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雲三人飛了起來,他們看著一艘艘天維戰艦從遠方飛來,隨後到異界入侵的破口處集結。

看來,法修世界表麵上對自己的實力自信,但內心還是重視體修者的。

郝雲他們禦劍飛向了青雲閣,等他們飛到青雲閣上空,就看到了令他們瞠目結舌的一幕。

往日修士雲裡來霧裡去的情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根巨大的煙囪,煙囪中冒出黑煙。

往日山清水秀的青雲閣仙山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鋼鐵建築。

郝雲他們在這片城市中飛行著,冇多久,他們就看到一個根本不算修士的人類乘坐著一種飛行道具來到他們麵前。

“請問,是郝雲、林雨朦修士嗎?”

三人都有些驚奇地看著這個人類,她的裝扮很是新潮,頭上帶著一個太陽眼鏡,身上穿著工服,腳下是一個飛行器,飛行器同時具有浮空陣法和蒸汽係統。

郝雲非常吃驚,修真和蒸汽科技的結合?

什麼情況?

而林雨朦和靜笙則是吃驚這個人對他們的態度。

一介凡人,居然直麵元嬰強者,而不加任何敬語,彷彿平輩之間的交流,這種情況,在以前根本不可能出現。

郝雲對此並不在意,他問道:“你認識我們?”

這女子說道:“你好,我是專門負責向你們這些閉關修士解釋這個時代的解說員,以免你們以為不瞭解情況而做出衝動的事情來,那樣的話,城市裡的靈晶大炮會毫不客氣的射擊,那將會造成不必要的損失和誤會。”

郝雲他們都很驚訝,最驚訝的是林雨朦和靜笙,她們對這種衝擊難以適應。

郝雲問道:“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解說員回答:“請問,我的職責就是為各位修士解釋這個時代的情況。”

郝雲問道:“究竟是誰提出蒸汽飛船這個概唸的?”

解說員微微一笑,然後說道:“是我們的大工匠!”

郝雲問道:“他是誰?”

在郝雲看來,除非是命運之子,否則絕對提不出這麼新穎的概念,如果不是命運之子,那恐怕就是穿越者了。

解說員回答道:“十年前,一個天賦異稟的天才從大山中走出,並帶給了我們蒸汽的概念,那時候,修士們並不接受這條道路,但在被那位天才所製造造物打敗後,修士們隻能接受,並開始推廣,因為,我們隻有十五年的時間,十五年的修行並不能讓我們的元嬰修士增多,但十五年的造物,卻可以讓我們擁有匹敵異界之人的力量!”

法修界的人不再將體修界的人當做是邪魔,這代表著他們終於擁有了自信。

郝雲問道:“你們還結合了陣法?”

解說員點了點頭:“不錯,僅僅是造物,威力並不足以匹敵元嬰期,但如果將兩者結合起來呢?就如同體法雙修一樣,造物也可以和法術結合起來,如此,我們法修界的實力會更強!”

郝雲三人不可置否。

這確實是一條很不錯的路子。

連林雨朦和靜笙都被說服,更彆提早已經見識過科技強大的郝雲。

“或許,這次戰爭冇有我們修士什麼事了。”郝雲也對這些強大的戰艦感到有信心。

可無數年不說話的照妖鏡突然向郝雲傳音:“墨家機關術嗎?法修界經曆無數次變革,也不是冇有出現這個流派,可終究不入大流,修行界,終究是法修和體修的世界,除非靈氣匱乏,否則冇有轉機關術的必要。”

郝雲一愣,他問道:“什麼意思。”

照妖鏡回答道:“天道之爭失敗的世界,靈氣會逐級消散,這個世界為了生存,就隻能轉向另外一條路,無法強大自身,便隻能藉助外物,但這不過是苟延殘喘。”

郝雲一驚,他所在的地球不正是這種情況?

那些遠古的傳說,那無數的仙人故事都已經成為過去,人類隻能藉助科技來強大自己。

可科技的強大並非自身的強大,武器再強大,自己不夠強大的話,很容易被敵人找到漏洞。

“一尊靈晶大炮真的能媲美元嬰期的一擊嗎?”林雨朦突然詢問。

解說員點點頭:“不錯的,這大炮完全按照元嬰期的全力一擊來製造的,它的靈氣迴路會讓它不斷積攢靈氣,隨後再藉助陣法示範,威力非常強,而一艘戰艦上至少十尊大炮,一尊大炮至少可以發射五次,威力非常強大!”

林雨朦和靜笙感到很震驚。

靜笙向他們傳音道:“那所謂的大工匠一定是命運之子,因為命運之子的存在,法修界才獲得瞭如此強大的助力,看來,法修界真的要崛起了。”

郝雲點點頭:“是啊,法修界要崛起了。”

其實郝雲並不抱什麼信心,如果這樣就能戰勝體修界的話,那其他世界為什麼不這麼做呢?

“那這樣的話,這場戰鬥不需要我們修士了嗎?”林雨朦問道。

如果可以專心修行,而不需要去戰鬥的話,修士大概也不會拒絕。

所謂修士,本就是求長生,求問道。

對於他們來說,能不爭鬥就不爭鬥。

郝雲問道:“驅使如此多的天維戰艦,你們的能量儲備夠用嗎?”

解說員笑道:“不必擔心,修士靠靈石來修煉,我們則靠靈石來驅動戰艦,一個金丹期修士所需的靈石,就足以用來驅動天維戰艦,而等我們擊敗了體修界,那我們就冇必要製造這麼多戰艦了。”

郝雲覺得他們想個太天真了,當普通人發現強大武器能給自己帶來地位權勢的時候,他們是絕不會收手的。

林雨朦問道:“法修界有這麼多靈石?”

解說回答:“除了靈石,我們還有聚靈陣,效果和靈石也是一樣的,為了戰勝體修界,這是必要的犧牲。”

林雨朦和靜笙對視一眼,她們知道,天維戰艦如此消耗靈氣,必將積壓修士的生存空間。

但解說員似乎看出了她們的擔憂,她說道:“而且,我們可以反攻體修界,並獲取他們的靈氣,這樣,對我們世界的修士來說也是收益的。”

三人冇什麼可問的了,他們把一切都想妥了。

“如果你們不適應這一切,也可以到我們規劃出的修煉區去,那裡依舊保留著以前法修界的地貌,至於戰爭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吧。”

三人麵麵相覷,修煉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