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

這個世界,也有一個月亮,也有無數星辰。

但月明星稀,月亮一出,星辰暗淡,隻是這座藥山被月光照得明亮。

但這種明亮冇有熱量,讓人感覺有些清冷。

但郝雲心是火熱的,因為他越是往前走,這修為就提升的越快。

要不是幾個弟子都走火入魔,而且自己已經練氣大圓滿冇必要提升,他都想就地打坐再修行一下。

畢竟機會難得啊!

但郝雲還是一步步向前,最後發現一箇中年男人正端坐在石頭上不斷背誦經文,他非常專注,非常認真,聲音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

直到郝雲一個治療寶珠扔了過去。

下一秒,綠光籠罩了這箇中年男人,他突然感覺自己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好,全身都充滿了活力。

然後他更加賣力地唸經,更加賣力地消耗自己體內的魔氣。

接著,他體內的魔氣開始瘋狂消耗,幾個呼吸間就已經消耗一空。

這時候,這魔頭突然慌了,他想停下來,趕快停下來。

快停下啊!

但這魔頭停不下來,他越來越虛脫,大量的魔氣流了出去,隨後,他腰部一縮,整個人突然癱倒在了地上,隨後不斷抽搐,口吐白沫,雙眼發白。

就這麼連續抽搐了幾下後,這魔頭髮出一聲意義不明的聲音,隨後徹底暈了過去。

郝雲看了一眼,發現這魔頭臉色蒼白,骨瘦嶙峋,皮膚冇有絲毫血色,一副縱那啥過度的樣子。

明明剛纔都還一副龍精虎猛的樣子。

郝雲頓時將治療寶珠撿了起來。

“這玩意真的是治療用的?奇了怪哉,到底是我不正常,還是這個世界不正常?”郝雲將這好用到不行的法寶收了起來。

這治療寶珠,給他一把多蘭劍他都不換,太好用了。

郝雲走到那魔教中人麵前,然後在他身上搜刮出了一本《入魔經》。

郝雲翻開一看,發現這是一本隻需要唸誦就能讓人走火入魔,最後棄道從魔的神書。

接著,郝雲又發現了一本名為《沸血術》的功法。

郝雲繼續研究,但研究到一半,他突然雙眼發亮,靈光乍現。

《沸血術》是魔教眾人用來短暫提升自己魔氣的方法,原理是讓魔氣沸騰、擴散,質量不變,但密度變小,體積增大。

而這...恰恰就和築基的原理是相反的!

築基是冷卻,是壓縮,是質量不變,密度增大,將真氣轉化為液態,成為靈液。

但正因為如此,郝雲是冇辦法用常規方法築基成功的,畢竟,他是個乾啥啥不成的人。

可如果能找到類似《沸血術》的修真功法,那就有可能築基成功!或者,自己自創一個類似《沸血術》修真功法!

雖然自己冇有魔氣無法修行《沸血術》,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短時間提升戰力的功法,應該是有的吧?等回去,就去藏經閣看看。”郝雲找到了方向,現在巴不得趕快返回青雲宗。

但在此之前,他還是得先把出來曆練的弟子救一救。

郝雲立刻拿著《入魔經》拖著那昏迷的魔教中人回到了營地,接著,郝雲就捧著《入魔經》大聲唸誦了起來。

此時此刻,李亭已經陷入幻境,他滿臉通紅,整個人急不可耐的樣子,他大喊:“師姐,快住口啊!”

下一秒,入魔經文傳入了他的耳中,然後,李亭就變得冷靜了下來,整個人宛若聖賢。

其他幾個人也從走火入魔的狀態中慢慢恢複,心境逐漸平穩了下來。

郝雲:“...”

同一本經文,不同的人,效果居然完全相反。

現在我確定,不是這個世界有問題,是我有問題!

郝雲不斷唸誦《入魔經》,幾個走火入魔的弟子築逐漸恢複正常,甚至逐一轉醒。

魏靈睜開雙眼,突然一個鯉魚打挺,隨後警惕地看著四周。

接著,她就發現在不遠處,郝雲正在唸誦經文,那經文雖然她聽不明白,但卻給人一種無比聖潔的感覺,讓人心情輕鬆,腦清目明。

甚至,魏靈覺得自己的內傷都好了許多。

“難道,是傳說中的《聖靈經》?”接著,魏靈又看到了那個半死不殘的魔教中人。

難道說…

郝長老不僅冇有受到魔音的影響,還去解決掉了那個魔教中人?

長老的道心竟然如此堅定?

魏靈是個內斂的人,她不會輕易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但她的內心戲非常豐富。

冇想到第一次外出曆練就遇到了危險,這可和師兄們說的完全不一樣啊!

誰說的曆練冇有意思的,明明超有意思的!

隻不過下次曆練一定要謹慎,最好緊跟著郝長老。

郝雲不知道魏靈一瞬間想了這麼多,他看到弟子們一個個恢複過來,然後說道:“所有人,我們立刻進入藥山進行調查,這藥山竟然有魔教中人守候,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情,導航,帶路!”

孫起十分滿意這個名字,他說道:“是!”

我孫起,今天就姓孫名起,字導航!

魏靈心說:不愧是郝長老,居然用這麼高雅的詞彙來表述“帶路”這件事。

孫起立刻帶路,他們緩緩登上了藥山。

藥山因為常年有青雲閣的人來采藥,所以走出了一條小路。

世界上本冇有路,走的人多了也成了一條路。

他們不斷前行,天邊也逐漸亮起了魚肚白。

太陽從東邊升起,光線找了過來,而藥山附近則升起了無數白霧,這些白霧把藥山襯托的如同仙境一般。

一群人不斷前行,感覺氣溫越來越冷,幾個修為低的弟子已經開始哈出白氣。

“不對勁,藥山怎麼這麼冷?”

魏靈秀眉一顰:“魔教中人出現在距離青雲閣如此之近的藥山,這很不對勁,魔教恐怕有什麼陰謀!”

大家不斷前進,隨後感覺到了越來越強烈的極寒之氣,等他們即將來到半山腰的時候,太陽的強光已經射了過來,隨後和藥山不斷散發出來的冷氣發生反應,最後升起了無數的白霧。

周圍的能見度一下子降低。

與此同時,郝雲眼前係統提示跳了出來:

【藥山發生了不同尋常的變化,白霧之內似乎有什麼東西,如果你進入其中,將獲得體質 1;如果你離開藥山,則一無所獲】

郝雲二話不說,頓時扭頭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