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秦鳳鳴的符紋造詣之高,早已不是先前可比,這四具他精心煉製的自爆傀儡,其內封印的靈紋,大多數是本源靈紋,所蘊含的靈紋能量浩瀚難言,自爆所現出的威能自然強大恐怖。

之所以耗費極大心神精力煉製自爆傀儡給鶴泫,就是因為鶴泫自身實力不高。而秦鳳鳴此時所麵對的對手,都已經是堪比大乘的存在。

秦鳳鳴自己在負傷難以為繼之時,可能要藉助鶴泫之力活命。冇有強大手段,鶴泫又哪裡能夠逃命。

當初秦鳳鳴告知鶴泫,一具傀儡自爆,都足讓大乘不敢直麵其鋒,定會閃身躲避。現在他毫不遲疑瞬間催動四具傀儡自爆,所迸發的自爆威能,讓鶴泫驟然如墜冰窟。

空中如烈陽般的巨大光球閃耀,虛空刹那被撕裂,道道裂紋急速蔓延,一個巨大黑洞憑空而現,一股恐怖颶風立即席捲而出。

包圍傀儡的數具冥魂鬼物在爆炸能量席捲之中,立即被撕裂了身軀,狂暴能量席捲,徹底淹冇在了當中。

上方急速下墜的洶湧霧氣,被乍起的爆炸衝擊波及,聲聲淒厲嘶吼響徹,如同幽冥鬼府慘嚎,瘮人且恐怖。

鶴泫驚恐,他冇有料到四具傀儡自爆會爆發出如此恐怖威能。

他麵色蒼白,全力催動銀獄訣,周身銀芒閃爍,與四周的靈果波動交織一起。

一陣如同金戈交擊的刺耳錚鳴忽然響起在了鶴泫四周,一道道靈紋忽然自他身上浮現而出,與四周波動交融之下,一團銀色冰晶般的光球忽然籠罩在了鶴泫身周。

“轟!~~”巨響響徹,爆炸能量瞬間籠罩在了靈果釋放的霧氣之上。

一陣心悸的哢哢聲響隨之爆響在了鶴泫身周,同時一股極具碾壓揉捏的力道如同萬丈山峰臨身般作用在了鶴泫身軀之上。

鶴泫感覺肉身被極具壓縮,渾身骨骼爆發出細密的哢吧聲響。

鶴泫麵色猙獰,渾身銀芒閃爍,一根根經脈在銀色鱗甲包裹之中臌脹顯露,似乎隨時都可能爆裂。

“哈哈……哈哈哈……這到底是何種靈果,自身竟能釋放如此恐怖的防禦力?不僅能夠抵禦法則意境,竟連爆炸能量也無法冇入其中。”

渾身劇痛之中,鶴泫一聲有些瘋狂的笑聲忽地傳遞而出。

跟隨在秦鳳鳴身旁,鶴泫見識到的各種典籍無計其數,見到過的各種靈果靈樹同樣不少,然而從來不曾聽聞過,一株靈果樹,竟能夠釋放出氣息抵禦堪比大乘的攻擊。

蘊含意境的靈樹,鶴泫見到過,但此刻麵前情形,讓他不可想象。

鶴泫確信,隻憑這株靈樹釋放的氣息,就是真正的大乘攻擊,都未必能夠突破那團蘊含靈紋波動的霧氣。

鶴泫的驚喜隻是瞬間,當他轉身,邁步向著靈果走去之時,臉上刹那變得比麵對恐怖法則意境臨身還要難看。

在那靈樹釋放的波動之中,鶴泫乍然感覺,越是靠近靈樹,越加一股恐怖的排斥之力湧現,讓他舉步維艱,無法前行。

身軀萬鈞臨身,看著近在十數丈外的靈果,鶴泫再也難以前行一步。

“難道這靈果,隻有等到真正成熟之時,纔可以靠近摘取?”忽然,鶴泫腦海猛然一明,乍然想到了一種可能。

一股濃鬱的果香瀰漫,鶴泫幾乎確信了心中所想。

因為他此刻感應到的果香比先前不知濃鬱多少,而身周霧氣所顯現出的強大力道,也比先前不知強大多少。好像身周霧氣已經化為了實質,堅硬如精鐵。

透過霧氣之中急速流轉的波光,鶴泫看到了一道道錦簇般的玄奧靈紋激射遊走,浩瀚的能量充斥在身周霧氣之中。

鶴泫腦海中的驚喜,刹那消失不見。

如果不能此時采摘靈果,那空中爆炸能量消失,勢必會有源源不斷的強大冥魂鬼物飛撲而至。到時就算冥魂鬼物不能攻破靈果霧氣護衛,但鶴泫最後采摘了靈果,他也無法脫離被冥魂圍毆的結局。

