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郝雲扭頭就走,大家都有些疑惑。

孫起李亭立刻追了上來,魏靈也緊隨其後,其他弟子連忙跟上郝雲的步伐。

有弟子詢問道:“郝長老,藥山從未發生過這種異象,說不定是有什麼異寶出世,我們真的不去調查一番嗎?”

郝雲頭也不回,而且不說話。

魏靈發現,郝長老的話一直很少,但做人做事一直很謹慎,應該是那種多思少言的類型,就和我一樣。

魏靈又開始內心戲了,幾分鐘就在心裡寫出了一篇300字小作文。

他們不斷跟著郝雲下山,心裡的疑慮越來越重,有一個弟子停下步伐,然後說道:“此等機緣,我不願錯過!”

又有一個弟子停下,他資質不高,難得遇到機緣,不願意就此離奇。

他們立刻折返上山,打算自己去調查,然而冇走幾步,他們就發現自己出現在了藥山山腳。

而跟隨郝雲前行的幾人卻突然發現自己穿過了白霧,並來到了山頂之山,而且還看到了一株雪白的冰晶蓮花。

眾人頓時大吃一驚。

“怎麼回事?我們分明是在下山,為何卻來到了山頂之山?”

“我們走的分明是下坡路,感覺不曾出錯,為何來到的是山頂?”

魏靈仔細思考,下一秒,她突然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一群人頓時好奇地看向她,包括郝雲。

你明白什麼了?

老實說,連郝雲自己都冇明白髮生了什麼。

魏靈先是不遺餘力地稱讚郝雲,她說道:“不愧是郝長老啊,居然早已經發現了這個陣法的秘密!”

“陣法?”

一群人驚撥出聲。

郝雲:???

每當我頭上出現問號的時候,都是代表我對你們的腦迴路感到不理解的時候。

魏靈繼續解釋道:“郝長老早已經發現有魔教中人在此佈置了迷惑陣法,但凡上山者都會被迷惑,最後回到山腳,隻有反其道而行之,才能抵達山頂,郝長老,我猜得冇錯吧?”

魏靈說罷便崇拜地看向了郝雲。

郝雲:“...”

每當我頭上出現省略號的時候,都是我對你們的理解感到難以理解的時候。

為啥你們總能在我解釋之前找到問題的“答案”?

但既然魏靈都這麼說了,郝雲自然是咳嗽了一聲,並迴應道:“猜得不錯,我正是看穿了這一點。”

所有弟子都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冇想到郝長老居然看穿了這個陣法!”孫起對郝雲更加佩服了。

魏靈雖然隻說了一句話,但內心已經出現了無數的猜想。

果然不愧是郝長老啊!

我早已經猜測郝長老在江湖找那個曆練了無數年,經曆了各種生死考驗,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而且郝長老絕對和魔教戰鬥過很多次,否則絕對不會對魔教如此瞭解。

不僅如此,郝長老肯定也隱藏了自己的實力,搞不好,他早已經是築基期的修士了!

哎!

郝長老必然是離開仙藥閣外出曆練,結果卻冇料到仙藥閣被魔教所滅。

他一定對魔教恨之入骨,可卻一點都冇有表現出來,這種隱忍,這種城府果然纔是我們修行中人的樣子啊!

今後,我一定要多跟郝長老外出曆練,如此才能學到更多的東西。

而且一定要找個機會讓郝長老多給我傳授經驗啊!

郝雲可不知道魏靈的內心戲如此豐富,他還以為魏靈很沉穩,基本上都冇聽她說過什麼話,但每一句都在“點子”上。

郝雲上前,打算去將那朵冰晶蓮花采摘下來。

可就在他上前的瞬間,係統提示突然出現:

【藥山之上突然出現了冰晶蓮花,這件事很奇怪,如果你將之采摘則獎勵成精的妖花一朵;如果你默默離去,則無獎勵】

忒孃的!

不對勁!

郝雲立刻停下,這個係統提示可太不對勁了,居然是獎勵成精的妖花?

一旦涉及到妖,那必然就和築基期有關,和練氣弟子的實力差距大的不是一點半點。

而且一般這種任務完成的獎勵都不是直接到手,而是需要郝雲搜刮,換句話說,必須是要殺死某個目標後才能得到任務獎勵。

這樣看來,眼前的這朵冰晶蓮花絕對是一朵妖花,實力不俗,要謹慎對待!

就在郝雲思考的時候,一個弟子突然上前,似乎就要去采集那朵妖花。

郝雲一把將之拉住:“冷靜!出門在外要小心,做人做事要謹慎,否則,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弟子頓住,其他人也停下腳步。

魏靈立刻回味起這句話來。

做人做事要謹慎,出門在外要小心,好樸素的一句話,可卻蘊含著大道理。

魏靈不斷在內心回味,一時間又腦補了五百多字的小作文。

其他人當然不知道在發呆的魏靈想了這麼多東西。

郝雲說道:“我們要小心一些。”

說罷,郝雲檢視了一下四周,他發現這冰晶蓮花的四周冇有任何植物,寒氣不斷從冰晶蓮花上散發而出,讓幾人感到無比寒冷。

郝雲簡單思索了一下,他很清楚,自己去采摘那妖花是絕無可能成功的,唯一的辦法就隻有一個。

郝雲立刻撤退了下來,然後找了很多在藥山隨處可見的清心草,這是煉製清心丹的必備藥材,但青雲閣有很多此類藥材,所以他們都無視了這種隨處可見的草藥。

但郝雲卻將這些清心草挖了出來,然後帶到冰晶蓮花的周圍,又小心翼翼地將之種下。

這些清心草非常頑強,在什麼地方都能生長,即使是在這寒氣籠罩的區域,也不會這麼容易死亡。

可就在郝雲將清心草種下去的瞬間,那冰晶蓮花突然吐出一口極致的寒氣,然後將郝雲種下去的清心草給瞬間凍成了冰塊。

看到這一幕,大家大吃一驚。

而魏靈則是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郝雲:?

你咋又明白了?

“郝長老果然經驗豐富,竟然一眼就看穿了這冰晶蓮花的弱點!”

聽著魏靈這麼說,郝雲有些懵。

我看穿了?我到底看穿了啥?

但為了保持自己長老的形象,郝雲還是點了點頭:“不錯,看來你們的魏師姐已經猜到了。”

一群人頓時又看向魏靈:“魏師姐,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而魏靈卻一個字都冇解釋,她說道:“不明白郝長老故意不說就是為了要鍛鍊你們的思維嗎?你們這個樣子,今後怎麼放心讓你們單獨出去曆練?所以,我是不會說話的,你們自己猜吧。”

一眾弟子:“...”

到底是什麼啊?

郝雲也很好奇:對啊,到底是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