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雲在幻境裡待了六十年。

因為他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在平凡的世界裡生存六十年,這樣的機會不是每時每刻都有。

郝雲不願錯過,因為他的境界提升太快了,他根本冇有時間去沉澱,去領悟,去體會。

所以這六十年的經曆十分重要,能讓他的心誌脫胎換骨。

更重要的是,郝雲看清了自己如果不被命運詛咒,那會走到哪一步。

如果冇有了命運的詛咒,那麼郝雲的一生將會非常順利,因為他有著很強的天賦,很強的學習能力,有著堅韌不拔,千錘百鍊的意誌,再加上父輩、祖父輩的關係。

當然,父輩、祖父輩的關係重中之重,藉助這些關係,郝雲越走越遠,越做越強,最後成為了世界首富,掌握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資源,甚至離開地球,殖民月球,成為了舉世矚目的大人物。

在此期間,郝雲看到了很多想證明自己的富二代,最終失敗,敗掉所有家業。

他們隻敗了一次,但一次就讓他們無法翻身,幾代人的努力化為烏有。

郝雲也見過很多才華橫溢、天賦驚人的年輕人,但他們冇有關係,冇有平台,最後還是泯然眾人。

這時候,郝雲才明白了,運氣對於成功有多麼的重要,也理解了命運女神的險惡用心。

一個人,就算才華橫溢,就算關係強硬,隻要冇有運氣,最終還是會一無所有。

所以世間的人都崇拜命運,都信仰命運。

所謂的神佛,也不過是分得一部分命運留下的殘羹剩飯罷了。

那些去寺廟求神拜佛的人希望能獲得好運氣,殊不知神佛給的那一點點好運,也不過是去命運那裡祈求來的。

命運,纔是掌管天下所有生靈的最終神!

所以郝雲明白,不擊敗命運女神,就算他沉迷於這個幻境也是毫無作用的。

“這個幻境的格局,終究還是小了。”

心魔,模擬不出命運女神,所以,郝雲最終還是戰勝了心魔,從幻境中走了出來,而他的境界也繼續攀升著,彷彿一切阻攔他的東西都不複存在了。

六十年的心曆路程讓他的心誌變得更加強大和穩健,那境界的攀升再也影響不了他的心境了。

可郝雲左右一看,卻發現林雨朦和靜笙二女深陷幻境之中不可自拔。

這時候,郝雲才發現自己的境界已經不知不覺邁入了元嬰中期第四重境界,可謂是進步神速。

在他們腳下,那巨大的魔獸已經奄奄一息,它所有的能量都被吸走,連生命元氣都被吸走,用不了多久,它就會徹底死亡。

而郝雲則是周身神光流轉,這將他襯托的如同一個神明。

林雨朦麵露掙紮之色,她還現在幻境之中,郝雲知道幫不了她。

而靜笙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她的本體似乎正在遭到追殺,這讓她更是無法分心關注分身的情況。

郝雲一點林雨朦的眉心,直接闖入到她的幻境之中。

一進入林雨朦的身體和靈魂,郝雲就發現自己居然穿著一身紅衣,彷彿是古代新郎一樣的打扮。

而林雨朦則穿著嫁衣,兩人已經在洞房之內,並且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

這時候,郝雲才明白,原來,林雨朦居然饞自己的身子。

“你醒醒!”

郝雲使勁搖了搖林雨朦。

“夫君,不要著急嘛。”林雨朦嘴角流出晶瑩的唾液,然後將郝雲撲倒。

軟玉入懷,郝雲卻坐懷不亂,他說道:“醒醒,這一切不過是幻境,不要被幻境迷失了心智,從而廢了你來之不易的修為!”

然而林雨朦卻說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日能爽就要爽,等明日到來,或許一切就都變了。”

郝雲深深感覺到了林雨朦的情緒,林雨朦是災厄之體,若不是遇到郝雲,那這輩子都不可能有朋友,註定要孤獨終生。

可她遇到了郝雲,遇到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唯一可以成為她夥伴的人,所以她急切地想要抓住,絕不想要放過。

如此,心魔便趁虛而入,把她的幻境就變成了和郝雲的婚禮。

但這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災厄之體,也是傳說中的噩運之神詛咒的,所以林雨朦應該做的是和郝雲一樣,不斷變強,然後乾掉噩運之神,最後掌控自己的命運。

修行者修行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掌控自己的人生。

七日之後,林雨朦終於清醒了過來。

她漲紅了小臉,最後和郝雲一同走出了幻境,隨後她的境界暴漲,直接邁入了金丹後期。

有時候,若是冇有經曆過什麼就去經曆一下,這樣更有利益心境的成長。

“雨朦,護法,我助靜笙走出幻境。”

郝雲再次一點靜笙的眉心,這一次,他又進入了靜笙的幻境之中。

郝雲發現,自己每經曆一次幻境,精神力就會增強,這更有利於他的修行。

一進入靜笙的幻境,他就看到靜笙的大號...本體遭到數個體修修士的追殺。

身為元武後期的強者,靜笙的實力也不弱,奈何她遇到的是數倍於她的敵人。

這時候,郝雲才真正見識到了體修界強者的強大,他們居然可以隨隨便便就派出七八個元武(元嬰)後期境界的強者來追殺靜笙,更恐怖的是,居然還有一個化神期修士。

這化神期修士實力非常恐怖,舉手投足間都能引動天地元氣。

靜笙的本體根本無處可逃,在她逃入一個山穀之後,化神修士就祭出了散發出紫色光芒的古錘。

一錘之下,靜笙的本體頓時屍骨無存。

“哇!”

靜笙的化身頓時吐出一口鮮血,隨後她就睜開了雙眼。

“幸虧我的化身也已經元武境界了,否則我就冇辦法施展金蟬脫殼之術了。”靜笙的臉色很不好,整個人非常虛弱,若非郝雲不斷輸入靈氣給她,那她恐怕已經身死道消了。

郝雲問道:“你的本體被斬殺了?”

靜笙說道:“不,現在的我纔是本體,那具被斬殺的隻是化身,這是我的金蟬脫殼之術,畢竟我不死,他們心難安。”

“我們閉關多久了?”靜笙這時候才發現他們腳下那具已經成骸骨的魔獸屍骨,隨後有些吃驚。

距離他們被封靈大陣封住到底過去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