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雲邁入化身境界,得到了重要的資訊,他立刻邁出步伐,整個人飛速在空中前進。

李元雙目一縮:“縮地成寸?”

化神修士,能影響空間,實力十分強大。

然而郝雲冇走幾步,就看到了無數陷入火海的城鎮,那無數來自異界的體修到處燒殺,在郝雲歸來之前,他們就已經按耐不住展開了入侵。

郝雲眉頭一皺:“真是找死!”

言罷,他突然對那群體修出手。

一道道恐怖的劍氣衝破虛空,朝著那群體修射去。

那些體修一個個嚇得臉色發白,急忙朝遠處逃遁。

實際上這道劍氣根本冇有殺傷力,它落了下來,落在了很多普通人的身上。

結果這些普通人的傷勢奇蹟般的好轉。

郝雲冇有追擊他們,而是來到了城池邊緣。

郝雲站在邊緣,目光掃視城內,發現這座城市並非是普通的城市,裡麵有許多陣法,還有許多修士的屍體。

這裡曾經是百姓棲息的地方,但如今卻被異界人肆虐,異族的殘暴,讓人毛骨悚然。

“異族的入侵,讓這裡變成了一座廢棄的城市。”郝雲心中冷哼,眼睛眯起。

他抬起右掌,掌心散發著恐怖的熱量。

隻見他的手掌輕輕落在虛空中,一股炙熱的高溫頓時升騰而起,那高溫瞬間燃燒起一片巨大的火焰,朝著四麵八方擴散,凡是接觸到火焰的體修都被燒成灰燼。

但這次入侵的體修很多,數不勝數,郝雲雖然厲害,可他一下子也顧忌不了這麼多,所以隻好用最笨拙的辦法,將火焰朝著外麵釋放。

一朵巨大的火焰在空中形成,熊熊燃燒。

那火焰越來越盛,彷彿是一輪烈陽,照耀在這裡。

那些異族見此,紛紛躲避,不敢靠近。

郝雲見狀,繼續將手掌往前揮,那一團巨大的火焰就朝著四麵八方飛去。

那些異族見此,連忙逃離。

可惜他們的速度比起郝雲來差遠了,所以很快就被那一團恐怖的火焰包圍,他們紛紛慘叫,最終全部被點燃燒成灰燼。

殺光這些體修強者後,郝雲便來到了異界入口處,並親自鎮守這裡。

異界隧道開啟十五天,那他就鎮守這裡十五天。

因為這是他為這個法修界所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做完這一件事,他就會前往飛昇之路,然後想儘辦法飛昇靈界。

郝雲坐鎮入口處,如果有體修敢過來,他就全部斬殺。

然而纔過去了幾分鐘,就有三道光芒閃爍,隨後,三尊化神修士居然降臨到了法修界,為首的居然正是體修界的至尊。

李元大吃一驚:“至尊親至?”

體修界唯一的三尊化神強者居然都來了,郝雲能擋得住嗎?

李元擔憂無比。

那三尊化神強者看到法修界的至尊居然是個青年,臉色微微變化,但很快他就恢複了常態。

“我聽聞此地有個化神修士鎮守,所以前來看看,你是何人?”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沉聲問道。

郝雲站起身,看向中年男子的同時也打量著其餘二人。

這二人一個看似普通,另一個身材魁梧。

那名魁梧男子看著郝雲,眼眸中充滿了戰意。

郝雲知曉,眼前那個為首的中年男子應該就是體修界至尊。

他淡漠道:“我乃法修界的至尊,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來這裡撒野的,滾吧!”

“嗬嗬,好狂妄的語氣啊。”魁梧男子笑了,笑的很陰險,隨後他伸出食指朝著郝雲勾動。

他的食指很短,彷彿斷了半截,但是他勾動之時,虛空竟然產生劇烈的震盪,宛若空間碎裂,讓人心驚膽顫。

這種威壓讓李元等人都心悸不已,一個個不由自主的倒退。

郝雲麵色不變,他淡漠的盯著魁梧男子的食指。

“你是想試探我的實力嗎?可惜我已經不是剛來時候的我了,我的實力已經踏入了化神期!”

聽聞此話,魁梧男子臉色一凝,隨後收回了食指,冷哼一聲:“算你運氣,不過,今天你必須得死!”

魁梧男子說完,身體就消失不見。

下一秒,他的身影出現在郝雲身後,雙拳狠狠轟擊。

李元等人見到這一幕,都嚇壞了,他們連忙喊道:“郝雲小心,快躲。”

郝雲的反應很迅速,他猛然間扭過身軀,右臂橫在了胸前。

砰!

兩人碰撞在一起,兩人同時倒飛而出。

郝雲穩穩的落地,嘴角溢位鮮血,但他卻露出了冷笑。

“這點攻擊就想擊敗我,簡直癡心妄想。”

魁梧男子臉色一黑:“小子,你太猖狂了,我承認你的確厲害,但你的實力終究還冇有達到化神巔峰,我可以輕鬆將你擊敗。”

話語一落,他的腳底就冒出一道光華,那光華迅速擴大,化為一座龐大的宮殿,宮殿的牆壁上畫滿了符文,每一幅符文中蘊含著恐怖的力量,隨後從牆壁上飛出一條條符文鎖鏈,朝著郝雲纏繞而去。

那一條條符文鎖鏈,宛若活物一般,朝著郝雲纏繞而去,一副極其詭異的景象,讓人不寒而栗。

“好厲害的手段!”李元忍不住讚歎。

這種手段是體修界的秘法,叫做縛魂術,是一門禁術,可以用符文鎖鏈束縛住敵人的身體,然後控製敵人行動。

隻要敵人被困住,哪怕對方是化神巔峰強者,一旦被捆綁住,也彆想擺脫掉。

李元曾經在一本古籍中看到過關於縛魂術的記載,隻是那本古籍被人盜取,至今都冇有找到。

李元見到那麼多符文鎖鏈,他知道,郝雲這次麻煩大了。

那麼多符文鎖鏈將郝雲捆綁住,就算郝雲擁有化神境強者的肉身,估計也難逃一劫。

不止如此,這些符文鎖鏈還有腐蝕性,隻需要沾染上一絲,郝雲的肉身就會被融化。

“小子,受死!”魁梧男子哈哈大笑,眼中充斥著興奮之色。

“就憑你們,還奈何不了我。”郝雲冷冷說道。

“是嗎?”那名魁梧男子嘲諷道:“那就試試看!”

話音未落,他又施展了縛魂術,一條條符文鎖鏈如同遊魚一樣從四周圍繞過去,想要將郝雲給困住。

郝雲神色平靜,甚至帶著一絲不屑:“我接下來三分鐘內都不出手,甚至不抵抗,你也絕對奈何不了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