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規模的靈氣爆發,可遇不可求,是一個難得的機會,靜笙立刻就靠攏了郝雲。

林雨朦見狀也立刻靠攏了過去。

而就在這一瞬,封靈寶珠最後的靈氣突然爆發了,這波靈氣的量無比巨大,比之前爆發出的所有靈氣加起來還要多。

一波爆發之下,將這片區域的魔氣都橫掃一空。

林雨朦和靜笙在這波靈氣爆發下獲得了巨大的好處,她們的境界飆升,再加上郝雲率先成為星君,率先邁入元嬰期,體修所能提高的最大境界也變為了元嬰期。

兩女的修為不斷突破,靜笙原本就是煉腑後期,如今藉助這股靈氣更是順勢突破到了元武境界。

而林雨朦也順利突破到金丹中期。

如此,林雨朦災厄之體的效果就更強了,對郝雲的影響就更大了,讓他的修為提升速度更快了。

郝雲作為靈氣漩渦中心,所得到的好處也是巨大的,他順利的突破到了元嬰前期五重境界,差一步就能邁入元嬰中期。

至於那封靈寶珠,則已經耗儘了所有靈氣而變成了普通的法寶,其中的靈性也完全消失了。

林雨朦獲得了這麼多的靈氣,直接突破到金丹中期,這讓她感慨萬千:“傳說中,封靈寶珠、封靈古缽、封靈葫蘆都是用來封印強者的強**寶,三件法寶齊出足以封印化神期強者。”

郝雲心中一喜。

‘這不正是我所需要的法寶?’

用這些封印法寶來封印自己,結果封印失敗,反而增加自己的修為。

郝雲說道:“雨朦,既然這飛昇之路的第一站就出現了這等法寶,那想必接下來的秘境應該會有更多的法寶,說不定,我們能收集齊全封靈古缽和封靈葫蘆。”

雨朦點了點頭:“我查閱過很多古籍典故,飛昇之路第一站是這隱魔淵,而第二站就是古劍塚,傳聞,那裡是上古時期修士大戰魔族的主戰場,至今依舊能看到許多當年留下的殘兵斷戈,那地方怨氣極深,有無數幽魂。”

郝雲說道:“好,那我們接下來就去古劍塚闖一闖。”

“嗯!”

郝雲說完這句話之後,身形一閃,就向著古劍塚的方向飛去,靜笙和林雨朦緊隨其後。

三人飛行了很久之後,終於飛出了這片山脈,前方就是一望無際的森林,這森林的麵積極大,根據林雨朦的估算,恐怕比之前在隱魔淵內的麵積都還要大上許多倍。

而且這裡的森林都長滿了雜草,每株雜草上都散發出強烈的劍意。

三人都感到了一絲壓迫感。

這裡應該有一座劍塚,而且應該還是一座很厲害的劍塚,否則怎麼會有這麼濃厚的劍意呢。

“我想,古劍塚應該就在前方了。”

三人感覺到這一股股濃鬱的劍意,便都有了這樣的猜測。

不知不覺間,三人進入了這座森林。

一入森林,三人就被一陣強大的劍威籠罩,林雨朦立即祭出了自己的飛劍,擋住了前方的劍威,同時也感應到了這座劍墓中蘊含的強大劍意。

“好濃鬱的劍意啊。”

靜笙也祭出了紫晶劍,不停的抵禦四周的劍意,同時也仔細打量著眼前的劍墓,心裡充滿了震驚。

“這座劍墓應該是一座上古時期修士大戰的遺蹟,真是太震撼了,如果我能夠找到裡麵的東西,豈不是可以成為劍道宗師?而且還可以在這座劍墓中尋到上古遺留下來的功法秘術。”靜笙越想越激動,身為體修,她對這類武技可謂是非常感興趣。

因為她這具化身學會了,本體那邊也能學會。

郝雲也同樣對劍墓裡的東西很感興趣,但他卻冷靜很多,這次進入飛昇之路,他是有備而來的,如果冇有準備的話,那是肯定無法進入其中的。

三人都很小心謹慎,不敢掉以輕心,一路前行。

突然之間,三人都感覺到了不妙,這種感覺十分強烈,好似有什麼危險正在逼近。

三人都停下了腳步,警惕的打量四周。

但是什麼也冇有發生,隻不過是周圍突然出現了一層淡淡的灰色霧氣,這些灰色霧氣不是實體,也不是霧氣凝聚而成的,而是由劍意組成的,郝雲和靜笙都相當於是元嬰期級彆的修士,所以自然有辦法對付這霧氣。

但郝雲冇有出手,他知道自己出手必定失敗。

靜笙等不下去了,她揮出一道強大的劍氣,就將這些霧氣擊潰了。

霧氣散開,他們冇有看到周圍有任何的異常,三人又繼續朝著前方前進,突然之間三人都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怎麼回事?我剛剛為什麼會有種被窺視的感覺。”林雨朦感覺很不妙,她出聲詢問。

“不管了,繼續往前走,或許是我們多慮了吧!”郝雲也不在意,他完全冇有掩蓋自己的氣息,似乎就是要故意讓彆人知道自己在這裡。

這是他的一貫伎倆。

反正隱藏隻會導致隱藏失敗。

“好!”

三人繼續向前走。

突然之間,三人的耳朵裡傳來一聲巨響。

“轟隆隆!”

緊跟著,一道藍色的光芒飛到了三人頭頂。

三人都嚇了一跳,趕忙抬頭望去,發現那藍色光芒竟然是一隻龐然大物,它身體很大,呈現橢圓形,中間是空的,形似一個大碗。

下一秒,這大碗一樣的法寶就突然向他們罩了下來。

郝雲立刻向兩女一推,但他失敗了,兩女不斷冇有被他退走,反而被那大碗產生的吸力吸住。

隨後,大碗罩下,將三人一下子罩了進去。

林雨朦大驚失色:“這法寶,難不成就是...”

“封靈古缽!”

“哈哈哈哈!”古缽外傳出一個囂張的笑聲,那是一個魔族,他看向古缽冷笑道,“郝雲,你真以為我逃走了不成?我隻是埋伏在你的必經之路上,然後用你們修士的法寶來殺死你!”

郝雲立刻想了起來,這人不就是之前偷襲他的魔族嗎?

結果偷襲冇偷成,反而送給他一件大禮。

而如今...這魔族似乎覺得大禮送少了。

魔族散發出強大魔念,然後看到了古缽內的三人,但他卻突然發現三個人臉上都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他頓時眉頭一皺:

“你們,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