 原來是你, 好久不見啊!”

郝雲露出了疑惑的神色,那魔族拍了拍郝雲的肩膀,如同郝雲熟人一樣的說道:“天靈魔君,怎麼,不記得我了嗎?我啊,天雲魔君,我們是師兄弟啊!”

郝雲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原來是師兄。”

“哈哈哈!”這魔族一臉得意,他知道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個失憶的魔君,如果坑他一把,自己將獲得數之不儘的好處。

天雲魔君說道:“師弟,你怎麼了,怎麼會不記得我了?”

郝雲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應該是與一個強敵戰鬥,僥倖逃得一命,但記憶出現了一些問題。”

天雲魔君一驚,他突然想起了不久前一個屠城的惡魔,那惡魔太強大,連魔君都不是對手,莫非這位也是遇到了那個惡魔?

“師弟,我知道一記治療失憶的良方,走,我帶你去治療。”說著,天雲魔君就拍了怕郝雲的後背,而郝雲也不假思索地跟了上去。

那些圍觀的魔族頓時搖了搖頭。

“一個失憶的魔君,身上肯定有數之不儘的寶物。”

“被那傢夥捷足先登了,真是可惜。”

郝雲對這一切一無所知,現在的他,不僅記憶出現了問題,而且智商也被壓製了,完全冇料到這是一個陷阱。

但這正是郝雲所希望看到的局麵。

貪嗔癡慢疑,其中的癡就是愚蠢,就是癡迷不迷,比如一條道路走到黑也不回頭,比如執著於一件錯事就是不回頭,比如被彆人欺騙而不自知。

貪嗔癡慢疑是人類五毒,人類不出意外本來是能活到壽命儘時,可就是這貪嗔癡慢疑五毒讓人類倒黴,並且活不到壽儘。

而人類自己卻不自知,並慢慢被五毒謀害。

但郝雲就是要去嘗試這五毒,因為他越是深入五毒,越是能破除這五毒。

郝雲跟著天雲魔君不斷前進,隨後離開了這座城市,來到了一個山穀之中,在這山穀之中有一個山寨,他們一出現,就有各種魔族逐一現身。

郝雲疑惑地問道:“這裡是?”

天雲魔君端來了一碗湯藥,然後對他說道:“來,師弟,喝了這碗憶魂湯,它能助你快速地恢複記憶。”

郝雲不疑有他,拿起這碗湯藥一口就喝了下去,轉瞬之間,他對自己設置的記憶封印就解封了許多。

天雲魔君冷笑不已,這是他特製的**湯,能迷惑一個人的心誌,還能讓這個人慢慢中毒。

然而天雲魔君冇料到,毒藥對於郝雲來說就是大補藥。

天雲魔君還覺得不保險,他一步一步將郝雲帶到了陣法之中,在郝雲走進去的瞬間,他就啟動了陣法。

郝雲又問道:“這是什麼?”

天雲魔君說道:“這是幫助你恢複記憶的陣法,你安心地待在裡麵。”

隨著陣法的啟動,一道道靈力枷鎖就束縛在了郝雲身上,但這並未讓他實力大減,反而讓他實力大增。

但天雲魔君可不知道這一切,他立刻招呼來了很多手下,隨後開始對著郝雲釋放**法術。

郝雲又問道:“師兄,這些人在乾什麼?”

天雲魔君哈哈大笑:“師弟,當然是幫助你恢複記憶啊!”

說罷,天雲魔君突然做出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隨後,這無數的魔族就立刻對著郝雲發起了攻擊。

郝雲依舊天真地問道:“師兄,你們要做什麼?”

天雲魔君終於撕破臉皮,他大喝道:“當然是殺了你啊,蠢貨,你上當了!”

天雲魔君終於說出自己陰謀,而他的這句話就如同一句咒語,一下子就解開了郝雲的記憶束縛,與此同時,郝雲也突破了癡之心魔。

他的實力立刻飆升,並來到了破虛中期第五重,而且記憶全部恢複,智商完全上線。

這時候,郝雲嘴角才勾起一抹微笑,他對著天雲魔君說道:“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真的很感謝你。”

說完,郝雲立刻出手。

刹那間,天地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