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弟子在那猜了起來。

郝雲和魏靈則是開始乾活,他們不斷挖來清心草,然後將之種下,並讓冰晶蓮花釋放寒氣攻擊清心草。

“郝長老,不知道我猜得對不對。”乾活的時候,魏靈悄悄湊到郝雲身邊,並說道,“您一定是洞悉了這冰晶蓮花自動索敵的特性,所以纔不斷挖來清心草讓它攻擊,以此消耗它的寒氣,等消耗的差不多了,再動手采摘。”

郝雲心說你猜得還真是**不離十。

郝雲說道:“不僅僅如此,其實這朵冰晶蓮花應該是一朵妖花,但還冇化形,智商不算高,我種下清心草的話,它就會本能地發動攻擊,這種本能是非常常見的,這叫植物的競爭本能!”

魏靈一愣,這是她從未聽說過的名詞。

“郝長老,您見多識廣,能給我解釋一下嗎?這個詞語我從未聽說過。”魏靈非常好學,而且她從不把時間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抓緊時間變強是她的宗旨,因為她有著一個非常特彆的理由。

郝雲心說:這是我剛編的名詞,你當然不知道了。

“你知道森林和灌木叢的區彆嗎?”郝雲問道,他循循善誘,宛若一個老師。

而魏靈就好像一個女學生,她想了想,然後回答道:“森林中的樹木都生長的很高,但彼此間都隔得很開,灌木叢都生長的很低,但卻很密集,讓人難以通過。”

魏靈不愧是優等生,一下子就發現了重點。

郝雲繼續向魏靈傳授生物知識:“不錯,越是高大的樹,它身邊的植物就越少,因為高大的樹木將所有的陽光和養分搶走了,讓小的植物冇有生存的空間,這就是植物之間的競爭本能,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他們正在進行著激烈的戰爭,隻是你我難以發現而已。”

魏靈說道:“我懂了!”

你又懂了?

兩人繼續栽種清心草,其他人弟子也立刻加入了這個行列。

雖然他們猜不到,但會模仿啊。

有時候,不需要理解原理是什麼,隻要跟著學就完事了。

所有人行動了起來,清心草被越種越多,那冰晶蓮花吐出的寒氣也越來越多。

逐漸的,那冰晶蓮花開始吐不出寒氣了。

郝雲說道:“不錯,繼續加把力,榨乾它!”

所有人繼續加速,他們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兩個時辰之後,太陽逐漸升起,白霧開始散去,周圍的溫度也在回升。

而在最後一次種下清心草後,那冰晶蓮花終於冇有吐出寒氣了。

郝雲說道:“好,總算是榨乾這妖花的寒氣了!”

郝雲他們覺得這會應該安全了,可以先試試挖出這株冰晶蓮花了,可就在這一刻,地麵突然隆起,一根根粗大強壯的樹根突然破土而出。

然後狠狠抽在了那些剛剛種下的清心草上,並將之打得粉碎。

眾人一驚。

“怎麼回事?”

“是妖花?”

所有人嚴陣以待,變得無比警惕,他們甚至以為接下來要麵臨的將是一場惡戰。

可下一秒,他們就看到那冰晶蓮花的根係抽搐了起來,它似乎是想把自己的根係收回到土裡,但發現自己突然做不到了。

有點像海龜翻了個身就有點翻不回去的樣子。

這些根係胡亂拍打地麵,但隻能把地麵拍打的更加嚴實,無法讓自己鑽回土裡。

或者說,這妖花的智商還不足以讓它找到辦法。

出來到是容易,可...回不去了!

郝雲:“...”

眾人也是一陣無言。

連續的掙紮於拍打地麵,這朵妖花終於是耗儘了體力,它無力地倒在眾人麵前,一副任君采摘的樣子。

眾人麵麵相覷。

魏靈忍不住說道:“如果我們貿然上前去采摘,那就算不被寒氣擊中被冰封,恐怕也會被這些根係攻擊,無論哪一種,我們都將會出現傷亡。”

此時此刻,大家終於明白郝長老的良苦用心了。

魏靈更加欽佩郝雲了。

不愧是郝長老,果然小心謹慎。

他們上前,然後把這精疲力儘一滴都冇有了的冰晶蓮花給挖了出來,隨後他們發現,這冰晶蓮花雖然隻是冒出了土層一點點,但根係卻非常發達,最長的一根根係足足有七米長。

孫起不由得說道:“帶回這樣一株妖花,這次我們的曆練考覈恐怕可以評為最高級了!”

最高級的評級,那可是大有好處的!

魏靈向郝雲問道:“郝長老,這妖花我們要怎麼處理?如今它破土而出,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郝雲思索了起來,因為他也不知道這妖花有什麼用,所以不好做決策。

孫起說道:“幸虧我們在這妖花冇成長起來之前處理了它,等它真的成長起來,將會是我們修真者的大敵,特彆它又身處這藥山,將來有弟子來曆練,也會被它傷害。”

郝雲向魏靈問道:“一般來說,我們得到妖花後要如何處理?”

“郝長老是想考考我的基礎知識嗎?請放心,這我還是知道的,”魏靈立刻回答道,“妖花內蘊含著極為濃鬱的靈氣,如果被煉丹師煉製成丹藥,那我們吞服之後不僅可以增強體質,還有機會獲得有些特殊的能力,在修行上也大為有用,對於築基期修士來說可謂是極品,我們煉氣期,也可以等到築基期後再服用。”

說完,魏靈又看向了郝雲:“郝長老,這就是我的回答,請批評指正。”

郝雲:?

不是啊,我冇想考你啊,我就是單純的不知道所以問你啊!

郝雲扶額,他覺得這群人有點魔怔了。

但郝雲還是回答道:“不錯,你們魏師姐的理論知識掌握的非常準確,魏靈,將冰晶蓮花收好,我們該返回宗門了。”

“是!”魏靈立刻用儲物戒指將冰晶蓮花收好。

“走吧,我們回去了。”

郝雲立刻帶隊急速返回,這次,郝雲直接讓所有人上了狗車,並讓二哈加大馬力疾馳而歸。

二哈頓時高興了,它早就想痛痛快快跑一回了。

得到郝雲的命令,這二哈頓時撒丫子狂奔。

狹窄的狗車上,一群弟子立刻抓緊了扶手,狂風襲來,所有人的頭髮都被吹得狂亂飛舞。

“快,太快了啊!”

二哈發了瘋的狂奔,每到一個山頭,它都會昂起頭顱嚎叫一聲:

“嗷嗚!”

【二哈的嚎叫會引來妖獸,如果你放任不管則獎勵妖丹一枚;如果你製止二哈,則無事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