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感謝你們對法修界的付出,冇有你們對體修界強者的頑強抵抗,我們是不可能走到這一步的。”

在郝雲三人前往修煉區前,這個解說員真摯地向三人道謝:“接下來的戰爭就交給我們吧,比起修士,我們的天維戰艦更適合進行戰鬥,而且即使被摧毀了也不可惜,因為我們可以源源不斷地製造,我們十天可以建造一艘天維戰艦,但體修界絕對做不到十天誕生一個元嬰期,所以這一戰,我們必勝!”

看到新時代的這群年輕人如此的有信心,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

郝雲三人向著修煉區飛行,冇多久,他們就來到了修煉區,隨後看到了一片蔥蔥綠意。

這裡有著各種古色古香的建築,雕欄玉砌,充滿古代韻味。

郝雲他們落地,就看到一個築基後期的修士飛了過來,一落地,那修士就驚撥出聲:“郝真人,是您!”

郝雲一眼認出對方,是孫起,那位立誌要成為導航真人的人。

如今距離他的心願也隻有一步之遙了,隻要邁入金丹,就能被稱之為真人。

孫起落地,激動地向郝雲行禮,隨後突然發現郝雲已經是元嬰期的修士了,他大吃一驚:“郝...郝道人,您已經是元嬰修士了嗎?”

“我們剛剛出關,這個世界就已經大變樣了。”郝雲說道。

孫起苦笑起來:“是這樣的,十多年前,不知從哪裡冒出一個大工匠,結果我們世界的情況就變了,經曆過異界入侵的那一輩人,幾乎都對異界人恨之入骨,他們纔不在乎用什麼方法殺死異界人,所以幾個掌門和大工匠一拍即合,所以時代就變成了這個樣子,郝道人,您或許不是很適應吧?”

郝雲點點頭:“還好。”

他一路走來,發現法修界的人雖然有了強大的武器,但他們的社會並冇有向前發展多少,他們也還不會用電,更冇有研究出熱武器來。

如此一看,郝雲也猜測那個大工匠並非是穿越者,或許是命運之子,或許是天賦異稟,或許是什麼科技之神派來的。

孫起開始帶路,他之所以出現在這裡,就是因為他冇有忘記自己的使命,冇有停止自己的夢想,自發誓那天開始,他就一直帶路帶到了今天。

“這幾年你怎麼樣了?”郝雲問道。

“老樣子,每天就是閉關修煉和為人帶路,不過最近修士越來越少了,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冇人修行了,我也要到凡間去修行了。”

孫起將郝雲他們帶到自己的庭院,隨後招待了郝雲他們,各種靈果靈茶被端了出來,但是郝雲他們品味了一下,發現這些靈果靈茶內蘊含的靈氣很少,和之前比大大不如。

“他們改造了聚靈陣,並將靈氣收集起來形成靈石,所以天地間的靈氣變少了。”孫起歎氣,“他們說,等我們反攻了體修界,那就有足夠多的靈氣了。”

郝雲想了想,然後說道:“無論如何,這都對我們很有利,祝艦隊能擊敗異界人。”

郝雲的目標隻有一個,法修界隻是他的一個跳板,假如這個世界能自己擊敗體修界,那他就隻需要安心修行了。

而在這個時候,位於異界隧道的入口處,超過一百艘天維戰艦在這附近巡邏著,異界隧道的入口在一點點變大,這表明異界入侵的日子就要來臨了。

如今,法修界因為蒸汽機的出現,讓他們的生活水平大幅度增長,因此人口也快速增長,城市變得更多。

但修士的數量不增反減。

不過人們堅信他們不會失敗,因為一艘艘的天維戰艦被製造了出來。

此刻,異界隧道的入口正在飛速擴大,駐守在這裡的士兵發現了這一點,所以立刻向上級進行了彙報。

這一報告立刻讓上級重視了起來,他調動了所有的天維戰艦,讓他們全部啟動,並來入口處進行駐守。

訊息傳了回來,人們居然全都開始了慶典。

“我們隻是提前為即將獲得的勝利進行慶祝。”

“異界通道打開之時,便是我們反攻體修世界之日!”

“區區體修,在我們的靈晶大炮麵前根本不堪一擊。”

人們對他們的戰艦充滿信心。

“我親眼看到那大炮轟碎了一座小山,而這種大炮,我們有十萬座!”

“體修必敗,勝利是屬於我們工匠的!”

異界隧道的入口越來越大,最後大到足以容納一個籃球場,而這時候,入口內飛出來了一個藍色的球體。

所有駐守在這裡的士兵都看到了這個球體,他們很疑惑,並且很難理解這是一個什麼東西。

某個金丹期修士飛了上去,然後仔細觀察,隨後發現球體上倒影著一片星辰。

“冇有靈氣波動,不像是法寶,也不像是什麼武器。”

“這是什麼?難不成是體修界送給我們的禮物,他們打算講和?”

這個金丹修士仔細研究,甚至釋放出神念來調查這個球體,但他卻發現自己的神念根本冇辦法深入這個球體。

這個球體並不發光,但它的內部卻是無儘的星辰,這些星辰正在不斷移動著。

金丹修士注意到,這些星辰的移動並不規律,似乎是隨機的,可就在他準備把這個球體拿到手中的時候,這無儘的星辰突然彙聚在了一起,然後形成了一隻豎著的眼睛。

隨後,一個聲音從這球體內發了出來。

“法修界,你們籌備了百年,就隻是這種程度嗎?”

所有人頓時大吃一驚,金丹修士無比驚訝:“你,你會說話?”

所有天維戰艦上的士兵也都得大吃一驚,他們當中很多人都的普通人,所以根本不瞭解這個會說話的球體意味著什麼。

金丹修士本能地感覺到了危險,他立刻開始後退,但似乎來不及了。

那球體上突然出現了一個靈氣旋渦,緊接著,無數的神雷開始在那旋渦上纏繞,形成了一副詭異的畫麵。

艦隊的指揮官立刻大喊:“攻擊!”

無數靈晶大炮立刻發射了強大的炮擊。

十萬座的大炮同時發射,這本是一個絕對壯觀的場麵,可是,十萬座大炮的齊射卻在一句話下黯然失色。

“須彌仙雷,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