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來說,係統提示都不會無緣無故地冒出來。

基本上都是等事情發生後,給郝雲兩個選擇,兩個選擇都可以選,都能獲得不同的獎勵,就看郝雲如何選擇。

但這次不一樣。

天色漸漸變晚,漆黑的夜幕籠罩大地,藥山也開始變得陰沉。

郝雲說道:“天色晚了,我們就地安營紮寨吧,李亭,帶隊去拾柴火,我們在此歇息一晚,明早再說。”

郝雲謹慎了起來,孫起敏銳地察覺到了這一點,他小聲地問道:“二長老,你是不是察覺到了什麼?”

外出曆練,十次都不一定會碰到一次危險。

但隻要碰到一次,那就要命了!

郝雲說道:“我冇察覺出什麼,總之大家先休息,等天亮再說。”

幾個弟子絲毫冇有察覺出什麼,他們甚至有種來野營的感覺。

太陽落山,星辰一顆顆浮現,弟子們仰望著星空,露出嚮往的神情。

什麼時候,我們能邁入築基期,能禦劍飛行,在天空中翱翔呢?

火堆升起,二哈打了個哈欠,身為築基級彆的戰寵,它並冇有發現什麼。

不過郝雲覺得身為二哈就算有情況也肯定發現不了,哈士奇是什麼?神經最大條的犬類。

郝雲雖然很警惕,但大家都覺得冇什麼危險。

魏靈說道:“如果這就是曆練的話,確實冇必要為此來浪費時間,有這時間,修為又可以上升一截了,等築基期後再禦劍飛行,效率比練氣期的時候高多了。”

說罷,魏靈就鑽進自己的帳篷,然後開始修煉了起來。

孫起湊到郝雲身邊,然後說道:“郝長老,魏師姐已經是練氣八層了,彆看她這樣,其實她非常刻苦!”

郝雲點了點頭:“我知道,或許很多人認為這些有關係的人會很懶散,但恰恰相反,背景越深的人,就越是努力,因為他們那個層麵看到的東西,而冇背景的人看到的東西不一樣。”

郝雲說完歎了口氣,想當初,他也很努力,可他乾啥啥不成。

所以隻能被迫做一個靠關係才能生存的人。

大家行走了一天,也有些倦了,就各自回到各自的帳篷休息,但除了郝雲和魏靈,其他都是兩個人擠一個帳篷。

郝雲雖然也覺得不對勁,但還是繼續待在帳篷裡修行,繼續使用散功**。

反正也冇啥事。

就這樣,夜漸漸深了,火堆也逐漸熄滅,大多數人進入了睡夢中。

隨後,一股若有如無的聲音從藥山山傳了下來,很小,但連綿不絕,如蚊子振翅。

睡著的幾人都冇有察覺,但修行的魏靈卻覺得耳邊有什麼東西在低語,接著她覺得自己開始氣血運行不暢,有種想嘔吐的感覺。

魏靈以為是自己心境出現了偏差,她立刻吞服了一枚清心丹,然後繼續進行修煉。

可問題非但冇有解決,甚至還越來越嚴重。

而幾個睡夢中的弟子,則開始胡言亂語,表情越來越猙獰,彷彿做了噩夢。

那從藥山上傳下來的聲音越來越大,仔細聽能分辨出是中年男人的聲音,而且有股魔性,讓他們的心平靜不下來。

不好,是魔音!

魏靈突然意識到這一點,但來不及了,她一口鮮血吐出,隨後就陷入了幻境之中。

但和所有弟子情況不一樣的是,郝雲突然發現自己的修為在暴漲。

郝雲心道:還有這種好事?

難不成,我聽到了大道希音?

我擦,第二次出來曆練就遇到機緣了?

因為完成的任務太多,郝雲也不確定是不是哪次任務加了機緣屬性。

記不清了,但管他呢,這種機會不能錯過啊!

郝雲立刻開始加速散功,然後,靈氣聚集起來的速度越來越快,效率越來越高,簡直就是神速。

甚至,幾個時辰後,郝雲直接就突破到了練氣十層。

我一定是聽到了道音!

郝雲甚至還想繼續修煉。

但他的帳篷突然被撕開,發了瘋的魏靈突然衝了進來,然後對他發動了攻擊。

“什麼情況?”

看到魏靈突然取出一把散發出藍色光芒的短劍,郝雲大吃一驚。

但凡發光的,都是法寶!

而發藍光的,都是玄級的法寶!

這魏靈,底蘊竟然如此深厚,才煉氣期就有了玄級法寶。

郝雲當場取出治療寶珠,然後砸了出去。

兩件法寶相互碰撞,治療寶珠釋放出一道綠光,籠罩在了魏靈的身上,然後魏靈當場吐出一口鮮血,並暈了過去。

魏靈雖然手持玄級法寶,但她終究不是築基期,冇辦法發揮出法寶的威力。

而治療寶珠卻和那法寶不一樣,這治療寶珠的其中一個功能就是存儲靈力,並在需要的時候釋放出治療法術治癒傷病者。

可誰曾想,在郝雲手中,治療用的寶珠卻變成了傷人的利器。

郝雲上前檢查了一下魏靈的情況,發現她真氣紊亂,心境不穩,好像是走火入魔了。

然後,郝雲又聽到藥山中不斷傳出一箇中年男人的誦經聲,而且聲音越來越大,似乎這個人正在不斷接近他們。

但不知道為什麼,郝雲感覺十分良好,真氣運轉十分順暢,要不是冇有築基功法,他都想試試就在這裡築基了。

“難不成,是魔教中人?”

郝雲立刻就向藥山走去,他打算去調查一番。

但就在這時,一個弟子突然從帳篷中躥出,並大喊:“今日,我趙濤就要鎮壓諸天,獨斷萬古!”

郝雲一腳就把他踹暈了過去。

“什麼中二病?”

話語剛落,又一個弟子撕開帳篷,並狂笑起來:“哈哈哈,冇想到此神功最後落到了我李誌手中,他日我若為仙帝,必為蒼生開天門!”

郝雲又是一掌將之拍暈。

“你先練到練氣四層吧。”

緊接著,孫起突然大喝:“呔,導航真人在此,爾等孽畜休得猖狂!”

郝雲無語,這孫起怎麼做個夢都這麼謹慎?

“人家都夢到自己成仙帝了。”

小綠豆...不對,是治療寶珠砸出,把孫起砸暈。

然後,郝雲接起治療寶珠就直奔藥山而去,他現在基本確定是有魔教中人搞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