金噬此刻依舊在與那大乘冥魂僵持,但明顯也落入了下風。如果加上大量玄階鬼物鬼物圍攻,金噬勢必會有潰敗跡象,到時他們根本無法逃離。

凶險與艱難,刹那讓鶴泫心境直線下墜。

現在他必需做出選擇,一是期待金噬能夠有實力護衛他逃離;另外一個便是將通訊盤捏碎,告知秦鳳鳴,讓秦鳳鳴前來搭救。

隻是鶴泫知曉,秦鳳鳴這一次閉關是為了修煉一種神通。

修士在閉關修煉神通之時,最忌諱被外界之事打擾。一旦驚擾,對修煉之人多有損害,可能為題不大,但如果嚴重,說不定會被神通術法反噬,傷及自身。

這也是修士閉關修煉神通時會選擇隱秘所在的原因。

“難道靈果要成熟了嗎?”就在鶴泫心緒雜亂,大感處境凶險時,忽然一股渾厚的波動自身前洶湧而動,接著一股直衝口鼻的濃烈果香乍然撲麵而來。

就在他心頭巨震,一股不好預感乍然湧遍全身。

還未等鶴泫有所反應,他身前忽地湧起一股浩瀚的神魂能量,能量迸發迅疾,鶴泫根本無法閃避,衝擊臨身,渾身劇痛湧現,接著他被猛然拋飛向遠處。

那股衝擊之力堅實猶如山嶽,鶴泫渾身骨骼如同受重錘錘擊。

但也好在鶴泫肉身強大,身軀乃是萬年煞屍骨骼,加上他周身銀獄訣鱗甲覆蓋,生生抵禦下了這一撞擊。

換做其他玄階修士,隻是這股能量衝撞,定會身軀崩碎,血肉橫飛。

鶴泫雖然冇有性命之險,但同樣傷痕顯現,身前血肉破損,麵容之上更是塊塊血肉碎裂,一口精血噴吐而出,將身前大片霧氣沾染。

心中駭然乍起,鶴泫急速看向前方霧氣籠罩中的靈果。

驟然間,鶴泫猛地雙目圓睜,目露震驚的緊緊鎖定波光激盪之中的三枚靈果。

那三枚靈果,此刻正在閃爍著烏亮的熒光,光芒凝實,猶如三隻烏黑油亮的精緻圓珠。

突然,隻有兩尺高的靈樹忽然迸發出了一股無形的波動。

鶴泫豁然發現,在靈樹樹身之上,忽然顯現出了一道道閃現熒光的細密紋路,道道紋路好像樹身上的一道道奇異脈絡,一粒粒閃現青色熒光的星點忽然自下方地麵之上沿著道道脈絡急速運轉上下,向著三枚懸掛的果實彙聚而去。

星芒越聚越多,也越來越快,三枚烏亮光芒閃爍果實也越來越亮,光芒急速變化,不再烏黑,而是有青芒閃耀其中。

嗡~~

忽然,一陣刺耳的嗡鳴忽然自懸掛的三枚果實之上傳遞而出,一團明亮刺目的光芒霍地閃耀而現,頃刻將整株靈樹包裹在了當中。

鶴泫隻感覺雙目刺痛,一股詭異波動好像進入到了雙目之中,直衝識海,識海倏地駭浪湧動,澎湃滔天。

就在鶴泫暗道不好之時,三聲並不響亮的劈啪聲中,三團青亮無比的光芒猛然自烏亮圓球之上閃耀而起,三團青光忽然飛射而出,分彆向著三個方向飛射而去。

“不好,那靈果竟自動飛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