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雲感覺渾身都僵硬起來,就彷彿有千百條蟲蟻爬滿全身一般,他感到渾身難受至極。

“小子,你給我去死吧。”毒蠍魔的身軀一晃,出現在郝雲的麵前。

“小子,你是逃不掉的,你就乖乖的受死吧!”毒蠍魔冷笑。

然而郝雲卻輕蔑一笑:“知道我為什麼敢接你毒蠍魔的懸賞嗎?”

下一秒, 郝雲就將這些毒霧全部吸入腹中,隨後實力暴漲。

“什麼?”毒蠍魔瞪大了眼睛,眼中佈滿了驚恐之色,“不,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把毒蠍崩天爪都吸收了呢?”

毒蠍魔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他的眼珠子都差點凸出眼眶。

這一刻, 他感覺自己的腦海都變得混沌起來, 他不停的搖擺頭顱,似乎想讓自己清醒一點。

然而,毒蠍魔越是想清醒,他的意識就越迷糊,甚至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就在毒蠍魔的意識馬上要昏睡的時候,他的耳邊傳來了一道冰冷的聲音。

“毒蠍魔,你現在應該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噗嗤。”

話音落下,毒蠍魔的額頭上,被一刀刺穿了一個大洞,流出了毒液。

他的眼睛瞪得老大,滿臉的不甘與憤恨。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他居然會栽在這個年紀輕輕的毛頭小子的手中。

毒蠍魔緩緩的倒了下去,臨死前,他仍舊瞪大了眼睛,眼睛裡麵佈滿了不甘。

毒蠍魔倒下,頭顱被郝雲切下,屍體則從山崖上麵滾了下去,掉在了地麵上。

郝雲從石塊上走下來, 走到了毒蠍魔的身邊,撿起了毒蠍魔身上的空間戒指,打開空間戒指,發現裡麵有三枚儲存著毒蠍魔全部家當的儲物戒指。

這毒蠍魔真的不簡單啊,一枚儲物戒指裡麵,就有那麼多的東西。

郝雲冇有離開,他繼續深入毒蠍魔一族的領地。

毒蠍魔的領域之中,有著各種珍稀的靈藥、珍惜的靈草,甚至還有各種靈丹妙藥。

但是,郝雲都冇有任何興趣,他直接選擇了放棄。

毒蠍魔一族的領地,除了珍貴的靈草靈藥,還有各種各樣的毒物,郝雲可不認為,憑藉自己的修為,可以對付的了這些毒物。

他要做的,就是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

他找了一座山頭,挖空山腹, 隨後繼續在進行修行。

他取出毒蠍魔的全部家當, 發現了幾萬枚魔晶魔核,除此之外還發現了一張藏寶圖。

這張藏寶圖上麵,標示了一個古遺蹟,但郝雲還不打算前往。

他繼續修煉了一段時間,又取出幾株毒蠍魔的毒果服用。

服用了這幾株毒蠍魔的毒果,他身上的傷口已經痊癒。

他將這些毒果全部收了起來。

毒果的效果極佳,可以幫助他恢複傷勢。

他在毒果的作用之下,修為一路飆升。

轉眼間,便是二十年的時間過去了。

郝雲的修為,終於突破到了破虛初期第五重的境界。

郝雲終於鬆了口氣,他的實力也增強了不少,他也終於放心下來了。

“該去看看這個遠古遺蹟了。”郝雲取出了藏寶圖。

郝雲仔細閱讀了藏寶圖上麵的圖案,隨後向反方向飛去,他知道這樣走就絕對不會走錯。

郝雲拿著藏寶圖,朝著遠處飛了過去,不久後,他就看到了一片茂密的樹林。

這片樹林中,到處都散發著濃鬱的魔氣。

在樹林的中央,有一個巨大的深坑,這個深坑,直徑有數百米左右,深達三四千米。

“難怪會有遠古遺蹟的訊息流出來,原來是這個樣子啊。”郝雲感歎道。

他將藏寶圖收好,便朝著深坑走去,深入其中。

深淵中充斥著一股強烈的魔氣,讓郝雲有點喘不過氣來,郝雲也隻能慢慢的前進,否則一不小心就會掉進深淵之內,被魔氣侵蝕。

郝雲的腳步,越走越沉重,他已經走了有幾個時辰的時間了,卻仍舊冇有到達底部,可想而知深淵有多深。

“看來想要找到古遺蹟還需要花費很長時間啊。”郝雲心中暗道。

“咦,這是?”忽然,郝雲看到了在深淵的最底部,似乎隱藏著一些東西。

他仔細觀察之後,頓時愣住了。

這裡竟然躺著一具骷髏。

這骷髏已經腐爛的不像話,骨骼都已經化成了白灰,但是他的身體上麵卻散發出一股奇異的波動。

他看到這骷髏的時候,感覺這骷髏身上,似乎有一種熟悉的味道。

而且有一種血脈的吸引。

這味道他並不確定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難道是我郝家祖先?”

郝雲立刻取出《郝家家譜》,雖然找到了相關的記錄。

他仔細檢視之後,終於發現了這一具骷髏是什麼人了,他正是郝雲的太爺爺,郝元帥。

他太爺爺是郝家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曾經擊敗過魔神級彆的超級強者。

在這麼長時間過去,太爺爺的屍體已經化為灰燼,他也冇有想到,他的骨骼竟然在這裡留了下來。

看著這具骷髏,郝雲的內心有些激動,畢竟這是自己的太爺爺,是自己血脈相連的親人。

“太爺爺,你安息吧。“郝雲心中默唸,隨後,郝雲收起這具屍骨繼續前行。

等他找到郝家祖墳,就會將自己收到的兩具郝家祖先屍骨安葬。

“轟隆!”

郝雲的身前,忽然出現一堵牆,將他給攔截住了,這堵牆有十丈高,厚約兩丈,堅硬無比,郝雲的拳頭狠狠的砸在這麵牆壁之上,都冇有撼動它分毫,反而震得他的拳頭生疼。

“這麵牆,好強悍啊!”郝雲心中一驚。

這堵牆的厚度,絕對不止兩尺,甚至有五丈厚。

“難怪會說這裡是一個古遺蹟,這麼厚的一麵牆,誰能夠闖進來?”郝雲喃喃自語,他心中也有些疑惑。

隨後,郝雲又試探性的攻擊了幾次。

可是,他依舊無法撼動這堵牆半點,這讓郝雲心中非常驚訝。

不過他的目光落在了這堵牆壁之上,發現了一個凹陷。

這個凹陷很像一個拳頭的拳印。

郝雲正猶豫的時候,他收起來的那具白骨突然一躍而起,然後一拳打在了那凹陷處,下一秒,整堵牆壁就應聲而碎。

遺蹟的本來麵目徹底出現在郝雲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