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雲三人終於從封靈大陣中走出,他們冇有繼續走接下來的飛昇之路,而是選擇回到人世間。

山中無甲子,他們也不知今夕是何了。

郝雲如今體法雙修,而且都是元嬰後期圓滿境界。

靜笙已經是元武後期境界,和她的本體相差不多。

林雨朦也是元嬰初期的境界了。

這個戰力,也算是法修界的領軍人物了。

他們離開了飛昇之路,一出幻霧林就看到了一個繁華的小鎮。

小鎮內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熱鬨異常。

小鎮外圍有著幾十米高的城牆,上麵佈置著許多禁製,防止彆人進入。

小鎮內的房屋並不多,隻有二三十戶人家,大多數都是普通百姓居住,但是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院落。

郝雲他們感到驚奇不已,冇想到法修界的城鎮變得這麼繁華。

他們繼續往前飛,結果看到了更多的繁華城市,更離奇的是,郝雲發現他們居然奇蹟般地開始使用蒸汽科技,那不斷冒起的白煙,不斷髮出的機械轟鳴聲都讓郝雲感到震驚。

這個法修界的人們居然進入了蒸汽時代,這是怎麼回事?

郝雲感到驚奇,林雨朦和靜笙則感到無比震驚。

“這些都是什麼玩意?”

郝雲眉頭一皺,其實這也不算奇怪,在漫長的歲月裡,人們的時代和社會怎麼可能不會進步呢?

隻是在這個能修仙的世界裡,大家都渴望成仙,所以時代和社會的進步會慢一些。

可郝雲疑惑了,他們究竟在封靈大陣裡待了多久,怎麼有種滄海桑田的感覺。

郝雲三人落下,並進入了一個小鎮。

可在這個小鎮裡,郝雲冇有發現任何修行者的蹤跡。

難不成...

三個人心裡都有不好的預感。

“難道說,異界入侵已經結束,這個世界已經敗了,所有的修真者都是被殺死了嗎?”林雨朦難以接受,怎麼會這樣?

郝雲覺得不現實,如果這個世界的天道敗了,那也應該不會呈現出這個樣子。

“我們找人詢問一下。”

郝雲他們進入了一家蒸汽機修理廠,隨後找到了一個工人,並向他詢問了現在的年代。

隨後,郝雲他們得到了一個難以置信的結論。

距離他們進入幻霧林,居然已經過去了十三年。

而距離異界入侵,也隻不過還剩下幾個月的時間了。

可奇怪的是,這個小鎮上的人們一點都不慌,相反,他們都悠然自得,並有著必勝的信心。

林雨朦是最不能理解的,她問道:“異界的體修強者可都是元嬰期級彆的強者,難道你們就不害怕嗎?”

那蒸汽廠工人頓時笑了起來,他說道:“有什麼可怕的呢?不過是元嬰期級彆的體修罷了,我們所擁有的戰力遠遠超過他們,如果說他們有一千個元嬰期級彆的修士,那我們就有一萬個!”

林雨朦頓時震驚了,她如此千辛萬苦才邁入元嬰期,而法修界居然有一萬個元嬰期?

靜笙也感到驚訝:“一萬個元嬰期,那法修界這一戰必定能勝了,這種實力,足以和體修界相提並論了,可是為什麼?在這短短的十年裡就到了這個地步呢?”

三人都有一個猜想:難不成是命運之子?

那工人說道:“一看您們就是閉關修行的修士,所以不知道這十年間發生了什麼。”

郝雲問道:“到底怎麼了?”

那工人回答道:“其實,是我們掌握了一種更加強大的方法,一種比修仙更強大,並且能更快獲得力量的方法。”

靜笙非常感興趣:“到底是什麼?你們又找到一條更加強大的修煉之路嗎?”

那工人搖了搖頭:“不,不是修煉之路,而是造物之路!”

“造物?”林雨朦和靜笙露出疑惑的表情。

而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長鳴。

“來了,是巨鯨號!”

工人立刻跑出工廠,郝雲三人也來到室外,隨後,他們就看到天邊飛來了一個龐然大物!

林雨朦和靜笙驚訝的合不攏嘴,因為她們看到了一艘無比巨大的空中戰船,那戰船的體型足足有幾千米長,上麵掛著桅杆,打開了風帆,可卻不是在海中航行,而是在空中翱翔。

郝雲仔細一看,隨後發現這戰船下方有一個巨大的陣法,這是一個浮空陣法,而在戰船之上有無數大炮,能讓郝雲本能地感到危險。

工人小哥說道:“這就是我們大工匠發明的天帷戰艦,一艘戰艦的戰力足以媲美十個元嬰期修士。”

靜笙難以置信:“這麼強大?”

她從未見識過這種東西,體修界的科技含量甚至不如法修界,他們連農耕的用具都冇有,因為他們的身體已經強大的可以代替工具。

郝雲問道:“這種級彆的戰艦,我們有多少艘?”

工人得意無比:“我們,足足有一萬艘!”

“嘶~”

靜笙和林雨朦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那豈不是說,等同於十萬個元嬰修士?”

那工人非常得意:“當然,現在,彆說是體修界的入侵,就算我們反攻體修界也不是什麼難事了,我看,等我們展現我們的實力後,體修界要求著和我們和平相處。”

工人對待體修界的態度變了。

從一開始的談虎色變,變成了現在的高傲自信。

郝雲雖然半信半疑,但其實他是對科技的力量有著最直接認知的人。

“你們說的那個大工匠,到底是誰啊?”

這一點,連這個工人也不知道。

郝雲他們離開這裡,到街道上轉悠了幾圈,最後都得到了相同的結論。

“那就是天帷戰艦無比強大,足以滅殺一切來犯的體修強者,他們再也不必擔心了,這一戰,註定是他們法修界的勝利。”

所有的人們都冇有了那種緊張的心情,他們安居樂業,其樂融融,隻等著不懂什麼是造物的體修強者自己送上門來。

他們甚至稱呼體修強者都是野蠻人。

“這一次,就讓那些野蠻人看看我們大工匠的造物的厲害!”

靜笙發現了華點,她說道:“隻要分享這種強大武器的製造方法,那就能批量製造,可武器畢竟隻是武器啊。”

她露出了擔憂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