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雲他們終於回到了法修界,回來的一瞬間,法修界的天道就突然降下無儘神光和甘露,刹那間,郝雲就被光華包裹,綻放出了無儘的光芒。

隨後,無儘的靈力和精神力就融入到了郝雲的體內, 這讓他直接突破了元嬰後期的境界,隨後邁入到了化神的境界。

那一瞬間,天地震動,郝雲突然感覺自己的神識延伸而出,席捲了整塊大陸,天下地上,一切都儘收眼底。

化神期, 恐怖如斯。

照妖鏡從郝雲身後飛了出來,然後射出無儘神光,光芒照耀天地,將天地照的一片明亮,此時此刻,本命法寶照妖鏡才徹底展現出它強大的威力。

而此刻,那些正準備入侵法修界的體修強者們全都呆住了,他們怎麼也冇想到法修界突然誕生出了化神強者。

更為恐怖的是,他們感應到了體修界的變化,此刻的體修界已經深受重創、滿目瘡痍,而這一切,似乎都是眼前這個人乾的。

郝雲看向了他們,強大的威壓散發而出,刹那間,這些元武期的修士就全部從空中跌落,隨後被強大威壓重重地壓在了地麵上。

這些人臉色蒼白無比,驚駭欲絕地看著郝雲,不知該做何反應, 他們從未想過法修界居然會冒出這麼一尊強橫的存在。

此時, 郝雲手臂抬起,一掌朝他們拍打了過去,這些人立即被擊飛出百米之外,最終摔倒在地上。

郝雲的手掌落在了這些修士的身上,一股無形的威壓釋放而出,這些人的**頓時被撕裂,骨骼碎裂,鮮血噴濺而出,慘叫聲響徹天地,讓附近的妖獸全都逃離。

這一幕讓所有修士都心膽俱寒,這簡直是在殺雞儆猴。

“啊......”

一聲慘叫聲傳來,隻見一名元嬰後期的修士被強悍的威壓擊中,渾身上下的皮膚瞬間被撕扯下,鮮血狂湧,淒慘至極,一個呼吸的功夫,他的肉身就變成了一堆骨骸,血淋淋的模樣,讓人作嘔。

其他修士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們全都在郝雲的威壓下痛苦的掙紮, 但是他們卻冇有任何辦法抵擋,這種實力太強了,根本不是他們所能夠抗衡的,隻能等死。

“啊!不,不要殺我!”

一位元嬰期初期的修士哀嚎著求饒,他是一位金丹初期的修士,剛纔被強大威壓擊中,差點就被滅掉,幸虧郝雲收斂了自己的威壓,否則他早就死翹翹了。

郝雲並冇有停止手中的動作,手指輕輕地彈了幾下,頓時,那名元嬰期修士的腦袋就炸裂,腦漿迸裂,鮮血灑落,場景無比殘忍,這一刻,所有元嬰期的修士全都閉嘴了,一動都不敢動,生怕郝雲會再次攻擊他們。

這時,他們終於看清楚郝雲的長相,這張臉太過年輕了,讓他們感到難以置信,這是他們這輩子見過最年輕的修真者,而且還是一位化神期的修真者,這簡直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郝雲看向了眾人,眼中閃爍著冷冽的殺意。

“這一次你們來這裡搗亂,殺害普通百姓,罪不容誅,今日便是你們的末路。”郝雲冷哼一聲,右手猛地一抓,頓時,所有元嬰期修士身邊的虛空就全都被禁錮了,隨後,一顆顆腦袋從那虛空中掉落出來,掉落到了地麵上。

一群元嬰期的修士,轉眼間就被殺了個一乾二淨,甚至連逃跑的能力都冇有,這就是化神期強者的實力。

隨後,郝雲又將目光投向了剩餘的三名元嬰期的修士。

看到郝雲朝自己望來,那三人頓時就嚇得魂飛魄散,轉身就逃。

“轟!”

一聲巨響,三人的身體同時爆炸開來,化為了三團血霧。

這些血霧飄浮到了半空之中,最終化為了三件物品,一把劍、一把刀和一顆珠子。

三件物品懸浮在了半空中,隨後就慢慢地漂浮到了郝雲的身旁,郝雲冇有收取,而是直接扔給了林雨朦她們。

“元武期體修強者的法寶,都是好東西,你們留下吧。”

三人受寵若驚。

郝雲還是元嬰後期的時候,就能和化神期不相上下,如今邁入化神期,實力恐怕更加強大。

而郝雲邁入化神,也徹底成為了法修界的至尊,他打算等體修境界也邁入化神後就飛昇靈界。

可就在他打算穿梭虛空前往飛昇之路的時候,一段資訊突然從虛空中穿梭而來,隨後落入了他的大腦內。

“郝雲,我是你老祖宗。”

這資訊第一句話就將郝雲驚得頓住。

“當你即將突破凡界前往靈界的時候,你就會聽到我給你留下的這段資訊,郝雲,你記好,一旦前往靈界,你便將徹底暴露在滿天神佛的眼下,因為靈界之上便是仙界、神界、佛界、魔界,我郝家子孫,但你也不必擔心,因為我郝家子孫遍佈大千世界,你前往靈界之後,隻需遵循《郝家家譜》的指引,便能找到某個我的子孫,你身為最小的一輩,自然會得到照顧。”

郝雲眉頭緊皺:‘郝家家譜?’

下一秒,一本家譜就落到了郝雲手中,這家譜是用未知材料製作而成,不僅水火不侵,而且及時郝雲以化神期的境界也無法破壞其一分一毫。

打開這本《郝家家譜》,郝雲就看到了無數密密麻麻的郝家子孫,可令人遺憾和惋惜的是,其中百分之九十的郝家子孫都去世了。

在這些去世的郝家子孫中,大多都是普通人。

郝雲很驚訝,他冇想到老祖宗這麼能生,而且這本家譜也無比神妙,居然記錄了大千世界中所有的郝家子孫。

郝雲翻到最後一頁,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郝家第一千八百零一代,郝雲。

這一代隻有郝雲一個人,這讓郝雲有些吃驚。

‘郝家第一千八百零一代,隻有我成功出生?’

郝雲翻到家譜第一頁,想看看老祖宗的名諱,然而老祖宗的名字居然是???

‘嘶!老祖宗的境界到底有多高,居然無法被留下任何記錄。’

郝雲意識到,自己很可能是郝家的獨苗,這其中的原因,他還不知道,但無論如何,他必須活下去,而且強大到解除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