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亮單獨麵對秦香時是有些不自在的,他隱約感覺得到一絲不安。

不管怎麼說,以他一個服刑犯的身份和沈小雅交往是有點高攀的。

更何況沈小雅現在如此優秀。

“秦姨,你說!”

秦香看著高亮,有些不好開口,畢竟這是她親眼看著長大的孩子。

按理說也算是知根知底的。

其實她是挺希望兩人能好好的相處的。

可是最近的一些事情,讓秦香感到忐忑不安。

她一臉慈祥,輕聲的說道:“亮子,咱兩邊走邊說吧!”

高亮很聽話的點了點頭。

秦香想了想,還是決定要告訴他,“亮子,你去城裡的當天晚上,小雅發了一夜的高燒。”

高亮知道當天沈小雅身體不舒服,可是說他冇想到會這麼嚴重。

他一臉愧疚的看著秦香,“秦姨,我當天知道小雅有些不舒服,我不應該不管小雅去城裡的!”

秦香擺了擺手,“亮子,我和你說這些,不是要你道歉的,我知道你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纔會走的。”

“我作為母親,看著女兒生病是很心疼的!”

“你知道嗎,小雅燒的很厲害,迷迷糊糊一直在叫你的名字!”

高亮的胸口悶疼,心裡有些發緊。

他知道沈小雅不是個矯情的人,能夠燒到神誌不清,這得是多嚴重啊!

“亮子,秦姨最近總有一些不好的預感,我不知道要怎麼和你說。”

“我希望你們都好好的,不要出什麼誤會了!”

高亮很感激的看了一眼秦香,他知道作為母親,秦香已經很大度了!

平時冷冰冰的漢子此刻有些緊張的說道:“秦姨,我知道我該做什麼,你放心吧,以後不會了!”

秦香拍了拍高亮的肩膀,朝著他笑笑,“好了,該說的說完了,你趕緊回去吧!”

高亮走在村間感到步伐沉重,他聽得出來,秦香對他和沈小雅的這段感情不是很看好。

不過想想也不怪人家這樣想,本來他覺得兩個人在一起時挺順利的,一切都會水到渠成的。

可是最近怎麼說呢!

就連他都覺得好像老天爺在考驗他們。

他感覺兩人總是在錯過。

他以為是好事多磨的,可是次數多了,他也不禁多想起來。

今天聽到秦香的擔憂,不免的也有些不安。

高亮現在滿腦子都是沈小雅,就想著她回來趕緊說清楚。

可是他又恨自己的嘴太笨了,對上沈小雅的眼睛他就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秦香和高亮都認為沈小雅是因為生氣才找藉口去城裡的。

可是實際上,是之前就和安迪約好的。

她之所以冇有提前和高亮說,也確實想要讓他感受一下等人的滋味。

因為當初的新品大部分都是出自沈小雅的手,所以很多的合同都是要和沈小雅打聲招呼的。

沈小雅知道這不過就是安迪的托詞,安迪就是不想獨占這麼大的好處罷了!

其實安迪這個人還是挺有藝術風骨的,在她的眼中可能好的設計更能打動她。

所以這一次去,多半是想要給她分紅吧!

果然被沈小雅給猜中了。

剛見麵,安迪就將一份合同遞給沈小雅。

害怕她不收,直接說道:“彆拒絕,這是你該得的!”

沈小雅漫不經心的打開一看,好傢夥,數目不小啊!

她合上合同,打趣道:“你這是把你的那份也一起給我了?”

安迪笑的很燦爛,“我可冇有那麼大方,不過這些確實是你應得的!”

沈小雅點了點頭,她知道安迪的意思,“好吧,我收下了!”

安迪隨後又拿出了最近剛剛簽訂的訂貨合同。

“你看看,我這都要忙不過來了,怎麼樣,要不要過來幫幫我?”

沈小雅端起水杯,一副我信你個鬼的表情,“安大總監就不要謙虛了,這點工作量對你來說,小菜一碟!”

安迪也知道沈小雅的誌向不在這,隻是不死心的想要爭取一下。

“你說你一個天賦型的選手不做設計,成天養野兔是怎麼回事啊,你怎麼想的啊!”

“還能怎麼想啊,就是喜歡唄!”

安迪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準備開啟勸說模式。

沈小雅打斷道:“彆勸,人各有誌好嗎,說不定將來我還就靠野兔發家致富呢!”

安迪惡狠狠的盯著她,“真是白瞎了一身的才華,這是暴殄天物啊!”

突然安迪眼神中顯出一抹狡黠,“不是吧,小雅,你不會是因為你那個男朋友吧!”

“你彆告訴我是因為他,才放棄的設計啊?”

“你覺得我是戀愛腦嗎?”

安迪想了想,“不是!”

“那不就得了,工作和生活我分得清楚的!”

安迪冇有再說什麼,她知道沈小雅要比她的實際年齡成熟的多。

隨後兩人聊了很多合作上的事。

有些事安迪拿不定主意,需要沈小雅出出主意的。

高亮以為沈小雅晚上會回來,所以他吃完飯就到村口去等。

可是直到夜裡十二點,沈小雅還冇回來。

高亮就知道,沈小雅今天不會回來了。

他站在村口,突然意識到自己太自私了。

他在這隻等了一個晚上,就心神不寧,焦躁不安。

可想而知,他當時在城裡一呆就是九天,沈小雅會多麼的著急啊!

等人的感覺真心不好受。

而且當時還生著病,估計心情糟透了吧!

如果交換過來,他在村裡一等就是九天,他會暴走吧!

越愧疚他就越是想念沈小雅。

以前兩個人總在一起,不覺得什麼,可是好不容易見麵又分開,真是挺難熬的!

高亮坐在村頭的大石頭上,心想:如果明天小丫頭還冇回來,他就親自把她帶回來。

就算下小丫頭打他罵他,總好過這樣見不到麵強。

比起高亮的內疚自責,沈小雅瀟灑的多。

安迪請沈小雅去國營的大飯店去吃飯。

這可是沈小雅重生後第一次去飯店,還挺激動的。

安迪點了幾個炒菜,還要了一盤餃子。

兩個人邊吃邊聊。

安迪笑著問道:“小雅,其實上次我就想要問你了,那麼多追求你的,一個個條件都錯,你怎麼……”

“為什麼我會選擇一個放羊的是嗎?”沈小雅冇覺得有什麼不能說的。

安迪很認真的說道:“再不濟顧澤偉也行啊,人家要長相有長相,要背景有背景的!”

沈小雅想想自己為什麼會選擇高亮呢?

“因為,因為自在吧,我可以在他麵前做自己!”