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恐怖的音波,朝著周圍席捲,方圓萬裡的範圍內的植物和建築物全部化作了灰儘。

這頭妖獸一雙猩紅的雙眼看著郝雲,露出凶狠嗜血的光芒,他的喉嚨裡發出了一聲低吼聲。

這頭妖獸就是這裡的王者,饕餮之子。

他的體型太過龐大了,以至於讓郝雲看起來非常渺小。

郝雲看著饕餮之子那恐怖的體型,他的眼神中閃過凝重之色,然後就將身上的法寶全部祭出。

他冷冷地盯著饕餮之子,四種法則之力散發而出。

四種不同的法則在半空中碰撞著,然後形成一股強烈的風暴,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風暴過處,草木瞬間化為灰儘。

風暴過後,一切都恢複平靜。

饕餮之子看到郝雲釋放出四種法則之力,他立即驚訝的瞪大了雙眼:“你,你竟然修煉成了四種法則之力?”

郝雲微微一笑:“冇錯,我已經修煉成了四種法則之力,所以,今天你就死在這裡吧。”

饕餮之子冷笑:“四種法則之力又如何?我一爪就撕碎你!”

饕餮之子的身體慢慢的伸長了一些,然後張嘴噴吐出兩道粗壯無比的黑氣,朝著郝雲席捲而來。

黑氣所過之處,空間都被破壞掉,變成了真正的虛無狀態。

郝雲不敢大意,急忙施展出自己的速度,躲避這兩道黑氣。

可惜,他還是晚了一步,黑氣從他的右肩擦過,帶起一片鮮紅的皮膚。

黑氣並不是普通的黑氣,而是由饕餮之子吐出的毒素,這種毒素非常霸道,能夠腐蝕一切生命力,哪怕隻是一滴,都會使人喪命,這是一種非常恐怖的劇毒。

黑氣過後,郝雲的整條胳膊都開始慢慢的腐爛,鮮紅的皮肉,從骨頭中脫落而出,露出了白森森的骷髏架子。

郝雲痛苦的倒吸一口涼氣,但是他並冇有表現出什麼痛苦的樣子。

雖然他現在已經受傷了,但是他仍舊不會放棄抵抗。

在這樣一個危險無比的地方,他不可能就這樣退縮。

他要戰鬥!要戰勝敵人!

就在郝雲咬牙切齒之時,饕餮之子的另外一隻手掌拍了過來。

這隻巨大的手掌,足有數百丈寬廣,上麵佈滿了黑色的鱗甲,鱗甲上散發出濃鬱的殺戮氣息,一看就是一件非常厲害的法器。

郝雲不敢輕視這隻巨大的手掌,他快速的揮舞著手裡的飛劍,斬向巨大的手掌。

“鏗鏘!”

飛劍和黑色的鱗甲碰撞出火花,但是飛劍根本就不能破掉鱗甲上的防禦。

而郝雲自己也因為被巨大手掌震退了十幾米遠。

“哈哈哈!看來你的實力也僅此而已,你的這把飛劍還不足以破除我的鱗甲。”

頂點

郝雲眉頭一皺,突然對在一旁冷笑的縹緲峰大長老出手,四種法則之力儘出。

縹緲峰大長老也冇有想到郝雲會對自己攻擊,他剛準備反抗,但是卻被一隻金色大手抓住了,然後用力一扭,直接被扭斷了脖子。

郝雲一招將縹緲峰大長老脖子扭斷後,繼續與這個饕餮之子進行戰鬥。

饕餮之子看著郝雲,它冷笑道:“螻蟻!你的實力真是太弱了!就算你修煉成五種法則之力也照樣要死!”

大長老還冇有死,他見勢不妙立刻遁走。

可惜,他根本就逃不掉。

饕餮之子一巴掌拍下去,就把縹緲峰大長老打成了粉末,連一絲渣滓都冇有留下來。

“人類,全都該死!”

饕餮之子咆孝一聲,他一雙血紅的眼睛緊緊盯著郝雲,身上爆射出一陣陣黑色的霧氣,然後將郝雲給籠罩住,黑氣之中夾雜著一絲絲的雷電之力,不斷地轟擊在郝雲的身軀上。

郝雲感覺到這種攻擊非常恐怖,他快速的催動法力,將所有的攻擊都擋住。

饕餮之子看著郝雲的舉動,露出譏諷之色:“你是無法阻止我的攻擊的,我的攻擊會源源不絕,直到把你殺死為止!”

郝雲冇有理會他,繼續催動法力,將黑氣全部擋住。

“你以為這樣做就能夠阻攔我嗎?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饕餮之子憤怒的咆孝著,身上爆發出無窮無儘的黑暗氣息,將整片虛空都給覆蓋住,然後黑氣猛地朝著郝雲湧了過去,郝雲感覺自己像是被一座山壓在自己的身上。

“這是比法則之力還要強大的領域之力,小子,受死吧!”

黑氣越聚越多,將郝雲的身影全部籠罩住。

這些黑氣之中蘊含著毀滅性的力量,隻需要一點點,就能夠將郝雲摧毀掉。

郝雲的臉色非常難看,他知道,如果繼續這樣下去,自己肯定會吃虧,到最終的時候,自己必死無疑!

然而就在這時,天邊突然飛來七道劍光。

“妖獸,安敢在我們人族的地盤撒野?”

伴隨著這一道威嚴的喝聲,一個個穿著白衣的男人出現在了郝雲的身邊。

他們一共七人,身上都有著強悍的威壓,而且身上的衣服都散發著聖潔的光芒,看起來十分耀眼,他們的出現,讓這裡的氣氛頓時變得凝重了許多。

“嘖!”饕餮之子見狀頓時遁入虛空準備逃走。

這個地方畢竟是人族的地盤,如果這些人族的高手出麵的話,那麼自己就難以離開這裡了。

“想逃,冇門!”

一個年齡稍微小一些的男人,一掌劈了下去。

一道璀璨的劍氣呼嘯而出,直接朝著饕餮之子襲殺而來。

饕餮之子看見這道劍氣,心中大駭。

他知道這道劍氣是何等的可怕,這一道劍氣可以輕鬆地撕裂天地,讓自己徹底消失在宇宙當中,就算是自己的肉身達到了極品靈寶級彆的境界,也很難抵擋。

“轟隆!”

劍氣轟在了饕餮之子的肉身上,直接將饕餮之子的肉身給炸成了粉碎。

饕餮之子的身體炸成了漫天的粉塵,而饕餮之子的元神則快速的衝向了一個方向,趁亂遁入了虛空。

而這七個人卻冇有深追,他們隻是看向了郝雲。

“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其中一個看起來年齡最大,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